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一对白痴 - 万古天帝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一对白痴

“你,你敢打我?”姜玉郎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刺疼,两只眼睛瞪着聂天,惊骇极了。天籁 『 小说.』⒉3TXT. 他没有想到,聂天居然敢用剑气抽他耳光;他更没有想到,聂天的剑气竟然如此之快,如此之可怕,让他根本无法反抗。 姜玉郎此时所感受到的不只是羞辱,更是惊恐。 他原本以为,聂天在他的面前依旧是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废物,但事实却是恰恰相反,真正没有还手之力的人,是他自己! “刚才的一耳光,只是小惩大诫,如果你再敢张狂,下一剑就会落在你的脖子上。”聂天冷冷看着姜玉郎,眼神轻蔑而肃杀。 “聂天,你”姜玉郎当即暴怒,怪嚎一声,但当他看到聂天眼中的杀机,下面的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面对聂天,姜玉郎怕了。 他此刻才知道,此时的他,已经完全不是聂天的对手了。 “放肆!”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姜虚沉沉怒吼一声,全身气势激荡着,一双冷眼盯着聂天,狂声斥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当着本座的面伤我姜家的人!” 狂暴的声音落下,姜虚全身释放出可怕的威压,直接向着聂天压过来。 “嘭!”但是这恐怖的威压尚未触及聂天,便被另一股气势挡下,空中传出一声轰鸣巨响。 姜虚和鬼武狂沙各退一步,然后同时站住。 出手挡下姜虚的人,正是鬼武狂沙。 “姜虚,你这等身份,公然对一个小辈出手,未免太过分了吧。”鬼武狂沙冷冷一笑,讥讽姜虚道。 “过分?”姜虚怒声反问,吼道:“这小子当着我的面,伤我姜家的人,真正过分的人是他吧!” 说完,姜虚冷眼看着聂天,一双眼睛恶毒至极,似乎要把聂天生吞活剥一般。 如果此时不是鬼武狂沙在场,姜虚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向聂天下杀手。 “是吗?”聂天冷笑,同样反问一声,说道:“姜玉郎挑衅在先,我只是被动还手而已。难不成依你的意思,因为他是你姜家的人,所以我就要站在那里不动,任由他对我出手吗?” “臭小子,先出手的人是你!”姜虚怒吼一声,一张老脸都涨红了。 “先挑衅的人是他。”聂天并不退缩,冷冷说道:“难道我被狗咬了,还要咬回去吗?当然是要打回去了!” “兔崽子,你说谁是狗?”姜玉郎猛然反应过来,半边脸肿的更厉害了。 “谁咬我,谁就是狗啊。”聂天轻蔑一笑,非常嚣张。 其实他刚才的出手,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否则姜玉郎哪还有命活着。 如果姜玉郎的实力远胜聂天,恐怕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聂天。 “混蛋!”姜玉郎怒吼一声,却是不敢出手,只得看向一旁的姜玉旨,叫道:“九弟,你快出手,替我杀了这小子!” 姜玉旨脸色低沉着,目光扫了鬼武狂沙一眼,显然非常恐惧后者。 “玉旨,看到你的兄长被人打,你难道要袖手旁观吗?”姜虚看向姜玉旨,阴阳怪气地说道,显然是在提醒后者,鬼武狂沙他会对付。 姜玉旨听到姜虚的话,再不犹豫,一步踏出,目光森寒地盯着聂天,冷冷说道:“聂天,你可敢与我一战?” “一个是白痴,另一个也是白痴,你们兄弟俩还真是一对白痴。”聂天眼神轻蔑地看着姜玉旨,冷冷说道:“既然你非要自取其辱,我当然不介意成全你。” “狂妄!”姜玉旨被聂天骂成白痴,当即暴怒,怒吼一声,全身的剑意疯狂暴涨起来,脚下狠狠一踏,跃上高空之中。 这家伙心机很重,想和聂天在高空中战斗,显然是不想鬼武狂沙插手。 聂天冷笑一声,身影一纵,凝立高空之上,与姜玉旨对峙。 鬼武狂沙知道聂天的实力,当然是一点都不担心。 姜虚对姜玉旨的实力也是很有信心,所以也是一副气定神闲的姿态,嘴角甚至还挂着笑意,似乎已经看到了聂天被姜玉旨一剑灭杀的惨景。 这个时候,很多人都被惊动了,纷纷围了过来,看向高空之中的两人,开始议论起来。 “那银剑者不是聂天吗?他怎么又和你打起来了?” “现在聂天风头正盛,谁不想打败他,出个大风头啊。” “说的也是。只要打败聂天,那绝对能震惊所有人。” 众人的议论声落在姜玉旨的耳中,后者阴阴一笑,说道:“聂天,看来想打败的人,不止我一个啊。” 聂天冷冷一笑,说道:“姜玉旨,你也不是唯一一个败在我的手上的人。” 姜玉旨面色一沉,冷冷说道:“聂天,我真的想不明白,就凭你上位神的实力,凭什么这么嚣张?” “你马上就会明白了。”聂天冷声一笑,体内开启禁术符文,却是凝聚在周身之外,并没有直接爆出来,他要给姜玉旨一个大大的惊喜。 姜玉旨的脸色阴沉到极致,手中出现一把金色长剑,全身的剑意狂暴地涌动着,一双眼睛森寒凌冽,说道:“一剑,要你的命!” 话音落下的瞬间,姜玉旨的身影动了,长剑凌空,金色的剑意绽放开,化作一道金光剑影,好似倾泻的阳光一般,刺目绚烂,却是蕴含着可怕的杀机。 这一剑,姜玉旨倾尽全力,杀机毕露,想要将聂天一剑灭杀! 几乎在同一时刻,聂天周身凝聚的禁术符文骤然爆,随即他全身的气势疯狂暴涨,一股浩荡无比的剑意涌出,在空中化作一道剑影,如崩塌的山岳一般,轰然斩下。 “这,怎么可能?”姜玉旨感受到聂天的剑势,目光剧烈一颤,脸色都有些呆滞了。 他无法想象,聂天竟能爆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聂天的剑势完全压制了姜玉旨,这一剑若是落下,姜玉旨就算不死,也绝对要受重创。 “玉旨!”姜虚在远处看到这一幕,顿时察觉到不妙,不禁惊叫一声,脸色都变白了。 他想出手救人,但却离得太远,根本来不及。 姜玉旨真是个白痴,本来是不想让鬼武狂沙插手战斗,但却害了他自己。 可怕的剑影轰然而落,姜玉旨顿时感觉到真切的死亡气息,脸色变得惊骇无比。 “嗯?”然而就在这一瞬间,聂天的脸色突然变了,惊讶一声,目光看向虚空之处,一道凌冽无比的光芒,向着他袭杀而来。 nu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