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进入边城 - 万古天帝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进入边城

听到彭老说起,冷家家主是天涯炼狱的统领,聂天没有半点惊恐,反而是十分的兴奋。天籁小说. ⒉3TXT. 他正好要去天涯炼狱,若是能找到冷家家主,也能提前知道天涯炼狱的一些情况。 “你要去冷家”彭老听到聂天的话,惊的一愣,一脸诧异。 聂天杀了冷家的人,若是去冷家,岂不是自己送上门去 彭老承认,聂天的实力的确很强,但是再强也不可能强过一个大家族。 冷家乃是天涯变成四大家族之一,其家族实力堪比晨昏神域的一流势力。 聂天若是想以一己之力对抗一个冷家,根本不可能。 彭老想错了,聂天要对抗的不是冷家,而是天涯炼狱以及天涯炼狱背后的晨昏大帝! “嗯。”聂天微微点头,说道:“彭老,既然冷家如此待你,你不妨和你一起重回冷家,为自己讨个说法。” “这”彭老愕然一愣,一脸诧异,似乎聂天非常冷静,根本没将冷家放在眼里。 彭老的确痛恨冷家,他教导冷家少爷冷霜多年,如今却被追杀,差点惨死,心中岂能没有恨意! 但他实力有限,能够带着彭雄飞逃出生天,已经是天大的侥幸,又岂敢奢望报仇。 “彭老,彭雄飞的麒麟臂太过惹人注目,你若就此带他离开,那么以后将会有无数的人追杀你。麒麟臂的珍贵,人所共知,冷家少爷会眼红,其他人更会眼红。” 聂天当然知道彭老在想什么,淡淡说道:“我有办法解封麒麟臂之内的麒麟印,只要麒麟印开启,彭雄飞便能自如地控制麒麟臂,也能轻松地将麒麟臂隐藏起来。” “你能解封麒麟印”彭老听到聂天的话,愕然一愣。 彭雄飞的麒麟臂是天生,彭老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封麒麟印,心里正为这件事愁。 猛然听到聂天能够解封麒麟印,他当然激动。 “嗯。”聂天淡淡点头,说道:“不过我需要一些灵材,必须先去天涯边城一趟。希望你能同行。” “这”彭老不由得担心起来,脸色古怪地看着聂天。 “爷爷,我们跟聂天哥哥回去吧,姐姐还在冷少爷手里呢。聂天哥哥这么厉害,一定能把姐姐救出来的。”彭雄飞仰起头,看着彭老说道。 “嗯”聂天目光微微一凝,不知道彭雄飞还有一个姐姐。 但是彭雄飞哪里知道,彭老此时担心的人是聂天。 别人对麒麟臂有想法,难道聂天就没有吗 彭雄飞的姐姐彭芳芳还在冷霜手上,彭老当然想回去救人。 “彭老,我若是对麒麟臂有觊觎之心,你们爷孙此时还能站在这里吗”聂天看出彭老的担心,冷冷说道。 “好!我跟你一起回去。”彭老目光剧烈一颤,终于做出决定,跟聂天回天涯边城。 聂天微微点头,此时突然想到一件事,心念一动,三生石出现。 他从魔吞深渊出来,醒过来之后,情绪有些激动,把龙傲天等人都忘了。 “这是什么”彭老看到三生石凭空出现,顿时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气势,惊讶不已。 聂天淡淡一笑,却是并没有多说什么。 “如曦,傲天,林凌,你们出来吧。”聂天神识一动,传声过去,三生石涌出一道红芒,三道身影出现,正是墨如曦等人。 “聂天!”墨如曦从三生石中出来,看到聂天,激动地喊了一声,一下扑进后者怀里。 她在三生石之中,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一直在担心聂天。 此时看到聂天没事,当然激动不已。 “大哥,我们出离开深渊了”龙傲天也是惊叫一声,非常兴奋。 墨如曦此时反应过来,眼眶红红的,赶紧擦掉眼角湿润,这么多人看着,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路上说吧。”聂天叹息一声,目光在墨如曦等人身上扫过,所幸这几人都没事。 龙傲天看到聂天神情有些凝重,不由得脸色一沉,怪叫道:“大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魔九幽没有出来吗” 聂天轻轻叹息一声,没有隐瞒,把深渊之中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魔九幽为你挡住了雪帝,这怎么可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良心现了吗”龙傲天听得一愣一愣,没想到竟会生这样的事。 他并不知道聂天和戚武啸天的关系,聂天也没有说出来。 彭老和彭雄飞痴痴地看着,完全不知道聂天等人再说什么。 彭老到现在还是有些蒙蒙的,好似做梦一般,聂天凭空变出一块血色巨石,巨石之中走出几个人,这也太神奇了。 聂天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把彭老和庞雄飞介绍了一遍。 彭老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龙傲天等人都是气愤不已。 聂天这才知道,原来彭雄飞的姐姐彭芳芳还在冷家人的手里。 彭老不顾彭芳芳的命,直接带着彭雄飞离开,也真是够绝情的。 不过他也没办法,谁让冷家势力大,得罪不起。 片刻之后,聂天等人走出密林,眼前出现一座雄伟宏大的古城,正是天涯边城。 天涯边城是晨昏神域的三大主城之一,绵延数千里,雄伟广阔。 “聂公子,这就是天涯边城。”彭老指着眼前的古城说道。 “我们进入吧。”聂天微微点头,并不犹豫,直接迈步过去。 进入天涯边城,聂天等人并没有着急去冷家,而是打算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恢复一下实力。 龙傲天和林凌身上的伤势也没有完全好,急需恢复。 彭老找了一个相对偏僻的旅店,聂天等人暂时住下。 聂天来到自己的房间,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脸色却是变得有些凝重。 戚武啸天生死未卜,让他心里非常愧疚。 聂天此时回忆起戚武啸天最后说的话,神情凝重无比。 “魔皇大人让我找到母亲,替他说一声对不起,这是什么意思”聂天回想起这些,神情有些复杂。 似乎戚武啸天对聂天的母亲戚武云袖有些愧疚,所以才会对聂天说出这样的话。 “不知道魔皇大人是否还活着,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他呢。”聂天叹息一声,他现在只是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却还不知道父亲是谁。 戚武啸天在说他的身世的时候,似乎有意在回避他的父亲,有些奇怪。 回想着这些,聂天脸色变的更加凝重。 “算了,先不去想这些,还是检查一下身上伤势吧。”许久之后,聂天摇头一叹,盘膝坐下,开始检查身上的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