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你敢赌吗? - 万古天帝

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你敢赌吗?

“轰隆!”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一道剑影如巨龙一般,轰击在神武剑石之上,剑石受到冲击,一道三四十米之巨的剑痕出现。天籁小 说.』⒉3TXT. “好强!”人群看到这一幕,脸色齐刷刷地一变,顿时惊呼起来。 更为诡异的是,那三四十米之巨的剑痕,并不是一闪而逝,而是停留了足足有数秒钟之久,这才消失掉。 等到那剑痕彻底消失,众人立即炸锅了。 “卓不凡果然不愧是神武剑塔的三大妖孽之一,这一件的威力,实在太强了。” “是啊,那剑痕有三四十米之巨,可见卓不凡的实力,远远在姜玉旨之上。” “神武剑塔培养出的剑者,果然不简单啊。” 众人的议论声落入卓不凡的耳中,他的脸色不由得得意起来,显然十分受用。 “姜玉旨,你看清楚了吗?这才是真正的剑者!”卓不凡旋即将目光放在姜玉旨身上,一脸挑衅地说道。 就在刚才,姜玉旨说了同样的话,藐视在场的剑者。而现在,他却被卓不凡藐视。 “不就是剑痕比我大了一点点吗?至于这么张狂吗?邪锋论剑比拼的剑道实力,区区一个剑石测试,代表不了什么。你我若是生死一战,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姜玉旨望着卓不凡,冷冷说道。 卓不凡嘴角一撇,玩味笑道:“那我期待和你的一战。” “哼!”姜玉旨冷哼一声,身影一动,直接离开。 卓不凡造成的轰动,许久之后才平息。 接着,所有的参赛剑者继续进行测试。 半天之后,数万米剑者完成了测试,只有不足十分之一的人通过,其他的剑者都被直接淘汰。 而在所有通过测试的剑者中,没有一个人达到卓不凡的水准。 甚至就连剑惊云,刑无忌等人,都没能越卓不凡,唯有练舞衣,轰出一道和卓不凡相差无几的剑痕。 卓不凡实力晋升至高神初期之后,剑意比之练舞衣,丝毫不弱。 这个时候,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没有参加测试。 聂天淡淡一笑,跨出一步,准备去测试了。 他此时对神武剑石已经非常熟悉,这不仅测试剑者的剑道实力,而且还测试剑者的剑意质量。 也就是说,只要你的剑意足够厉害,便能轻松破开剑石之上的符文。 聂天对自己的剑意质量非常有信心,但他并不想造成太大的轰动,所以打算随便来一剑,只要不被淘汰就行。 “聂天,你终于准备出手了。”然而就在聂天刚刚跨出的时候,一道非常不友善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一双冷眼死死盯着聂天,十足挑衅。 “是你!”聂天看着那张面孔,立即认出来,他就是那天向他出手的轩辕家的剑者,轩辕云聪。 看这样子,轩辕云聪一直在等待聂天出手。 “我叫轩辕云聪。”轩辕云聪仰头看着聂天,高声说道:“聂天,我今天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让大家好好看清楚,谁才是最强的剑道天才?” 聂天愣了一下,有些不太明白轩辕云聪想干什么。 其他人的目光也十分怪异,不知道轩辕云聪要干嘛。 “聂天,我想和你赌一场。”轩辕云聪目光沉沉地看着聂天,高声开口。 “赌一场?赌什么?”聂天愣了一下,旋即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就赌这次剑石测试,谁胜谁负?”轩辕云聪目光斜斜地看了一眼神武剑石,冷冷说道。 “胜了怎样?负了又怎样?”聂天眉头一挑,一脸玩味。 轩辕云聪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说道:“我们就赌这次的邪锋论剑,负了的一方,直接退出邪锋论剑!你敢吗?” “嗯?”聂天听到轩辕云聪的话,不由得目光一凝,这个赌注倒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轩辕云聪太想战胜聂天了,太想证明自己了,所以跟聂天赌了一场大的。 两人都是剑道天才,邪锋论剑对他们而言,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尤其是对聂天而言,邪锋论剑更是非常重要,这是他营救剑老的手段。 这个赌注对于聂天来说,的确是非常大。 周围之人也都愣住了,神情错愕地看着聂天和轩辕云聪。 而在那高空之中的观战台上,公孙胜己等人的表情也生了变化。 谁都没有想到,轩辕云聪竟然会在剑石测试之时向聂天提出这样的赌约。 “流风兄,轩辕云聪这么做,似乎有些不妥吧。”鬼武狂沙第一个忍不住了,皱着眉头看向轩辕流风说道。 轩辕流风笑了一声,捋着山羊胡子说道:“云聪怎么做,这是他自己的事情。而且聂天有拒绝的权力,如果他怕了,那就直接认怂就是了。” 鬼武狂沙眉头一皱,脸色阴沉起来。 轩辕云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聂天挑衅,如果聂天拒绝,这无异于向所有人宣布,他聂天怕了轩辕云聪。 聂天的性格本就强硬,天地不惧,又怎么可能在轩辕云聪的面前认怂。 “聂天,我也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你若是怕了,那就算了。”轩辕云聪看到聂天还在犹豫着,不禁再度挑衅道,气焰非常嚣张。 “怕?”突兀地,聂天笑了,笑得十分诡异,猛然看向轩辕云聪,朗声说道:“我的确是怕了,但我不是怕输,而是怕这个赌注太小了,不值得赌。” “嗯?”轩辕云聪一下愣住,半天才反应过来,问道:“聂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轩辕云聪,既然你想赌,那我们就不妨赌大一点。”聂天嘴角扬起,淡淡一笑,说道:“剑石测试输了之人,不仅要退出邪锋论剑,还要无条件答应胜者三件事。” “这”轩辕云聪再度一愣,一时说不出话来。 聂天所说的赌约确实非常大,无条件的三件事,那岂不是说,胜者让败者去死,败者也没有拒绝的权力! 这一次,轮到轩辕云聪犹豫了,他实在想不出来,聂天哪里来的自信,竟然敢赌这么大。 要知道,上一次聂天和轩辕云聪交手的时候,虽然接下了后者一剑,但却依旧是处在劣势。 此时,他敢跟轩辕云聪赌这么大,的确是勇气可嘉。 “轩辕云聪,我也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你若是怕了,那就算了。”聂天目光沉沉地看着轩辕云聪,淡淡说道。 同样的话,刚刚是轩辕云聪问聂天,现在却轮到聂天反问轩辕云聪,这其中的挑衅意味,十分明显。 nu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