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章决不罢休 - 万古天帝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决不罢休

聂天感受到玄藏锋身上的杀意,心中不禁犯起了嘀咕。天『籁小 『说.⒉3TXT. 阳木阳森两人的实力不弱,但若跟玄藏锋鬼武狂沙这样的顶尖强者相比,那就差得远了,最多只是两个跳梁小丑而已。 但是这两人是万邪门的人,背后牵扯到很庞大的势力。 鬼武狂沙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没有出手杀人。 玄藏锋既然神武剑塔的剑主,当然不是泛泛之辈,他岂能不知道阳木阳森二人背后所代表的一切。 明知道这些,却还要杀人,玄藏锋这个举动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阳木看着玄藏锋,眼神颤抖着,却仍旧冷静下来,说道:“武剑主大人,这件事情可不怪我们,是你的好徒儿夸下海口,要给所有人一个机会,我二弟出来挑战,有什么不对吗?” “大哥说的是,是练舞衣出言挑衅所有人,二哥只是气不过神武剑塔的人这么嚣张,出来为大家出口气而已,却反被人陷害致死,真正做错的人,是神武剑塔!”阳木的话音尚未落下,阳森便紧跟着说道。 人群猛然一愣,随即竟有很多人跟着点头,觉得阳木阳森说得很有道理。 话是练舞衣说出来的,阳林出来挑战,你可以说他无耻,但他真的没有破坏规矩。 “北海三凶,你们都是活了几十万年的人,小姑娘随口说出来的话,也能当真吗?”玄藏锋一脸阴沉地看着阳木阳森,却是完全不吃对方这一套,沉沉说道:“你们三人来到邪锋岛,伤我神武剑塔的人,这笔账,绝对不能就此罢休。” 阳木见玄藏锋霸道异常,完全不理会他的话,不禁脸色一僵,讶然问道:“武剑主,我二弟已经死在这里了,你还想怎样?” “你二弟的死本剑主管不着,本剑主只知道,你们二人还没有付出代价呢!”玄藏锋脸色低沉,冷冷说道:“本剑主给你们一个选择,你们两人之中,只有一人能活着离开。谁活,谁死,自己做决定吧!” “这”玄藏锋的话落下,全场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到尾巴骨都在凉。 众人都没有想到,玄藏锋竟然如此强势,逼着阳木阳森兄弟做生死抉择。 鬼武狂沙只是让阳木阳森滚,而玄藏锋则是要把阳木阳森其中一人生生逼死,这份手段,当真是霸道狠辣。 聂天此刻眉头皱起,一脸疑惑。 他实在想不明白,玄藏锋为什么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 杀一个人,放一个人,而且还是逼着两兄弟之间互相做生死抉择,手段残忍,却一点也不明智。 如此做法,不仅把仇恨加深,而且还斩草不除根,明摆着让另外一个人活着回到万邪门去报信。 玄藏锋这是明摆着给神武剑塔拉仇恨! 唯一的一个好处就是,让所有人都看到,神武剑塔的手段有多狠辣,让以后来到邪锋岛的人,再不敢有半点逾矩。 玄藏锋绝对不是那种蠢人,聂天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蠢决定。 “武剑主,你是认真的?”阳木脸色阴沉的几乎滴水,沉沉说道。 “当然!”玄藏锋冷笑一声,眼神的杀意变得更加浓烈。 阳木神情僵硬一下,脸色骤然一沉,痛苦而难堪,随即猛然看向阳森,低吼一声:“三弟,你走!” “大哥,我”阳森惊叫一声,一时说不出话来。 “走!”阳木厉吼一声,声音有些壮烈。 玄藏锋冷笑一声,目光锁定阳木,说道:“阳木,好一个兄弟情深啊,本剑主就成全你!” 话音落下,玄藏锋身躯一颤,一道剑意呼啸而出,像是一道细线一般,没有半点气势可言,但却是凌厉肃杀的极点。 “噗!”下一刻,一声血肉被割穿的声音响起,阳木身躯一晃,头颅直接飞了起来,鲜血如泉水般涌出,映红一片天空。 “大哥!”阳森看到这一幕,嚎啕一声,身影一动,将阳木的头颅抱在怀中。 人群愕然一愣,神情惊骇错愕。 谁都没有想到,一名至高神后期的强者,竟然是以断头这样的原始杀人手法而死。 玄藏锋的出手太诡异了,看似没有气势,实则杀伤力可怕得惊人。 鬼武狂沙猛然愣住,他也没有想到,玄藏锋竟然真的出手杀掉了阳木。 玄藏锋此举,无异于是公然得罪万邪门,这对神武剑塔实在没有半点好处。 “阳森,你还不走吗?”这个时候,玄藏锋看向阳森,冷冷开口。 阳森一双冷目盯着玄藏锋,几乎喷出血来,沉沉怒吼道:“玄藏锋,我阳森对天起誓,此生若不杀你,决不罢休!” “好一个决不罢休,本剑主等着你。”玄藏锋冷冷一笑,一脸的轻蔑,直接摆手道:“现在滚吧。” 阳森拳头攥得咯咯响,全身颤抖着,许久之后才转身离开。 众人望着阳森消失的背影,一脸的不可思议。 难以置信,玄藏锋居然就这么放阳森离开了,这是太自信呢?还是太愚蠢呢? 聂天觉得,玄藏锋不是太自信,更不是太愚蠢,而是在故意这么做。 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他总觉得,玄藏锋此人绝对是个不简单的角色。 玄藏锋看着阳森消失的方向,冷蔑一笑,嘴角在不经意间扬起一抹怪异的弧度,一闪而逝。 这个时候,玄藏锋的目光突然转向聂天,冷冷说道:“小子,你是什么人?” 练舞衣见状,不等聂天开口,赶紧上前一步,急急说道:“老师,他不是坏人,他帮我救了卓不凡,而且他还杀了那个臭老头呢!” “嗯?”玄藏锋听到练舞衣的话,目光不由得一凝,随即却是冷然一笑,说道:“舞衣,你是在跟为师开玩笑吗?一个上位神后期实力的剑之髓剑者,怎么可能杀得北海三凶之一的阳林?” “老师,真的是他杀了那个臭老头!大家全都看着的呢。”练舞衣见玄藏锋不相信自己的话,赶紧说道。 玄藏锋脸色微微一变,随即看向鬼武狂沙,问道:“鬼武兄,舞衣刚才说的是真的?” “嗯。”鬼武狂沙重重点头,说道:“阳林的确是聂天所杀。” 玄藏锋脸色再度一变,看向聂天的眼神猛然变了,变得惊讶而震撼,甚至还暗含着一丝忌惮。 他实在想不明白,聂天怎么可能杀得掉阳林。 nu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