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这很重要吗 - 万古天帝

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这很重要吗

小肥猫神情怪异地看着聂天,这让后者的脸色不禁变得紧张起来。天『『 籁小说.』⒉3TXT. 练舞衣的体内被人种下的泣血剑婴,这名种下泣血剑婴的人,会是谁呢? 聂天大脑迅思考着,很快一个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几乎要脱口而出,玄藏锋! “你心中有了怀疑的对象,但不要说出来。”小肥猫微微一笑,猜出聂天在想什么,说道:“泣血剑婴种下得越早越好,本尊推测,练舞衣体内的泣血剑婴,应该是她还是婴孩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你等下可以问问练舞衣的身世,看她是什么时候来到神武剑塔的。” “嗯。”聂天点了点头,眼神之中涌动着一团怒火。 玄藏锋是练舞衣的老师,如果泣血剑婴真是他种下,那这个老师,真是猪狗不如! “小肥,就是因为练舞衣的体内有泣血剑婴,所以你让帝释天跟在她身边,是吗?”聂天眼神闪烁一下,问道。 小肥猫脸色微微一变,说道:“本尊感觉到练舞衣体内的泣血剑婴有些不稳定,所以让帝释天跟在她身边,指点一下剑道,看是否能将泣血剑婴稳定下来。” “泣血剑婴不稳定?”聂天愣了一下,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小肥猫叹息一声,说道:“恐怕是那名种下泣血剑婴的人等不及了,想要提前将泣血剑婴从练舞衣的体内取出来。” 聂天目光一紧,问道:“如果泣血剑婴被取出来,练舞衣会怎么样?” “会死。”小肥猫脸色凝重,说道:“泣血剑婴和寄居剑者本是共生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泣血剑婴若是被取出,寄居武者也必死无疑。” 聂天听到小肥猫的话,脸色骤然一沉,阴冷无比。 泣血剑婴果然是邪术,不仅夺人的剑意,而且伤人性命! “泣血剑婴只有在天赋卓著的人身上,才会成长得更快,所以剑道天赋越强,越容易被盯上。”小肥猫叹息一声,说道:“练舞衣是剑道妖孽,就算没有泣血剑婴,她的剑道天赋也远在剑惊云等人之上。她会被盯上,成为泣血剑婴的寄居剑者,并不奇怪。” 聂天沉沉点头,他觉得,这个在练舞衣身上种下泣血剑婴的人,极有可能是神武剑塔的人,而武剑主玄藏锋的嫌疑,最大。 不过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聂天也不敢断定,玄藏锋就是在练舞衣身上种下泣血剑婴的人。 一切都需要去查证之后才能确定。 练舞衣肯定不知道自己的体内有泣血剑婴,而其他人也不知道。 连帝释天都感知不到泣血剑婴,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也就是小肥猫这样的变态,连泣血剑婴都知道。 聂天叹息一声,随即恢复镇定,准备去剑场去看看,也去体验一下神武剑塔的剑阵。 他身影一动,一步踏入剑场之中。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聂天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人,猛然转身,却是看到了一个并不陌生的人,凉。 之前聂天等人刚刚进入小神武城的时候,曾和凉有过一些冲突。 “臭小子,是你!”凉看清楚聂天,目光猛然闪烁一下,脸色瞬间变得阴冷,沉沉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敢来神武城!” 聂天曾逼着凉道歉,后者对他的恨意,比天高比海深。 凉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在神武城的剑场之中遇到聂天。 这对他而言,可是天赐的报仇时机。 “神武城又不是你家的,我怎么不能来?”聂天看到凉,挑衅一笑,随即目光却是放在了凉身后之人的身上。 凉身后站着一名黑衣剑者,身材魁梧,脸色阴冷,周身气势强悍。 “好嚣张的小子!”凉尚未来得及说话,那名黑衣武者便上前一步,一双冷眼盯着聂天,沉沉说道:“小子,你可知道你在跟谁讲话?” “这很重要吗?”聂天淡淡一笑,一脸平静。 “嗯?”黑衣剑者眉头一皱,没想到聂天的反应这么平淡。 “吴岩大哥,这小子就是当日在小神武城打伤我的人。”凉看着聂天,一脸怨恨地说道:“就是他,在明知道我是神武剑魂的情况下,还逼着我道歉!” 黑衣剑者吴岩脸色再度一沉,随即一步踏出,全身释放出可怕的剑势,滚滚如海的剑势威压直接压向聂天,同时暴吼道:“臭小子,藐视神武剑魂,你找死!” “嘭!”可怕的剑势威压压过来,聂天却是不退反进,身影一动,一股凌厉剑意呼啸而出,直接破开剑势威压,同时将吴岩逼的倒退数步。 “你想凭借剑势威压打败我,未免太小看我了吧。”聂天淡淡一笑,玩味的眼神盯着吴岩,挑衅意味很足。 吴岩的实力是至高神初期,剑之忘我境界。 这种实力已经不弱,但想要凭借剑势威压打败聂天,无异于痴人说梦。 “怎么可能?”吴岩稳住身形,眉头一皱,脸色顿时一变,惊叫一声。 他的剑势威压很强,就算是主神初期武者,也无法承受,聂天只有上位神后期实力,为什么能轻松破开他的剑势威压?太诡异了。 “吴岩大哥,这小子的实力非常怪异。他的体内有一种古怪的符文,释放之后可以让实力暴涨一个大境界。”凉和聂天交过手,赶紧跟吴岩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吴岩冷笑一声,随即恢复平静,说道:“看来我想打败他,必须拿出点真本事了。” 聂天嘴角扬起,微微一笑,说道:“就怕你拿出真本事,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狂妄!”吴岩怒吼一声,全身剑势激荡开,竟是准备动手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娇喝声响起。 “住手!”清亮而带着怒意的声音落下,练舞衣的身影随即出现,小脸愤怒地看着吴岩,斥道:“吴岩,聂天是我们神武剑塔的贵客,你想与他动手吗?” “小师妹!”吴岩看到练舞衣,眼神不由得一颤,没想到后者会突然出现,而且还为聂天说话。 练舞衣在神武剑塔之中没有担任任何职位,但她地位特殊,除了有神武剑塔第一妖孽之名外,还是武剑主玄藏锋的弟子,所以神武剑塔的人见到她,都要礼敬三分。 不过此时吴岩却并不想就此罢手,而是嘴角一扯,说道:“小师妹,此人藐视神武剑魂,就是挑衅神武剑塔,我今天一定要给他一些教训!” nu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