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章绝对禁锢 - 万古天帝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绝对禁锢

“轰隆!”高空之上,银魂真身一剑斩下,直接轰击在赤金巨龙的双角之上,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天地好似被撕裂一般,狂暴的力量激荡开,充斥周围万米空间。天籁『小说.『⒉3TXT. 极致力量的对冲,气浪滚滚,风云咆哮。 “轰!轰隆!……”可怕的气浪从高空之上蔓延到地面,大地直接被撕裂,出现骇人的裂痕。 半空之中的悬浮残剑剧烈的晃动起来,显然是受到了波及感应,变得躁动。 “好可怕!”人群再度后退,让着空中的两道身影,眼神惊恐而兴奋。 谁都没有想到,聂天和银志伟的次交手,便是如此惨烈,直接以姓名相拼,双方都是不遗余力。 “聂天,就凭这样的力量,也想和我银魂真身抗衡吗?”高空之上,银志伟狰狞的笑声响起,似乎在第一次对拼之中,他占据了上风。 聂天身影如山,岿然不动。 他脚下的赤金巨龙受了伤,头顶之上出现一个巨大的空洞,龙气无法克制地逸散出来。 聂天眉头微微一皱,若是龙气一直逸散下去,赤金巨龙的形态是维持不了多久的。 “终极剑之奥义的剑者还是厉害,若是银志伟只有高级剑之奥义境界,此时早就是一具尸体了。”聂天眉头微微皱起,心中旋即有了计划。 “银志伟,你高兴得太早了。难道银孤城没有教过你吗?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聂天沉沉低喝一声,心念一动,赤金巨龙不退反进,直接冲杀过去。 “臭小子,你不配提我父亲的名讳!”银志伟听到聂天提起银孤城这个名字,顿时勃然暴怒,银魂真是再度一剑斩下,刺目的剑芒激射出数千米之巨的银色光芒,天地都在一片银色包裹。 聂天冷冷一笑,直接向着那道银色剑影冲杀过去。 “他在干什么?难道是在自杀吗?”人群看到这一幕,纷纷心头一颤。 聂天第一次对撞吃了亏,竟然还敢和银志伟正面对拼,这不是找死吗? 但是聂天却是义无反顾,直直地冲杀过去。 想要杀掉银志伟,必须靠近他! “轰隆!”再一次,银色剑影轰击在赤金巨龙之上,巨大的撕裂声中,赤金巨龙龙躯之上再度出现一道裂口,竟有数百米之长,龙气无法遏制地逸散出来。 赤金巨龙的防御力极强,即便是天帝九重武者也未必能破开防御。 银魂真身两剑之下,直接将赤金巨龙重创,银志伟之强大,可想而知。 “聂天,你的龙脉不过如此,乖乖受死吧。”银志伟冷冷一笑,他知道聂天的龙脉是最强之招,现在龙脉受创,后者已经没有一战之力。 “是吗?”聂天同样阴冷一笑,随即身影一动,背后之上出现流星之翼,身影快到极致,直接闪烁一下,向着银志伟飞掠过去。 在聂天看来,至尊龙脉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下面该是使用其他底牌的时候了。 “嗯?”银志伟微微一愣,突然察觉到聂天狂冲过来,心头一紧,竟让他有一种不安的预感。 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聂天的身影瞬间出现,骤然凝立在距离他不足百米之远的地方。 “银志伟,难道银孤城没有教过你,千万不要小看那些曾经打败过你的人。”聂天冷冷一笑,随即一股强悍的精神威慑弥漫而出,无形的全息神纹如天网一般向着银志伟笼罩过去。 “嗯?”银志伟疑惑了一声,下一刻便是完全失去了意识,竟是直接陷入昏迷。 “全息禁锢和绝对颤栗融合在一起威力,果然强大!”聂天嘴角扯动一抹笑意,眼中杀机毕露。 他刚才直接将全息禁锢和绝对颤栗融合在一起使用,吸收了帝释天灵魂之力后,全息神纹似乎能够包容其他的精神力量,非常恐怖。 绝对颤栗加全息禁锢,应该叫做绝对禁锢! 银志伟陷入昏迷的瞬间,银魂真身瞬间消失。 “就是这个时候。”聂天冷冷一笑,身影一动,暗星鬼杀出手,黑色剑芒飞掠而出,直接向着银志伟袭杀过去。 “住手!”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狂怒的吼声响起,数道身影出现在虚空之中,一道剑影直接向着聂天轰杀而出。 聂天眉头微微一皱,却是没有半点住手的意思,他手中出现幽元逆刃,一剑轰杀过去,挡下那人的一击。 “轰!”同一时刻,暗星鬼杀轰击在银志伟身上,后者尚在昏迷之中,直接身死魂陨,尸骨无存。 银志伟,凌云剑阁的少主,曾经的地剑风云榜第一人,现在的天剑风云榜第二十九人,就此身死。 人群看到高空中的一幕,目光都有了微微的呆滞。 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看明白,银志伟怎么会突然昏迷了,实在太诡异了。 “好可怕的精神攻击!”左千宸却是看得很清楚,他感受了一股极为恐怖的精神攻击,正是这股精神攻击让银志伟陷入昏迷之中。 聂天实在太可怕了! 左千宸此时才明白过来,若是他继续想要杀聂天的话,最后死的人只能是他自己。 聂天杀掉银志伟,周身气势却是并未散去,而是冷冷地看着千米之外数道身影。 “臭小子,我让你住手,你为什么还要杀他?”其中一道黑衣身影凌空而来,一双冷眼看着聂天,沉沉怒吼。 “是天荒殿的人!”下方的人群认出来者的身份,正是天荒殿的剑者。 “你是什么人?你说我让住手,我就要住手吗?”聂天看着那人,冷冷回应道。 不要说此人是天荒殿的人,就算他是天荒殿主苍山雪,又或者是天荒老人,也未必敢如此说话。 “臭小子,我看你是没有看明白,这里是天荒山脉,我是天荒殿的人,任何来到这里的人,都要听从我的命令!”那人冷笑一声,眼中竟是释放出冷冽寒芒,似乎隐隐有杀意涌动。 “是吗?”聂天冷笑回应,一脸轻蔑。 这家伙以为自己是天荒殿的人,所以便可以对其他人号施令,真是可笑。 他真应该回去问问苍山雪,聂天到底是什么人。 “你找死!”那人彻底被聂天激怒,他之所以阻止聂天,是因为不想看到银志伟死在剑冢之中,毕竟后者是凌云剑阁少阁主。 若是凌云剑阁因此而和天荒殿交恶,那就麻烦了。 但是没曾料到,聂天竟然根本不理他。 那人怒吼一声,身后的数名剑者直接走过来,似乎想要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