第一百一十二章聂天的狂 - 万古天帝

第一百一十二章聂天的狂

聂天和张一峰跟随蓝冰晨身后,火赶往皇宫。天 籁 『小说.『⒉3TXT. 皇宫,蓝云城中守卫最为森严的地方,蓝云帝国至高权力的中心。 皇宫大门之外,一排齐整的披甲武者昂凝立,不动如钟,每个人的实力都在万象五重以上。 蓝冰晨走在最前面,武士们齐齐行礼,打开皇宫大门。 走进皇宫之后,聂天心中不由得苦笑。 如果今天没有蓝冰晨带路,他连皇宫的大门都进不了。 皇宫的防卫,极度严密,除了这些明面上的皇宫护卫之外,皇宫之内还有无数的暗卫,日夜守护皇宫的安全。 不过这样的守卫也只是防备一般的武者而已,若是遇到真元境甚至神轮境强者,皇宫的防卫对他们而言,如同虚设。 有蓝冰晨带路,聂天等人一路之上畅通无阻,很快来到皇宫的正德大殿。 正德大殿中闪出一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萧路阳。 “萧大师!”蓝冰晨和张一峰看到萧路阳,同时开口,微微躬身。 萧路阳走过来,斜眼瞥了聂天一眼,显露出极度的不耐烦。 “萧大师,父皇在吗?聂先生有事求见父皇。”蓝冰晨恭敬说道。 萧路阳颇为玩味地看着聂天,戏谑道:“你想见皇帝陛下?” “嗯。”聂天不想废话,微微点头。 “哼!”萧路阳冷笑一声,漠然道:“陛下刚刚睡下,不会见闲杂人等。你请回吧。” 很明显,萧路阳对之前生的事情耿耿于怀,现在有机会奚落聂天,当然不会放过。 聂天实在没有时间跟萧路阳纠缠,想了一下,说道:“公主身上的黑斑集中在小腹处,黑斑凹陷,中心有血点,现在已经开始溃烂。” 奇怪的一句话,却让萧路阳全身一震,如同被电击。 “你怎么知道!?”萧路阳呆滞一下,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淌下来,突然暴喝一声。 公主现在的状况和聂天说得一模一样,没有半点差别。 但是这件事只有萧路阳一个人知道,就连皇帝都不知情,聂天怎么会知道得一清二楚。 “一个小时之内,如果公主得不到医治,必死无疑。如果你不想让公主死,就给我滚开!”聂天沉沉开口,一双极度冷冽的眼睛,透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 滚开! 聂天话音落下,现场死一般的沉寂。 无法想象,聂天居然在当面训斥萧路阳。 其实聂天是在心口胡说,他只是根据蓝冰萱万毒之体的体质特征推断她此时的情况,实际上蓝冰萱身上的毒斑并不致命,相反还对她的身体有好处,等到毒斑排出淤血,蓝冰萱就没事了。 不过这些只有聂天一人知道,萧路阳并不知情。 萧路阳牙齿咬得咯咯响,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少年当面训斥。 聂天却并不理会萧路阳的愤怒,冷冷说道:“你的脸,是凑过来让我打的。你可以继续愤怒,如果你真的不在乎公主的死活。” 萧路阳双眼恶毒地盯着聂天,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 身为炼丹师公会会长,萧路阳的地位非常非常高。 平日里,就算是皇帝见了他,也是平起平坐,甚至礼让三分。 如今,他竟然被一个少年当面训斥。 这口气,他咽不下! 但是,咽不下又能怎样呢? 聂天已经抓住了萧路阳的要害,他只能乖乖就范。 靠着仅剩的半点理智,萧路阳强行镇定下来,说道:“我带你去见皇帝陛下!” 说完,萧路阳拂袖转身,向着正德大殿走去。 聂天心中长长松了一口气,如果萧路阳跟他僵持下去,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片刻之后,聂天三人走进正德大殿。 大殿之上,一张宽敞的龙床上,一个四五十岁的魁梧中年男人半躺着,气质慵懒,情绪低落,给人一种行将朽木的感觉。 聂天知道,这个中年男子就是蓝云帝国的皇帝,蓝云帝国实际的掌权者。 “孩儿参见父皇!”蓝冰晨深深行礼,毕恭毕敬。 “免礼吧。”蓝云海微微摆手,声音十分低沉。 萧路阳坐在蓝云海的下,附身低声说了几句话。 蓝云海缓缓站起来,无神的目光看着聂天,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开口道:“你就是张大师的老师,聂天先生?” 蓝云海虽然没有见过聂天,却早已听过他的名字。 张一峰的老师,霸云学院的新人王,强势打败蓝冰夜,甚至硬抗秦业天。 这些事情,足以让蓝云海重视眼前的少年。 “嗯。”聂天点点头,没有任何废话,直接说道:“我能救公主,但皇帝陛下必须先救我妹妹。” “聂先生!”蓝云海陡然提高了声音,原本无力的身体突然爆出一股强横的气势,压向聂天,同时高声道:“你这是在跟孤家谈条件吗?” 聂天丝毫不惧蓝云海的威压,挺直胸膛,眼神变得更加坚定,冷冷说道:“我是在跟你谈条件,而且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 平淡的声音落下,整个大殿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落针可闻。 蓝云海神情顿时僵硬一下,远远看着聂天,心头猛地一凛:“这个少年的眼神好恐怖,在我的威压面前,居然毫无惧色!” 聂天让蓝云海想到一个词:潜龙! 潜龙出渊,其势破天! 这就是蓝云海对聂天的感觉。 但蓝云海毕竟是一国之君,旋即恢复正常,寒声道:“如果孤家不答应你的条件呢?” 聂天瞳孔骤然一缩,眼神释放出毫不掩饰的怒意,冷冷开口:“如果你拒绝我,蓝云帝国将迎来灭顶之灾!” 他的话说完,张一峰和蓝冰晨彻底呆了! 这话太狂了! 狂得放肆! 狂得嚣张! 狂得没有边际! 狂得令人指! 现场,死寂一片,好似空间都静止了,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 “好一个狂妄的小子!竟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语,你这是在找死!”半晌,萧路阳指着聂天,咆哮怒吼。 聂天冷冷看了萧路阳一眼,直接无视对方,双眼盯着蓝云海,一字一句道:“我的条件,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聂天没有开玩笑,如果聂雨柔真的出事了,他会让整个蓝云皇族陪葬! 蓝云皇族的命运,就在蓝云海的一念之间。 选对了,那就活下去。 选错了,那就是无底深渊! 蓝云海鹰隼一般的双眸盯着聂天,他似乎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一个少年如此无畏无惧。 “呵呵,呵呵。”下一刻,蓝云海突兀地笑了,虽然笑得很勉强,笑得很难听,但的确是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