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最痛一刀 - 万古天帝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最痛一刀

“洛紫烟!”看清楚远空之中的那张绝美面孔,聂天身躯一震,平静如水的眼神顿时掀起惊涛骇浪,周身血液逆流翻涌,整个人似乎要控制不住。天『籁小 『说.⒉3TXT. 一百多年了,一百多年过去,聂天心中的恨意,未曾有半点减少。 此刻面对这曾经的挚爱之人,他只想问一句,为什么? 然而此时的洛紫烟却好似没有看到聂天一般,冰冷的目光始终没有朝他的方向看一眼。 聂天强压下心头愤怒,静静地站立在半空之中,等着看洛紫烟会说出什么来。 洛紫烟的出现,在全场引起一阵骚动,无数的目光聚焦在她的身上,然后她却全都视而不见,一双美眸平静如水,紧紧锁定在断肠公子身上。 “这位姑娘,你又是什么人?”断肠公子扫了洛紫烟一眼,冷漠开口,并没有因为后者的美貌有任何态度改变。 对于断肠公子而言,洛紫烟只是一个寻常女子而已,没什么特别的。 “我是裂云神宫的参赛弟子,洛紫烟。”洛紫烟淡淡开口,声音不卑不亢。 断肠公子微微愣了一下,能在这种场合站出来说话,而且又丝毫不紧张的人,此女心性很强。 “你说本圣裁者惩罚不公?”断肠公子转身看着洛紫烟,沉沉问道。 “对!”洛紫烟微微点头,朗声说道:“十二神宫大比是十二神宫所有天才弟子的一次盛会,很多人为了这次大比,刻意压制实力,就是为了能够在大比之时展露锋芒,成为惊神域界的风云人物。” “裂云宫主违背大比规则,固然有错。但圣裁者大人因他一人的过失,而牵连裂云神宫的所有人。这对裂云神宫的那些参赛者而言,就是不公正。” “他们为了这次大比所付出的心血和努力将因此而白费,这对他们以后的武道之路是巨大的打击,甚至有可能因此而造成武道心魔。” “所以还请圣裁者大人收回决定,另外作出别的惩罚。” 说完,洛紫烟目光如炬地看着断肠公子,没有丝毫躲闪。 她的话一落下,立即在人群之中掀起轩然大浪。 “紫烟姑娘说的很对啊,大家为了这次大比付出了这么多。若是让人直接退赛,位面太可惜了。” “是啊,圣裁者大人的惩罚对裂云神宫的人的确不公平。” “既然是裂云宫主犯了错,当然让他自己承受惩罚,干嘛牵连其他人!” 人群高声议论着,竟是在偏向洛紫烟说话。 断肠公子面沉如水,他早就听说过洛紫烟,此女乃是极为罕见的千云暗体,武道天赋极高。 却没想到,此女的心性竟也这般要强,言语也是极为犀利。 断肠公子自忖,自己的这个惩罚的确有些重,而且对裂云神宫的人来说,是有些不公平。 想了一下,断肠公子看向洛紫烟,淡淡说道:“听姑娘的意思,是要裂云宫主一肩担下所有罪责,是吗?” 他这么说,其实是别有深意。 他可是听说,裂云宫主是洛紫烟的老师! 他倒要看看,接下来洛紫烟会如何回应。 “是!”出乎预料的,洛紫烟平静地点头,直接说道:“裂云宫主犯了错,罪责当然要由他一肩承担。而且身为宫主,更应该主动揽下所有罪责,不要牵连神宫其他人。” “我认为,这才是一个宫主真正应该做的!” 冷冰冰的声音,不含有半点犹豫,好似她口中说的是一个和自己无关的人。 洛紫烟的声音落下,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似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洛紫烟,竟然当众责怪自己的老师,而且还要求他主动担起一切! 断肠公子愣了一下,目光微微一凝,他也没有想到洛紫烟会这么回答,如此的裸! “此女好狠的心啊,为了自己能参赛,连自己的老师都出卖,厉害!”断肠公子心中说道,随即看向一旁的裂云宫主,玩味一笑,说道:“裂羽,你不简单啊,教出了一个大义灭亲的好弟子。为了裂云神宫的未来,当众要求自己的老师站出来承担一切,这份手段,当真厉害!” 裂羽愣在原地,目光微微有些痴呆,一脸诧异地看着洛紫烟,似乎在怀疑,这还是那个平日里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洛紫烟吗? 在裂羽的眼中,此刻的洛紫烟完完全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与她之前的恭敬有加,判若两人! 裂羽身躯微微颤抖着,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洛紫烟的这当众一耳光,打得清脆响亮,让他根本抬不起头来。 聂天在远处看着洛紫烟,心中冷笑一声,道:“好一个洛紫烟,为了区区一个十二神宫大比,连自己的老师都出卖,够狠!” “裂云宫主,看来洛紫烟姑娘的话乃是众望所归,本圣裁者也不好违逆众人意思。”这个时候,断肠公子的声音响起,沉沉说道:“裂羽,你违反十二神宫大比规则,罪不可恕。本人以圣裁者身份,判你充当这次大比的守护者,和十二神宫暗卫一起,共同保证大比的顺利进行。” “至于裂云神宫,天帝境武者比赛就不必参加了,下位神武者比赛可以继续。就这样!” 说完,断肠公子也不等裂羽反应,身影一动,直接踏上高空之上的凉亭。 裂羽怔在原地,神情痴痴呆呆,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其他十一位宫主看着呆滞之中的裂羽,都是一脸玩味的笑意。 当众被自己的弟子出卖,裂云宫主这次算是把人丢到姥姥家了。 半天之后,裂羽总算反应过来,狠狠地看了洛紫烟一眼,身影一动,消失在虚空之中。 堂堂的裂云神宫之主,却要和那些暗卫呆在一切,这种滋味,肯定不好受。 不管怎样,裂羽这次算是出丑出大了。 洛紫烟却是自始至终看都没看裂羽一眼,好像后者只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她能够有今日的成就,完全是靠着裂羽的培养。 裂羽对其他弟子甚为苛刻,但是对洛紫烟却视作女儿一般。 但即便如此,洛紫烟还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在裂羽的心口捅下最痛的一刀。 这个时候,洛紫烟眼神突然看向下方的羿狄,冷冷说道:“你杀了裂飞,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声音平淡,落在众人耳朵里,却显得更加的阴冷。 洛紫烟说完,准备纵身离开,但就在此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聂天身影一动,来到距离洛紫烟只有百米的位置,沉沉开口:“洛紫烟,你不打算跟我说些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