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狂妄霸道 - 万古天帝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狂妄霸道

竞武台上,诡异的一幕让所有人目光一颤,直接愣在当场,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天 』 籁『小说.』⒉3TXT. 众人只是看到,洛紫烟扬手打出一道黑芒,然后剑夏便毫无还手之力,当场惨死。 剑夏是天剑神宫的天才剑者,实力和剑春一样,都是下位神巅峰,剑脉剑者。 而洛紫烟,同样是下位神巅峰实力,但是她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完全是碾压式的,剑夏没有半点反应,直接死掉。 难以相信,这场战斗的双方是实力相同的两个武者! 许久之后,人群倒吸一口凉气,脸色依旧惊骇异常。 高空之中的凉亭之上,天剑宫主剑无涯老脸阴沉得滴水,因为剑夏可是他的儿子! 但是有了裂云宫主的前车之鉴之后,剑无涯当然不敢当众出手,否则他的下场绝对比裂羽更悲惨。 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惨死,剑无涯心中悲痛可想而知,冷冷说道:“好一个狠毒的女人,杀人如草芥,怪不得连老师都敢出卖!” 其他的几位宫主则是脸色阴沉,并没有说话。 其实每个人都知道,十二神宫大比虽然只是武者之间的比斗,但所有人基本都是抱着必杀之心踏上竞武台。 十二神宫明争暗斗,能够杀掉其他神宫的天才武者,就是对其他的神宫实力的削弱。 “好诡异的手段。”断肠公子也是眉头皱了皱,就连他都没有看清楚洛紫烟是如何杀人的。 上古四大禁忌之体的千云暗体,果然恐怖。 而在高出看台之上,聂天的目光不由得微微颤抖一下,脸色有些疑惑。 不得不说,洛紫烟的实力出了他的预料。 剑夏和剑春的战力在伯仲之间,聂天虽然也打败了剑春,但却是几乎倾力一战。 而洛紫烟完全轻描淡写地就把剑夏秒杀,这是完全不同的。 “千云暗体,到底是什么可怕的武体?”聂天目光颤抖着,神识笼罩过去,脸色却是再度一边。 他猛然现,剑夏的神格之中已经没有了神识,直接变成了无主神格。 洛紫烟一招之下,不仅毁掉了剑夏的神格,连他的神识也直接抹杀了! 剑夏,一招被洛紫烟彻底杀死! “洛紫烟,看来的确是我小看你了。”聂天心中淡淡说道,洛紫烟的确是个很棘手的对手。 其实很多参加十二神宫大比的武者,表面上下位神巅峰实力,实际上则是比寻常的中位神更强。 要知道,很多人为了参加大比,甚至可以压制实力晋升百年以上。 这百年时间,实力不提升,但其力量却是缓慢地积蓄,战力同样可怕。 这个时候,竞武台上的洛紫烟猛然抬头,一双眸子扫过所有人,最终锁定在聂天身上,竟是直接凌声说道:“这,就是挡我路的下场!” 冰冷霸道的声音响彻在竞武台上空,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一名女子。 洛紫烟,比一般的男性武者更加霸道。 她第一战强势秒杀剑夏,明显是要给所有人一个震慑,告诉他们,不要拦她的路。 而这个震慑,似乎最主要还是要传达给聂天,让后者知难而退。 然而聂天不是那种随意就会让步的人,他不怕挑战,就怕挑战不够大! “洛紫烟,你狂妄过头了!”就在洛紫烟声音刚刚落下之时,另外一道声音响起,随即天空之上冲起一道可怕的剑势,直冲天际,似乎要将天地撕裂。 人群感受一股强悍的威压,顿时心头一颤,循声望过去,看到的正是天剑神宫的另一名天才剑者,剑秋! 剑秋当众释放出剑势,显然是想向所有人证明自己,他的实力,并不比洛紫烟差! 聂天感受着剑秋的剑势,目光微微一皱,惊讶不小,心中惊道:“剑之骨剑者!” 神境剑道六大境界:剑纹,剑脉,剑之骨,剑之髓,剑之忘我,剑武合一。 每一个境界对剑者而言,都是质的飞跃。 雪儿只有下位神初期实力,之所以能一剑秒败中位神强者,就是因为其高的剑道境界。 剑秋是下位神巅峰实力,和雪儿一样,拥有剑之骨境界。 保守估计,他的战力应该在中位神巅峰,甚至更高! 雪儿的战力,应该不比剑秋弱,毕竟她是万剑血脉,三生之脉,神格远比寻常武者强大。 “剑秋,他的实力也在我的预料之上。”聂天眉头微微皱起,心中说道。 看来这一次的下位神魁争夺,将会是异常惨烈。 就目前而言,洛紫烟和剑秋都是非常强有力的争夺者,而接下来,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其他的可怕对手。 “剑之骨境界吗?”洛紫烟脚下一踏,身影冲天而起,全身的气势敛而不露,只是冷冷地看了剑秋一眼,淡淡说道:“你的确有点实力,却也只是有勉强让我出剑的资格而已。我甚至怀疑,你能否接得下我一剑。” 平淡的声音,霸气凌冽。 此刻的洛紫烟俯视全场,似乎在场所有人在她的眼中,都是渣渣。 听到洛紫烟的话,所有人脸色都是一颤,眼神之中透出深深的忌惮。 她居然说,剑秋接不下她一剑! 人群不知道洛紫烟的话是不是夸张,但她既然敢这么说,便代表她有绝对的把握战胜剑秋! 聂天看着洛紫烟,双瞳微微一缩,他非常了解洛紫烟,绝对不是那种随意说大话的人。 此女天赋高,城府深,非常可怕。 聂天差点忘了,洛紫烟也是一名剑者,不过她刚才秒杀剑夏的那一招,根本没有用剑,所以聂天甚至看不出来,洛紫烟的剑道实力到了何种境界。 聂天猜测,洛紫烟很可能和剑秋一样,也是剑之骨境界! “洛紫烟,你……”剑秋被洛紫烟一句话堵得说不出话来,脸色涨红充血。 他可是天剑神宫第一剑道天才,竟被一个同辈武者羞辱接不下一剑,岂能不生气。 但他还算有理智,没有出手,只是冷冷说道:“洛紫烟,你杀了我二哥,我会亲手杀你,为他报仇!” “想报仇,尽管来就是。”洛紫烟冷冷一笑,随即不再理会剑秋,身影一动,直接离开。 而在另外一边,一名枯瘦如柴的黑衣人淡淡一笑,喃喃说道:“一名剑之骨剑者,还有一个不把剑之骨剑者放在眼里的洛紫烟,这场比赛,有意思了。” 若是聂天看到这人,便能一下认出来,他不是别人,正是剑邪独孤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