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极魔之胎 - 万古天帝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极魔之胎

高空之中,聂天突然受到一股强悍的精神冲击,神识竟是无法反抗,直接陷入昏迷之中,身影悬浮在半空之中。天』『 籁小 说.⒉3TXT. “大人!”看到这一幕,任奕杭和韩凌等人纷纷惊叫一声,神情紧绷到极致。 他们想要突破禁阵的禁锢,但是全身元脉被死死压制,半点元力都释放不出来,根本不可能破开剑阵。 更为诡异的是,他们体内被禁锢的元力竟然一点一点的被剑阵吸收,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 照此下去,用不了多久,所有人就会因为元力枯竭而死。 “这剑阵有诡异!”左千宸还算平静,察觉到什么,沉沉说道:“帝释天不过是一缕残魂,本身并没有元力,他是通过九剑锁天剑阵,吸收我们的元力,化为己用。” “竟是这样!”其他人惊讶不已,原来帝释天是吸收了他们的元力,所以才能打败聂天。 若是没有众人的元力支撑,帝释天刚才已经被聂天灭杀了! “左千宸,你可有办法破开剑阵?”韩凌上前一步,紧张问道。 左千宸是幻皇的弟子,又有着幻术师和剑者的双重身份,若是有人能破开剑阵,也只有他了。 左千宸微微摇头,说道:“我的元脉和你们一样,同样被压制了,在没有元力支撑的情况下,无法破开剑阵。” 嘴上这么说,但左千宸心里却是清楚,即便他现在是全盛状态,也未必破得开九剑锁天剑阵。 上古巅峰剑者布下的剑阵,岂是那么容易就破开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韩凌愕然一愣,望着半空之中昏迷的聂天,一脸担忧之色。 左千宸同样看着聂天,沉沉说道:“只有寄希望于聂天大人了,若是他不能醒来,我们全都要死在这里。” “这……”其他人心头倒吸一口凉气,目光灼热地看着聂天,希望后者能够醒过来。 高空之上,帝释天身影一动,来到聂天身边,嘴角扯动着冷冷笑意,眼中炽热无比。 他不知道聂天如何能够转世重生,但他知道,只要吞噬聂天灵魂,占据聂天身体,他便能借体重生! “臭小子,你的实力的确很强,若不是本座早有准备,或许已经死在你的手上。能够做到这些,你应该欣慰了。”帝释天嘿嘿一笑,眼中闪烁着巨大的渴望。 登临圣人之道,这是一生的追求。 为了做到这一点,他杀掉了上万名神境剑者,现在多杀聂天一人,对他而言,无关痛痒。 “本座很疑惑,刚才你使用的到底是什么力量,居然能够对抗剑纹之力,实在诡异。”帝释天有些疑惑,刚才聂天周身释放的星芒,非常诡异,竟然不惧剑纹的压制,甚至隐隐有压制剑纹的趋势,让他十分不解。 但他随即便是一笑,说道:“这些都不重要了,等本座占据了你的身体,你体内的一切秘密都是属于本座的了!” 冰冷的笑声落下,帝释天再不犹豫,身影一动,化作一团光芒,竟是直接涌入聂天身体之中。 帝释天本来就是灵魂之体,一缕残魂直接进入聂天的神识之海,化作万千利刃,冲击起来,竟是想要粉碎聂天的神识。 武者神识一旦被毁,灵魂就会崩溃,全部意识就消散了。 聂天处于昏迷之中,但是神识还在,感觉到自己陷入一片泥沼之中,越是想挣扎,却越是陷得更深。 他感觉到全身剧痛无比,灵魂正在被一片一片地撕裂,粉碎。 这种感觉让他绝望,心头所有的心念在一点点地消散。 但他没有放弃,一直在反抗着。 “臭小子,放弃反抗吧,你的神识虽然远比普通武者更加强悍,可惜在本座的面前,依旧没用。放弃挣扎,让自己临死之前少受一点痛苦。”帝释天的声音响彻起来,带着阴厉的森寒气息。 他的本意是想击溃聂天最后的反抗之心,然而却反而激起了后者的强烈反抗。 “放弃吗?”聂天脑海之中响起一个声音,像是钢鞭一样,抽打着他的灵魂,似要将他的灵魂彻底碾碎。 但是他苦苦地挣扎着,因为他知道,一旦放弃,他的身体将再也不属于自己,而他的灵魂将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 他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没有做,怎能就此死掉! “我决不放弃!”黑暗的泥沼之中,聂天怒吼一声,一股可怕的神识之力从泥沼之中冲出。 “咚!”而就在这一刻,灵魂空间之中突然传出一声怪异的声响,好似一声被无限放大的心脏跳动声,充满了生命的气息。 “这是什么声音?”帝释天诧异一声,感觉到一股玄妙之力涌动起来,聂天灵魂空间之中竟然产生庞大的生命气息。 “咚!”紧接着,又是一声强劲的心脏跳动。 “咚!咚!咚!……”接下来,心脏跳动的频率越来越频繁,好似一个全新的生命就要诞生一般。 “这是什么?”而在同一时刻,聂天置身在一片虚无之中,隐约看到一团混沌不清的东西,那强劲的心脏跳动就是从那里传出。 聂天望着那团混沌,竟然有一种感觉,自己就置身其中,那团混沌就是他自己! 是他自己的神识孕育出这团混沌,似乎下一刻就要破壳而出,完成蜕变。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聂天自己也搞糊涂了,似乎他的体内突然出现了一个胚胎一般的东西,而他就处在这胚胎之中,如婴儿一般,将要迎接新生。 “这是……”就在此时,帝释天也看到这团混沌,声音变得诧异而震撼,甚至带着极大的惊恐。 没错,帝释天竟然在这团混沌面前,流露出强烈的恐惧之意。 “极魔之胎!”下一刻,帝释天突然惊叫起来,惊恐至极,声音尖锐而颤抖:“你,你,你竟然是极魔之胎!” “极魔之胎?”听到这四个字,聂天不禁一愣,难道帝释天知道这团混沌是什么? 不过聂天从没听说过极魔之胎,也根本不知道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 但是一个能让帝释天都感觉到恐惧的东西,必然非同凡响。 要知道,帝释天可是神境巅峰强者,差一步就能踏临圣道的级强者。 连他都如此害怕,这极魔之胎到底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