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上古剑冢 - 万古天帝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上古剑冢

上古剑冢! 听到这四个字,聂天神情微微一僵,随即眼神便是忍不住颤抖着闪烁起来。天籁『小说.『⒉3TXT. 他当然明白上古剑冢所代表的含义,足以让任何剑者变得狂热。 须弥世界天剑阁之中有一个剑冢,其中有不少名剑,也有很多剑道传承。 不过和上古剑冢相比,那就相去甚远了。 上古遗留下来的剑冢,其中极有可能蕴藏着许多上古剑者的剑道传承,数不清的上古名剑,甚至有上古剑阵,剑诀之类的东西存在。 怪不得这些天有如此之多的剑者不停地飞过,原来是上古剑冢出世! “上古剑冢在什么地方?”聂天冷静下来,目光低沉地看着薛双庆,冷漠问道。 “在天荒山脉。”薛双庆声音微微颤抖,但当他意识到聂天也要去上古剑冢所在,心中却是开心起来,只要让他再次遇到聂天,一定会报今日之仇! “天荒山脉。”聂天沉吟一声,他曾去过此地,而且曾在天荒山和独孤逆交手过,非常熟悉,看来有必要再去一次了。 剑绝天斩现在是七阶灵器,已经有些承受不住聂天的剑意了。 如果聂天融合四种剑意,再加上星空圣焰的力量,极有可能直接毁掉剑绝天斩。 剑绝天斩乃是星辰之心打造,由天界第一炼器师天工亲手铸造,剑成之时,冲天剑芒直冲九啸,震惊天界,被称为天界十大名剑之! 天工,他可是炼器师公会会长白明博的老师,据说他再打造出剑绝天斩之后,便不再铸剑,甚至其他灵器也很少铸造,因为剑绝天斩是他最得意之作,一生有如此一件作品,此生无憾。 剑绝天斩,曾经的十大名剑之,聂天岂能让它止于七阶灵器! “上古剑冢之中一定有许多遗世名剑,我要得到一把,融合在剑绝天斩之中,让剑绝天斩再次成为九阶帝器,甚至九阶的神器!”聂天在心中说道,眼中释放着异样的光芒。 “这,这位大人,我们可以离开了吗?”这个时候,薛双庆颤抖着开口,脸色紧绷着,生怕聂天不放他们走。 “滚吧。”聂天冷漠摆手,两只蝼蚁而已,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薛双庆最好就此罢手,不要再想着报仇的事情,否则后悔的人一定是他自己。 聂天连藏剑谷谷主凌战都不放在眼里,岂会忌惮一个小小的薛双庆。 “老伙计,我们就先去天荒山脉吧。”等到薛双庆两人的气息完全消失,聂天手中出现剑绝天斩,嘴角扬起欣慰的笑意。 剑绝天斩,真正重现锋芒的时候到了! 聂天想要追查当年被杀的真相,要么找到赤焰魔宫的人,要么找到洛晨昏当面向其问个明白。 现在聂天的实力还是太弱,不可能直接去找洛晨昏。 目前而言,对他而言最好的选择就是,从修罗门开始下手,若是能找到修罗门主或者修罗门高层,或许也能问出一些事情。 虽然他无法找到修罗门的人,但是只要他出现,修罗门的人自会找上他。 “我只要随便闹出一点动静,修罗门的人自然会出现。”想到这里,聂天淡淡一笑。 此时他并不是很惧怕修罗门的杀手来到,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来者是天帝八重九重强者,他依旧有从容逃脱的自信,毕竟流星之翼的度,可不是谁都能达到的。 聂天走出山谷,刚想离开,却是察觉到,前方有两道身影正在不急不缓地走着。 数千米之外,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并肩前行。 “师兄,我们真的有机会进入上古剑冢吗?”少年略带着童稚的声音响起,似乎非常担忧。 “小师弟,你怕了吗?”中年男子朗朗一笑声,带着浓浓的关爱之情。 “这次上古剑冢出世,惊动了太多了,听说九大剑派以及风云榜上很多剑者都去了,我只是有些担心而已。”少年微微摇头,表现出年纪的成熟。 “小师弟,不要担心,老师让我们去天荒山,只是为了增长见识,多看看其他的天才剑者的剑道实力,也是不错的。”中年男子说了一声,却是有些黯然。 “韩凌,普飞凡。”就在这个时候,两人的身后响起一个惊喜的声音,正是聂天! 这两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韩凌和普飞凡。 聂天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两人。 “先生!”韩凌转身看到聂天,一脸欣喜之色,同样是惊喜不小。 “端木路的老师!”普飞凡愕然一愣,随即没好气地撇过头去,他显然对聂天没有什么好感。 “师弟。”韩凌见普飞凡这种反应,不禁提醒一声。 普飞凡并不知道聂天的真实身份,而且又是小孩子,聂天当然不会介意。 “韩凌,你们也是要去天荒山吗?”聂天淡淡一笑,问道。 “嗯。”韩凌微微点头,却是显得有些尴尬,说道:“老师让我们去长长见识。” 韩凌的实力只有天帝二重,剑道境界也只是剑之魄而已,这样的实力去天荒山,根本没有进入上古剑冢的机会。 上古剑冢是宝地,当然不可能每个人都进入,只要实力足够强的人才有资格进入。 “你也要去天荒山?”普飞凡愣了一下,看着聂天,感觉到后者全身的气势更强了,眉头不由得皱起来,感觉很奇怪。 “对。”聂天淡淡一笑,目光在普飞凡身上扫过,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他上次见普飞凡的时候,后者的实力仅仅只是天人一重剑势境界,而短短几个月过去,普飞凡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天人六重剑之灵境界。 如此恐怖的实力提升度,莫千钧的确收了一个好弟子啊。 若是普飞凡不夭折,百年之后,天界神域必定会出现一座新的剑道巅峰。 而韩凌的天赋比之普飞凡就差了许多,数月时间,依旧在原地踏步。 “韩凌,既然你是韩飞的儿子,我便一定让你进入上古剑冢。”聂天嘴角微微扬起,心中暗暗说道。 他知道,韩凌一定非常想救父亲韩飞,只是他的实力实在太弱,这一次的上古剑冢,正是他实力提升的一次机遇。 “嗯?”这个时候,聂天突然现,韩凌脸颊之上有一道剑痕,不由得目光一沉,问道:“韩凌,你脸上的剑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