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断肠公子 - 万古天帝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断肠公子

就在任金婵被雪儿一剑击飞的时候,一道低沉声音响起,一道身影出现,将任金婵接住。天『籁小 『说.⒉3TXT. “嗯?”雪儿人在半空之中屹立,看着突然出现的黑衣人,美眸不由得闪烁一下,小脸诧异。 她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在这个时候出现,救下任金婵。 “金蝉!”来人抱住任金婵,暴怒地咆哮一声,一头白飞扬空中,俊朗的面孔都变得狰狞起来,周身释放着一股股狂暴的气息,化作滚滚气浪,如巨大的涟漪一般,在虚空之中震荡开。 雪儿感受到强悍的气势压迫,竟是无法承受这股狂暴气势,整个人不住地后退。 “好强大的气息!”聂天眉头一皱,看向那白之人,眼神不由得剧烈一颤。 这人全身的气势非常强横,隐隐不在赤月锋和独孤凌天等人之下。 不过这人的年纪比赤月锋和独孤凌天都要年轻很多,虽然一头白,但容貌却很年轻,看上去只是一个青年,大概也就在在数百岁的样子。 如此年纪,实力居然达到主神级别,此人武道天赋之高,实在罕见。 此时,羿狄已经恢复了正常状态,但是体内龙气和血气消耗太多,昏迷了过去,聂天将他搀住,随即看向雪儿,喊道:“雪儿,快回来!” 来者的实力太强了,就算是雪儿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雪儿看了聂天一眼,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竟是向那黑衣人说道:“你放心吧,她没有死,只是昏迷过去而已。你的血液很迷茫,很痛苦,一定是因为她,对吗?” 黑衣人猛然一愣,抬头看向雪儿,眼神变得诧异,神情颤抖着,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雪儿微微点头,说道:“你的血液之中没有杀伐之气,但是却有着极大的愤怒,你在为过去自己做过的事情悔恨,对吗?” “够了!不要再说了!”黑衣人猛然暴吼起来,狂叫道:“你们这些占星师,以为能够预测一些事情,就可以随便评论别人的过去吗?有些事情,你没有亲身经历过,便永远无法体会那种痛苦!” 占星师,黑衣人将雪儿当成了一名占星师。 传闻之中,占星师能够预测过去未来,非常恐怖。 在位面世界,占星师被称为预者,不过这种人非常少,传闻需要极强的天赋,灵魂沟通天地大道,才能看出天地趋势。 比如赤月神宫观星殿长老苍郁,就是一名占星师,不过他的预言能力很弱,只是能够建构观星大阵而已。 雪儿只是看了黑衣人一眼,便说出这么多,后者认为她是一名占星师,并不奇怪。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看来雪儿关于黑衣人的评价,都是对的,否则后者不可能这么愤怒。 这个时候,聂天终于确信,雪儿的确有非常诡异的手段,能够从武者的血液之中嗅出一些东西。 “你带她走吧。”雪儿深深看了黑衣人一眼,一脸平淡地说道。 黑衣人眉头一皱,感知了一下任金婵的气息,虽然有些弱,但却非常稳定,并无生命之忧。 他猛然抬头,看着雪儿,说道:“多谢你手下留情。” 以黑衣人的实力,当然能看出来,雪儿刚才的一剑,并未尽全力,否则任金婵绝对惨死当场。 而且他能看得出来,雪儿眼神之中的澄澈,非常纯净,如天使一般,这绝对不可能伪装出来。 雪儿并不想伤害任何人,更不想杀人,她只会在聂天危险的时候,被迫出手。 即便是对独孤逆那样的杀师之人,她都没有下杀手,可见她心性之善。 聂天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脸色轻松不少。 幸亏刚才出手的人是雪儿,如果是聂天的人,以他的个性,绝对会杀了任金婵。 此女暗中控制赵倩出手,实在歹毒。 如果任金婵死了,这黑衣人绝对不会罢手! 黑衣人抱起任金婵,转身准备离开,却是犹豫了一下,最终开口道:“我叫断肠公子,你们没有杀她,算是我欠你们一个人情,以后若是有机会再见,我会把这个人情还给你们。” 断肠公子说完,不再停留,身影一动,带着任金婵直接离开。 “唉!可怜的人啊。”雪儿望着断肠公子和任金婵消失的方向,却是轻轻叹息了一声,精致的小脸有了一些失落。 “断肠公子?”聂天却是愣了一下,喃喃说道:“好奇怪的名字。” 这个断肠公子不是坏人,他和任金婵之间一定有着铭心刻骨的故事。 “聂天,羿狄怎么样了?”雪儿身影落下,来到聂天身边,看到羿狄依旧昏迷不醒,不禁担心问道。 聂天看着精瘦如柴的羿狄,微微摇了摇头,很难相信,这个精瘦少年体内竟然蕴含着如此恐怖的力量。 聂天猜测,羿狄的体内,除了强大的神龙血脉之外,必然还有其他力量,那种力量,甚至比神龙血脉更为恐怖! “他应该没事,只是血气消耗太多,暂时昏迷而已,我们快回魔龙城吧。”聂天淡淡一笑,随即背后出现流星之意,直接将羿狄放在后背之上。 他和雪儿再不耽搁,立即向着魔龙城进。 这一趟药王丹阁之行,聂天遇到了不少强横的对手,比如曾楷乔和任金婵,他更为急迫地意识到,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曾楷乔在药王神宫之中算是绝顶天才,但是放到十二神宫之中,一定不是顶尖。 聂天接下来要参加十二神宫大比的下位神武者比赛,难度之大,可见一斑。 半天之后,聂天和雪儿回到了魔龙城,很快来到铭悔所住的地方。 “聂天,你们回来了。”铭悔手上有魔火图,早就在外面等着聂天等人。 “铭老。”聂天上前一步,将羿狄交到铭悔手中,说道:“羿狄受了点伤。” 铭悔脸色一沉,显得非常紧张,上前感知一下,确定羿狄没有大碍,这才放心不少。 接着,铭悔带着聂天等人进入宇宙边界创造的空间之中。 聂天和雪儿在草庐大堂之中等着,铭悔则是带着羿狄进入内堂,为后者查看伤势。 片刻之后,铭悔从内堂之中走出,脸色却是有些低沉,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铭老,羿狄他没事吧?”聂天看到铭悔这副神情,不由得脸色一变,紧张问道。 羿狄是陪他一起去药王丹阁,若是出什么事情的话,他于心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