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九章神武剑主 - 万古天帝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神武剑主

“轰!”虚空之中阳森一剑落下,庞然剑影呼啸而至,向着聂天狂杀而来。』天籁』小说. ⒉3TXT.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却是凭空出现,随之而出的是一道凌厉肃杀的剑影。 “轰隆!”两道剑影在虚空之中轰然对撞,空中传出轰鸣之声,可怕的剑意肆虐在空间之中。 “嘭!嘭!”下一刻,两声闷响传出,两道身影倒飞而出,随即稳稳屹立在虚空之中。 “你,你是什么人?”阳森稳住身形,望着对面之人,当他看清楚对方的面容,脸色不禁一愣,惊骇愕然。 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在危急一刻替聂天挡下致命一剑的人,竟然是个六七岁的小娃娃! “这怎么可能?是我眼花了吗?”人群看到帝释天的模样,也是惊愕当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个六七岁的孩童,一剑挡下至高神后期强者的绝杀一击,这也太可怕了! 帝释天所显露出的天赋,已经不能用妖孽来形容,简直就是怪物。 “他,他的剑意”这个时候,有人觉察到帝释天的剑意非常可怕,似乎是传闻之中的剑武合一传说境界,顿时惊讶至极,激动得舌头都在打转了。 聂天愣了一下,随即便后悔了,他不该让帝释天在此时出现,后者可是说服神武剑主将邪锋论剑提前的关键。 如果帝释天过早地出现,就不能让神武剑主感觉到足够的惊艳了。 “你又是什么人?”帝释天身影屹立高空之中,全身激荡着可怕的剑意,眼神凌冽肃杀,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嗯?”阳森目光一凝,眼中杀意沉沉,随即看向阳木,叫道:“大哥,我们一起出手,灭了这个怪物!” “好!”阳木怒吼一声,随即一步踏出,与阳森站在一起,准备联手诛杀帝释天。 这两人的实力都很强,单独任何一个都有和帝释天一战的实力,若是联手,帝释天恐怕不是对手。 “北海三凶,你们的老二阳林已经死了,你们还没有闹够吗?”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低沉雄浑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身影出现在聂天和帝释天的身后,正是鬼武狂沙。 “聂天,你身边的这个小朋友,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可是剑武合一传说之境!”鬼武狂沙来到聂天身边,传声说道。 鬼武狂沙并没有见过帝释天,此刻见到,心中的惊骇可想而知。 他根本看不懂,帝释天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如果说一个普通的六岁孩童是剑武合一传说之境的剑者,鬼武狂沙宁死也无法相信。 他觉得,帝释天的身份绝对有诡异! “鬼武前辈,他是我的朋友帝释天,他的确是剑武合一传说之境。”聂天淡淡回应鬼武狂沙,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鬼武狂沙点了点头,他知道聂天隐瞒了什么,但也不好直接去问。 “你,你是鬼武狂沙?”这个时候,北海三凶之的阳木终于认出鬼武狂沙,愕然一愣,脸色随即变得僵硬。 鬼武狂沙出现在这里,这让阳木万万没有想到。 “阳木,阳森,给你三秒钟时间,立即滚!”鬼武狂沙冷冷看着阳木,沉沉开口,霸气十足。 以鬼武狂沙的实力,要想杀掉阳木阳森兄弟,只是瞬间的事情,但他做事必须谨慎,因为他所代表的不止是自己,而且还有他身后的鬼武家族。 无端招惹阳木阳森背后的万邪门,显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鬼武狂沙大人!好霸道啊!”人群望着鬼武狂沙,完全是一种崇敬膜拜的眼神,这就是强者的威严。 阳木阳森猛然一愣,感受到鬼武狂沙身上的杀意,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忌惮之意。 虽然他们很想为阳林报仇,但是有鬼武狂沙在,他们显然没有任何机会。 现在摆在他们面前最好的一条路,就是趁早离开。 “走!”阳木非常果断,没有半点犹豫,猛然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此时,虚空突然颤动一下,随即一道身影出现,一双冷眼盯着阳木阳森二人,杀意沉沉。 “在邪锋岛上打伤我神武剑塔的人,拍拍屁股就想走人,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来人森然开口,声音并不大,但却给人一种极其恐怖的压迫力。 “这人好强!”聂天望着来人,感知着对方的气息,不由得眼神一颤,心中惊叫一声。 这人从气息上来判断,竟然隐隐比鬼武狂沙还要可怕,其全身剑意虽然在尽力收敛,但仍然难掩锋利之气。 “此人实力比鬼武大人还要强,难道他是神武剑塔的两位剑主之一吗?”聂天目光锁定来者,心中猜测道。 如果说神武剑塔之中有人的实力比鬼武狂沙还要强,那么绝对是两位剑主。 “玄藏锋!”这个时候,鬼武狂沙认出来人身份,不禁喊了一声。 “老师!”同一时刻,练舞衣也激动地开口,欣喜异常。 聂天听到练舞衣的叫声,不禁一愣,没想到来者竟然是她的老师。 众人听到鬼武狂沙的声音,目光一颤,随即惊呼起来。 “玄藏锋!他是玄藏锋大人!” “我的天啊,神武剑塔武剑主玄藏锋大人居然现身了!” “玄藏锋剑主可是真正的剑界巅峰人物啊,此次能够亲眼目睹剑主大人的风采,死了也值了。” 人群议论纷纷,都是非常激动,那种炽热的眼神,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瞪出来。 鬼武狂沙和玄藏锋都是剑界大人物,但是前者的声望明显要弱于后者,所以人们对玄藏锋的出现,更加震撼。 “鬼武兄,好久不见了。”玄藏锋丝毫不在乎下方众人的目光,只是平淡地看了鬼武狂沙一眼,打了一声招呼,随即目光转向阳木阳森,冷冷说道:“阳木阳森,本剑主不管你们在外面如何张狂,但是既然你们来到邪锋岛,那就要给我夹起尾巴做人。在邪锋岛上撒野,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死字落下,玄藏锋眼中杀意变得浓烈,全身的剑意在涌动着,随时都有可能爆出最可怕的杀机。 “嗯?”聂天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一愣,心中奇怪道:“难道玄藏锋要杀这二人吗?” nu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