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污黑之血 - 万古天帝

第一百三十一章污黑之血

所有人看着眼前一幕,集体石化,全部都是痴呆的神情。天籁『小说.』⒉3TXT. 没有人想到,聂天的实力居然强悍到这种地步。 和商明宇正面对抗,丝毫不落下风! 极招对拼,聂天和商明宇各自受伤,几乎同时站起来,但表情却是大相径庭。 商明宇腾地站起来,望着聂天,更加愤怒,近乎癫狂,恨不能将对方生吞活剥。 反观聂天,却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嘴角甚至还挂着淡淡笑意。 聂天此时只是在苦笑而已。 商明宇不愧是蕴育出剑心的剑者,即便在修炼一套和自身元灵属性相克的剑诀的情况下,威力依然强大。 幸亏商明宇的流银剑和金阳剑诀相克,否则此刻的聂天绝对会败得惨不忍睹。 金阳剑诀只是黄阶高阶剑诀,而且和商明宇的流银剑属性相克,几乎对商明宇的战斗力没有任何帮助。 商明宇纯粹是在用剑气和剑心与聂天对抗。 聂天可是拥有两种恐怖剑气的人,而且傲剑诀还是天阶剑诀,在此种情况下,也只是和商明宇打个势均力敌而已。 由此可见,剑心的恐怖! 拥有剑心和没有剑心的剑者,完全就是质的差别! 若是聂天此时蕴育出剑心,绝对可以轻松虐杀商明宇。 “商明宇,你的剑灵属性和金阳剑诀属性相克,我劝你不要再修炼金阳剑诀了。若是强行修炼下去,不仅对你的实力没有帮助,甚至有可能伤害你的剑灵。”聂天看着商明宇,淡淡说道。 他只是看商明宇的剑道资质还不错,能在二十岁之前蕴育出剑心,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剑道天才。 但是现在商明宇的剑气剑心和剑灵流银剑属性相克,剑心和剑灵,他必须抛弃一个。要么修炼别的剑诀,缓缓改变剑气和剑心的属性,要么以后不使用剑灵。 但是第二种方法的可行性不大,毕竟武者达到巨灵境之后,元灵会凝聚出巨灵真身,若是不使用巨灵真身,武者的实力将大打折扣。 所以目前摆在商明宇面前最好的选择就是放弃金阳剑诀,修炼别的剑诀,用剑诀属性缓缓改变剑气和剑心属性。 看到聂天完全是一副师长的姿态,商明宇勃然暴怒,咆哮道:“你算什么东西,不过一个连剑心都没有的垃圾,凭你也配教训我!” 别说商明宇无法接受聂天的话,就算是周围的人,也无法认同。 毕竟聂天只是剑气境界,而商明宇可以出身剑道世家,而且是蕴育出剑心的人物! 聂天眉头微微一皱,冷冷说道:“我能教训你,那是你祖坟上冒青烟了。不知好歹!” “你不知死活!”商明宇忍不可忍,怒喝一声,流银剑再度出手,一剑刺出,剑气纵横数米之外。 聂天同样一剑刺出,剑芒弥漫。 再度对拼,两人同时后退数步。 聂天不想和商明宇纠缠下去,后者想杀他,根本不可能。 但聂天想杀商明宇的话,也并不容易,至少要使用一个星魂。 刻画星魂用了聂天很多时间,聂天对于每一个星魂都非常珍惜。把星魂用在商明宇这种蠢货身上,简直就是浪费。 “啊!”就在这个时候,聂天身后突然响起一声惨叫。 聂天猛然回头,看到金大宝倒在地上,一脸痛苦,好似处在巨大的疼痛之中。 “大宝!”聂天从金大宝的身上感知到一股异常强横的力量,蠢蠢欲动,顿时脸色大变,快步来到金大宝身边。 “啊――!”金大宝惨嚎连连,面部肌肉全部挤压在一起,神情狰狞。 “好强大的力量!”聂天察觉到金大宝体内狂暴的力量,像是暴怒的蛮兽一般,想要挣脱元灵的束缚。 聂天能感觉出来,如果他此刻不做点什么,金大宝体内的那股力量肯定会毁掉他的元脉和元灵。 想到这一点,聂天不再犹豫,元力涌上指尖,数股元力封入金大宝体内,暂时封住他体内的各大经脉。 金大宝被封住经脉,脸色竟是突然变得涨红,好似被人捂住口鼻不能呼吸一样。 周围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生的一幕惊呆了。 金大宝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 商明宇见聂天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金大宝身上,嘴角顿时森然扬起,旋即不再犹豫,悍然出手。 “三阳狂流!”暴吼一声,商明宇毫无征兆地出手,势必一剑灭杀聂天。 “老师小心!”张一峰看到这一幕,大叫一声,身影一动,竟是要为聂天挺身挡剑。 纵然张一峰反应很快,却还是晚了一步。 流银剑出招极快,眨眼便至。 “给我滚开!”聂天体内的第十元脉却在此时陡然一颤,澎湃的星辰之力汹涌而出。 “战神九重杀!”聂天猛然站起,不闪不避,剑绝天斩斜里刺出,九道剑气袭向商明宇。 所有人都懵了。 谁能想到,聂天居然选择这种以死相拼两败俱伤的打法。 “嘭!”三阳狂流好似海洋中的骇浪,击在聂天胸口,顿时让他倒飞出去,胸口之处,血如泉涌。 同一时刻,战神九重杀的九道剑气轰在商明宇身上,在其身上留下九个血洞。 商明宇顿时如筛子一般,鲜血狂喷。 战神九重杀,并不是傲剑诀的招式,而是九极战神诀的武技。 九极战神诀比之傲剑诀,更加凶狠霸道,不讲道理。 商明宇赶紧用剑气封住身上血洞,虽然抑制住鲜血狂流,却已是虚弱至极,差点站立不住。 聂天受商明宇正面一击,受伤很重,却腾地爬起来,也不去看商明宇,而是向金大宝走过去。 金大宝脸色肿胀血红,面部七窍已经渗出鲜血,好似处在狭小的空间之中,承受异常强大的压迫一样。 “老师!”张一峰一步跨到聂天身边,看到聂天胸口血流如注,吃惊不小。 “我没事。”聂天浑然不觉身上的伤势,一双眼睛在金大宝的身上游离着。 所有人都不知道生了什么,紧张地看着已经昏迷不醒的金大宝。 “糟了!”聂天突然察觉到什么,脸色大变。 下一刻,聂天手中剑绝天斩刺下,在金大宝的双肩,双股和手心脚心处刺出细小的血洞。 鲜血自金大宝身上缓缓流出,他的脸色逐渐好转。 众人上前一步,定睛一看,金大宝身上流出的血,竟然是污黑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