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暗星鬼杀 - 万古天帝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暗星鬼杀

聂天身影潜伏在一块巨石之后,望着头顶上方不停飞掠而过的身影,不由得眉头皱起。天 籁小 『说.『⒉3TXT. 这些人全部都是剑者,而且实力都不弱,绝大多数都在天帝境以上,而且年纪也不大,基本都是五十岁之下的年轻剑者。 “他们到底要去干什么?”聂天一脸疑惑,这么多剑者同时出现,赶往某一个地方,难道是出了什么大事吗。 “不去管他,还是提升自身实力更重要。”聂天心中说了一声,不再去关注这些人。 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提升自身实力,关键是熟练掌握星空古武诀的第三式和第四式。 聂天不再耽搁,找了一个僻静的山谷,感知一下,确信周围没有人之后,便进入山谷之中。 盘膝而坐,进入修炼状态,聂天神识直接来到星辰原石之中。 聂天现在是天帝四重实力,体内星辰之力觉醒三千四百亿。 星河界域,第四重星河之上,星辰之力已经觉醒了将近一半,星河熠熠生辉,星芒闪烁不止,给人一种巨大的生命气息,好似一个全新世界即将诞生一般。 聂天没有犹豫,神识直接锁定在星空古武诀之上。 星光闪烁的古卷缓缓打开,星光符文出现,很快凝聚成星光巨人,屹立在星河之上。 “星空古武诀,第三式,天星守护!”随即,浩荡的声音响起,星光巨人身躯突然释放出无尽的星辰之力,渐渐凝聚成一面星光护盾,竟是巨大的人形虚影,好似天神降临一般。 “这是星空古武诀的防御之招!”聂天马上反应过来,身躯微微一震,周身涌出星辰之力,迅凝聚成天星守护,在他的全身闪烁着星辰气息。 “好强的守护力量!”天星守护出现的一瞬,聂天感觉到一股庞然的力量涌动周身,这种守护力量,比遮天图腾战神三印等手段恐怖太多。 以聂天现在的实力,若是凝聚所有的星辰之力,天星守护足以让他正面承受天帝七重甚至八重武者的正面一击。 “若是我能达到天帝九重实力,仅仅凭借天星守护,便可以无惧同等级武者的攻击。”聂天嘴角扬起,一脸自信。 如果他能够觉醒足够的星辰之力,天星守护的防御力量足以让他无惧任何天帝九重武者! 不过天帝九重对现在的聂天而言,还是有些遥远,尚需很长时间才能达到。 “再看下星空古武诀第四式。”聂天淡淡一笑,身体之外的天星守护消失,心念一动,星空古武诀翻开第四页。 但是这一次,令聂天惊讶的是,星空古武诀之中涌出的不再是光芒闪烁的星光符文,而是一团团黑色符文,气息非常弱,极难被现。 “嗯?”聂天看到这一幕,目光不禁一凝,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星空古武诀,第四式,暗星鬼杀!”下一刻,浩荡而低沉的声音响起,涌动在空间之中的黑色符文汇聚成一把黑色利刃,闪烁着肃杀冷冽的寒芒。 聂天神识感知过去,那把黑色利刃气息非常弱,但是却给人一种非常可怕的威胁感觉,只有当聂天的神识进入黑色利刃的时候,才感觉到,这利刃的恐怖气息。 “这的确是星辰之力凝聚而成,几乎无声无息,看来非常适合暗杀!”聂天随即明白过来,嘴角扬起阴翳的笑容。 连他都觉得暗星鬼杀气息微弱,其他人更是没有任何感觉,所以暗星鬼杀可以作为一个暗杀手段,悄无声息地出现。 “晨星破晓,流星之翼,天星守护,暗星鬼杀。看来星空古武诀的每一式都是有所偏重,非常好!”片刻之后,聂天冷静下来,喃喃说道。 他已经彻底明白过来,星空古武诀每一式的作用都是不同的。 晨星破晓对封印,禁制等有很强冲击力,而且比较灵活,可以攻击,防御等等,应该是一个综合手段。 流星之翼则是提升度,同时也有一定的攻击和防御能力。 天星守护是绝对的防御手段,能够抵抗各种攻击。 而暗星鬼杀则是一个暗杀手段,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不知道下面的五式会是什么。”微微一笑,聂天心中对星空古武诀的后面五式更为期待。 接下来的时间,他便在山谷之中苦修,一遍一遍地练习天星守护和暗星鬼杀。 星空古武诀的每一式都很古怪,需要不停地反复练习,才能做到自如地控制。 三天之后,聂天对天星守护和暗星鬼杀已经掌握得差不多。 “我现在已经是天帝四重巅峰,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天帝五重。先离开这里再说。”聂天站起来,准备离开玄黄山脉。 就在这个时候,山谷之外却是传来了一阵杂乱的声音。 “师兄,我们还是赶快跟上老师他们吧。要是老师现我们不在,一定会生气的。”一个女子的声音,娇滴滴的,非常诱人。 “没事的,我已经跟老师说过了,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一名男子的声音,非常的淫荡。 “那师兄你想处理什么事情啊?”那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当然是处理你啊,我的小师妹。”男子声音响起,显然已是迫不及待。 “师兄,你好坏啊。”一声娇滴滴的尖叫声响起,随即两道身影便是进入山谷之中。 聂天看到一男一女衣衫不整地出现在面前,竟然完全没有现他的存在。 他只是笑了一声,便准备离开这山谷,给这两人腾地方。 这两人显然是背着老师偷欢的师兄妹,不过这不关聂天的事,他也不想多管闲事。 “师兄,有人!”就在这个时候,那女子现聂天的存在,突然尖叫起来,下意识地捂住身上的要紧部位。 聂天摇头一笑,这女子还算有些姿色,身材肌肤都是美女级别,可惜对他没有半点吸引力。 聂天也是刚刚没注意,若是早知道有人要来,他早就闪了。 “我要离开了,你们继续吧。”聂天说了一声,随即迈步离开。 “师兄,不能让他走,他一定会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的。”然而这个时候,那女子却是整理好了衣衫,一脸阴冷地看着聂天,眼中竟是闪烁出一抹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