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九章先天守护 - 万古天帝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先天守护

琉璃妖塔之中,聂天双瞳犹如黑暗的深渊,整个人好似地狱恶魔一般,不停地释放着滚滚的黑暗气息。天籁小说.』⒉3TXT. 他一掌拍下,空中出现一道黑暗利爪,向着尘悟卿疯狂压下。 “不要!”这一刻,尘悟卿感觉到真切至极的死亡气息降临,心中的绝望透过双瞳无限地扩大,惊恐的嚎叫声响彻在琉璃妖塔之中,却只是显示出他的无助。 聂天森然冷笑,眼神之中的凶戾之色变得更为浓烈。 就在致命一掌即将落在尘悟卿身上之时,尘悟卿却是突然察觉到什么,脸色猛然一变,惊骇而欣喜。 就在此时,尘悟卿身上突然释放出一道白芒,圣洁无比,将他包裹起来。 “轰隆!”下一刻,聂天致命的一掌落下,轰击在尘悟卿周身的白色光盾之上,一声巨响之后,竟是没能破开光盾,反而被光盾之中涌出的圣洁光芒笼罩,整个人瞬间变得清明不少。 这个时候,尘悟卿突然感觉到心头一颤,神格之中竟是释放出一股庞大的力量,随即一道圣洁光影出现,竟是一个陌生的女性面孔。 “好强大的灵魂力量!”聂天也被这股庞大的力量包裹着,看着眼前出现的那圣洁光影,忍不住惊叫一声。 这股力量非常纯净,虽然恐怖,却没有半点毁灭力,只有最纯粹的保护作用。 受到这股力量的影响,聂天的眼神竟然澄澈不少,神识也渐渐恢复。 “聂天!”帝释天的声音再次响起,察觉到聂天的神识清醒够来,激动不已,他感觉了一下,马上明白过来,说道:“这是先天守护之力!” “先天守护?”聂天猛然一愣,不明白帝释天的意思。 帝释天看着那道圣洁光影,说道:“那女子是尘悟卿的母亲,她被尘悟卿吸收了力量,临死之时以最后的力量凝聚成这一道先天守护,守护自己的儿子!” 聂天目光一凝,大概知道了怎么回事。 尘悟卿是先天神格,相当于掠夺母亲的力量,而她的母亲不仅帮他凝聚了神格,而且还在临死之时,在他的神格之中留下这道先天守护。 刚才尘悟卿被聂天逼到必死之地,激出了体内的先天守护。 半空之中,那道圣洁光影望着尘悟卿,后者的记忆被她全数感知,她那原本欣慰的脸庞却是变得无比失望。 “悟卿,你为何会变成,变成这样的人?”圣洁光影望着眼前的尘悟卿,后者是她用生命守护的儿子,但此刻她感觉到的不是开心,而是深深的失望。 “娘亲,我……”尘悟卿灵魂和母亲交流,望着母亲失望至极的神情,他的脑海之中浮现无数的画面。 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他所杀掉的人,他所侮辱过的人,他所做下的事情,一一在脑中掠过。 “我的儿子,不该是这样的人!”圣洁光影心痛无比,眼角竟是涌出淡淡的光点,她哭了! 在她的心中,自己的儿子应该成为一位受人尊崇的武者,但是她看到的尘悟卿却是成了暴戾乖张的人,受伤沾染了无数的无谓的鲜血,完完全全成了一个屠夫。 这样的尘悟卿,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圣洁光影和尘悟卿母子连心,她的心痛,尘悟卿感同身受。 那种失落,那种绝望,让他感觉到痛不欲生。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圣洁光影的光芒却是慢慢地变得暗淡了,她只是一道灵魂之力,存在不了多久。 而这一次,将是她与儿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此生唯一的一次见面,她看到的人却是一个和自己的想象判若两人的人,这种心痛,可想而知。 “尘悟卿。”最后的弥留一刻,她一字一句地开口,沉沉说道:“我的儿子,不该是这样的人!” 冷冰冰的声音落下,圣洁光影再也支撑不住,瞬间消失。 然而那最后的画面,那眼角涌动的光点,却已深深地印在尘悟卿的脑海之中。 “母亲,我……”尘悟卿痴痴地望着眼前空洞的一切,失魂落魄地开口,整个人恍若做了一场隔世大梦。 聂天在一旁看到一切,却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母亲对孩子的爱是最圣洁的,尘悟卿的母亲为了他,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希望经过这些之后,尘悟卿能够醒悟吧。 聂天此时也恢复了平静,周身的黑暗气息渐渐散去。 他刚才吸收了一些先天守护的力量,竟然莫名其妙的变得平静下来。 “聂天,你没事吧?”就在这个时候,墨如曦和雪儿的身影来到,同时紧张地开口。 聂天看到两人,一下愣住,没想到两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我没事。”聂天淡淡一笑,既然墨如曦和雪儿来了,那正好可以攀登琉璃妖塔。 他也很好奇,墨如曦和雪儿两人的天赋,会到达妖塔的第几层。 墨如曦和雪儿,一个是圣人之体,一个是三生之脉,要说谁的天赋更强,真的不好说。 不过聂天觉得,既然天罗地网的天魁都能踏足妖塔第九层,那雪儿这个帝女殿下,应该不会低于第九层吧。 “我们一起向前吧。”聂天抬头看向九层妖塔,嘴角微微一笑,整个人释放出一股凌厉之势。 在吸收了大量的琉璃之气之后,聂天感觉到自身力量在不断的凝聚,竟然隐隐有突破到下位神巅峰的迹象。 而且他的剑道境界也处在即将突破的状态,他相信自己只要继续向上,一定能够突破。 “聂天,你的魔元刚才已经变得狂暴,如果再继续向上,神魔元胎必然觉醒!”这时,帝释天的声音响起,显得低沉而凝重。 他感觉到,神魔元胎已经处在极度活跃状态,再加上魔元爆带来的冲击,随时都有可能觉醒。 “神魔元胎。”聂天长长呼出一口浊气,随即却是眼神一颤,沉沉道:“既然来到琉璃妖塔,岂能就此放弃,就算神魔元胎觉醒,我也想要看看,琉璃妖塔到底有多玄妙。” 一念及此,聂天目光变得坚定,直直地盯着琉璃妖塔的高处。 “好吧!”帝释天见聂天已经做了决定,只得沉沉点头,说道:“我会尽力帮你压制神魔元胎的气息,但是能否压制得住,那就不好说了。” 其实帝释天知道,聂天的神魔元胎已经压制不住了,就算他此时离开琉璃妖塔,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多谢!”聂天淡淡一笑,身影一动,向着高处奋力攀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