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逃婚真相 - 万古天帝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逃婚真相

聂天听完鬼武狂沙的讲述,愣了足足数秒钟,终于反应过来,苦笑一声道:“原来当年父亲还做出过逃婚的事情,真是想不到啊。天籁 『小 说.』⒉3TXT.” “是啊。”鬼武狂沙摇头一笑,说道:“当初在婚礼之上,九大域界有头脸的人物全都到了,你父亲却在拜堂的时候逃走了,留下了公孙三娘一个人。” “这件事的确让公孙家颜面扫地,甚至对神武剑塔的名望都产生了一些影响,也难怪公孙胜己那老头会如此怨恨你们聂家。” 聂天嘴角无奈地一扯,他不知道当年父亲为什么会逃婚,但他相信父亲的为人,绝对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 “鬼武大人,照你所说,我父亲公然逃婚,那么最怨恨聂家之人,不应该是公孙三娘吗?”聂天突然回想起在大堂之上公孙三娘看他的眼神,不禁奇怪道:“我觉得在大堂的时候,公孙三娘一定认出了我的身份。但她不仅没有想杀我,反而极力救我,甚至为了我,跪下来求神剑主大人,这是为什么啊?” 邪锋论剑的事情之所以能够成功,公孙三娘的存在,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当初在城主府大堂的时候,如果不是公孙三娘及时出现,聂天恐怕连小命都保不住了。 按理说,当年聂风华逃婚,公孙三娘作为当事人,应该是怨恨最重的人。那为什么她还要极力地帮聂天呢? “这的确很奇怪。”鬼武狂沙微微皱眉,说道:“其实当年你父亲和公孙三娘的事情,我也耳闻不少。听说你父亲对公孙三娘很不错,两人感情一直很好,应该没有道理逃婚的。” “难道当年的事情另有隐情吗?”聂天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一声,说道:“不管怎样,公孙三娘都救了我,我应该去好好谢谢她。” “谢她是应该的。”鬼武狂沙点头,说道:“她应该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你要告诉她,切勿声张。” “知道。”聂天点了点头,随即准备去找公孙三娘。 但就在他转身的时候,目光看向小院之外,却是远远地看到一道婀娜的身影出现,不是公孙三娘又是谁。 “公孙姑娘。”聂天看到公孙三娘突然出现了,微微躬身,恭敬地喊道。 公孙三娘缓步走过来,对着聂天淡雅一笑,随即转身看向鬼武狂沙,说道:“鬼武大人,我有些话和聂天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好。”鬼武狂沙淡淡点头,转身直接离开。 聂天不禁一愣,看公孙三娘的样子,似乎后者有什么话要对他说。 “你叫聂天,你的父亲是聂风华,对吗?”等到鬼武狂沙走远,公孙三娘这才缓缓开口,目光在聂天身上打量着,淡淡开口。 “嗯。”聂天并不否认,淡淡点头,说道:“公孙姑娘,你有什么话,请直说吧。” “聂天,我和你父亲从小一起长大,我视他如兄长,他视我如小妹,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叫我姑姑吧。”公孙三娘缓缓开口,看着聂天说道。 “今天的事情,多谢姑姑帮忙。”聂天想了一下,也不好拒绝,点头道谢。 公孙三娘优雅一笑,似乎想到了很多事情,说道:“聂天,你知道吗?你的眼神跟你的父亲,真的很像。” 聂天微微点头,心知公孙三娘肯定有话跟他说,但他又不能直接催,只能在心里着急。 “聂天,关于我和你父亲的事情,你都已经知道了吧?”公孙三娘顿了一顿,终于开始切入正题。 “鬼武大人告诉我了一些。”聂天淡淡点头,等着公孙三娘继续说下去。 “你的眼神真的和他很像。”公孙三娘目光平静地看着聂天,再次说了一遍刚才的话,接着才说道:“其实我和你父亲的事情,并没有大家看到的那么简单。” “果然另有隐情!”聂天目光一颤,心中惊叫一声。 他很好奇,自己的父亲和公孙三娘之间,到底生了什么。 “聂天,我今天之所以帮你,是因为我欠你父亲的,我想在你的身上还他。”公孙三娘看着聂天,脸色明显变得低沉许多,想起了很多事情,过去的记忆,一下如泉水一样涌起来。 聂天看到公孙三娘这般反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 许久之后,公孙三娘平静了许多,开始说道:“当初我和你父亲一起长大,可谓青梅竹马,我们从小就知道,我们彼此之间有婚约,以后注定要在一起。但是那时候的我们太年轻了,根本分不清楚男女之情和兄妹之情。” “我以为我爱你的父亲,依赖他,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他。但是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另外一个男人,一切全都变了。” “我慢慢地明白过来,我对你的父亲根本不是爱情,只是小妹妹对哥哥的依赖。但是当我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我们的婚约已经临近了。” “我当时没有勇气跟你的父亲说,知道在婚礼的那一天,我才慌了,于是暗暗地把一切告诉你的父亲。” “你父亲当时的反应非常平淡,没有火,没有生气,只是淡淡地跟我说了一句话。” 说到这里,公孙三娘不由得顿住,脸色显得更加沉重。 “他说了什么?”聂天不禁好奇地问道,他很想知道,父亲到底说了什么。 和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孩,在婚礼上对自己说出这些话,恐怕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直接疯吧。 聂风华当年还能保持冷静,这定力也真是没谁了。 公孙三娘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说道:“你父亲告诉我,三娘,你一定要幸福。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对我笑了一下,那个笑容,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么平淡却那么真诚。之后,你的父亲便在无数人的注视之下,离开了。” 说到这里,公孙三娘长长呼出一口浊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说道:“这就是我和你父亲的事情。他当年逃婚,是为了我。他背下了不义的名声,只是为了我以后能够幸福。” “咕咚。”聂天听完公孙三娘所说,忍不住喉咙滚动一下,神情呆滞着,许久才恢复平静。 nu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