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欣喜若狂 - 万古天帝

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欣喜若狂

聂天听到小肥猫的话,不由得一愣,看来他高兴得太早了。天籁 小说. ⒉3TXT. 想要完全取出泣血剑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嗖嗖嗖”接下来,一道道的泣血符文不停地自练舞衣的体内涌出来,好似一道道红线一般,交相缠绕在一起,好似一团密密麻麻血涡。 聂天在一旁看着,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生什么事情。 好在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一道道的血色符文竟是将练舞衣整个人都包裹起来,所有的血色符文连接在一起,竟是形成了一个隐约的人形模样。 “这就是泣血剑婴的样子吗?”聂天在一旁看着,眼神不由得闪烁起来,那包裹练舞衣的血色人影,分明就是一个婴儿的模样! 此时此刻,练舞衣体内的泣血剑婴已经被完全地取出来,好似一个血色的外衣,笼罩在她的身体外围。 接下来,才是真正关键的时刻。 小肥猫必须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泣血剑婴,进入帝释天的身体之中。 如果这个时候,泣血剑婴觉察到任何不对,便会直接回到练舞衣的体内。 若真是那样,练舞衣就真的是必死无疑了。 “帝释天,开始释放你的剑意!”小肥猫猛然开口,低吼一声。 “轰!”帝释天听到小肥猫的话,没有半点犹豫,全身的剑意澎湃而起,顿时如山如海地释放出来,充斥了整个房间。 这个时候,帝释天不需要再控制剑意了,他所要做的是,尽可能地表现出自身剑意的强大,让泣血剑婴进入他的身体之中。 帝释天的剑意非常强,而且控制得恰到好处,虽然气息释放出来,但却并没有什么杀伤力。 嘶嘶嘶”就在这个时候,那泣血剑婴竟然出一阵刺耳的声音,瞬间躁动起来,似乎要彻底离开练舞衣了。 同一时刻,房间之外。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觉到房间之中有一股异常可怕的剑意?”玄藏锋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皱眉说道。 他能够分辨出来,这是帝释天的剑意,但他不知道,帝释天等人究竟在房间里面干什么。 鬼武狂沙没有理会玄藏锋,而是淡淡地看着房间,守护着房间。 玄藏锋的脸色非常难看,他突然有一种预感,或许聂天真的能救活练舞衣。 但他又实在想不通,聂天要如何来压制已经失控的泣血剑婴。 房间之中。 练舞衣身体之外的泣血剑婴剧烈地晃动着,已经处在了极度活跃的状态,随时都有可能离开练舞衣。 “哗!”就在这个时候,泣血剑婴突然一动,直接离开练舞衣的身体,化作一团血色漩涡,向着帝释天飙射过去。 帝释天没有来得及有半点反应,便被血色漩涡击中。 那血色漩涡很是诡异,击中帝释天的瞬间,竟然直接没入他的身体之中。 “啊!”一瞬之间,帝释天感觉到撕裂身体的剧痛,好似体内有无数的利刃,正在疯狂地割裂他的身体。 聂天眼神一颤,顿时紧张起来。 “聂天,不要管太多,先去救小丫头。”这个时候,小肥猫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让聂天去救练舞衣。 练舞衣被取出了泣血剑婴,但她的身体却是非常虚弱,需要聂天的地脉之源的力量。 聂天点头答应,身影一动来到练舞衣身边,一股庞大的地脉之源力量涌入后者的体内。 “嗯。”就在一瞬间,练舞衣双目睁开,看到聂天的面孔,艰难地开口道:“聂天,我这是怎么了?” “你受了一点伤,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聂天看到练舞衣醒过来,紧绷的脸色终于缓和一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啊!”然而就在此时,帝释天却是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声,他的声音本来就稚嫩,如此直接的喊出来,显得特别仍让人揪心。 “释天弟弟!”练舞衣听清楚是帝释天的声音,俏脸唰地一变,竟是一下站了起来,看着正在忍受巨大痛苦的帝释天,惊叫道:“释天弟弟,你怎么了?” 聂天一把扯住练舞衣,当然不可能告诉后者,帝释天是为了救她才变成这样,只能说道:“帝释天他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聂天根本不确信,接下来帝释天身上会生什么事情,但他还是选择相信,帝释天一定会没事的。 “啊――!”但是接下来,帝释天的嘶吼声却是变得更大了,小小的身躯颤抖不已,稚嫩的脸庞已经彻底变得扭曲。 “小肥,帝释天不会有事吧?”聂天望着眼前的一幕,忍不住问道。 小肥猫摇了摇头,说道:“他正在尝试着融合泣血剑婴,我们谁都帮不了他,只能靠他自己了。” “这”聂天倒吸一口凉气,脸上难掩担忧之色,他真的不确定,帝释天是否能成功融合泣血剑婴。 练舞衣在一旁看着,心头一痛,不争气的眼泪流了下来。 而在房间之外,玄藏锋听到帝释天的惨叫声,有些忍不住了,想要到房间中看看,到底生了什么事。 但他刚想上前,却是被鬼武狂沙拦住了,后者冷冷说道:“武剑主大人,你忘了聂天的叮嘱了吗?在聂天走出来之前,我们谁都不能进入房间。” 玄藏锋看了鬼武狂沙一眼,最终还是后退一步,他不可能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和鬼武狂沙动手。 这个时候,帝释天的声音引来了更多的人,众人纷纷聚集在小院之外,也不敢走进来,只能远远地看着。 房间之中,帝释天的惨嚎声接连不断,但他的身躯却是慢慢地停止了颤抖。 片刻之后,帝释天惨叫声变弱,最终消失。 “成功了!”小肥猫马上察觉到什么,惊喜地大叫一声,欣喜若狂。 帝释天,成功地融合了泣血剑婴。 虽然泣血剑婴在帝释天的体内,依旧有慢慢长大的危险,但是至少帝释天现在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了。 聂天反应过来,脸色跟着一变,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帝释天刚才的惨叫声的确让人揪心,好在有惊无险,帝释天的剑意终于还是压制住了泣血剑婴! 泣血剑婴在练舞衣的体内成长已久,帝释天直接吸收,仍旧能压制剑婴,足见其剑意之强。 nu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