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第2085章劣等人类 - 万古天帝

190第2085章劣等人类

“臭小子,我水原香倒要看看,你一个劣等人类,凭什么引动九黎石碑!”水原香冷笑一声,旋即转身,向着魔渊之心俯冲而去。天籁小说. ⒉3TXT. “人类小子,这个赌你输定了。魔渊之心内部魔压非常恐怖,你们人类想进入魔渊之心,根本不可能。”血痕嘲讽一声,然后和暗幽厉一起,紧紧跟上水原香。 聂天笑了一声,心中暗暗说道:“现在让你们笑,等下有你们哭的时候。” “聂天,我们走吧。”烈焰九锋看了聂天一眼,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紧张之意。 其实他并不确定,聂天能否引动九黎石碑。但是话已经说出去,想要再收回来,已经是不可能了。 “烈焰九锋,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引动九黎石碑?”聂天一边向前走着,一边传声给烈焰九锋,问道。 烈焰九锋亲自去魔渊之心,引动九黎石碑失败,接着又想让聂天去引动九黎石碑,显然是铁了心要引动九黎石碑。 他这么做,一定有原因。 “因为九黎石碑之下,有我们要找的东西。”烈焰九锋沉沉回应,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怪异的光芒。 “嗯?”聂天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目光不禁一热,惊叫道:“你是说,九黎石碑之下,有能够让雪儿恢复记忆的东西?” “是的。”烈焰九锋点了点头,说道:“九黎石碑之下,有一块三生血玉,那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聂天,你一定要引动九黎石碑,否则的话,我们谁都不能离开万度魔渊。” 聂天眉头一皱,脸色变得更加低沉。 看起来,这一次他必须要引动九黎石碑。 九黎石碑,牵涉到的东西太多了。 不仅仅是三生血玉,还有龙泉之脉,而现在还关系着聂天等三人的命。 无论如何,聂天一定要引动九黎石碑。 随着越来越靠近魔渊之心,聂天感觉到周围的魔气压迫之力越来越强,他每走一步,都非常艰辛,好似双脚之上灌注了万吨铅沙一般。 “臭小子,实在不行,你就赶紧放弃吧。”血痕看到聂天支撑得非常辛苦,在一旁冷嘲热讽起来。 聂天并不理会他,只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虽然走的艰难,但非常稳定,绝不会停下。 水原香和烈焰九锋走得最是轻松,苍澜也没有感受到什么压力,血痕和暗幽厉两人有些气喘,但还能坚持下去。 短短几百米左右的距离,聂天等人硬是走了半个小时左右。 “这里就是魔渊之心了!”烈焰九锋脚步停下,望着眼前一片更为黑暗的水域说道。 聂天停下来,深吸一口气,涨红充血的面孔微微有些好转。 看着眼前的这片水域,他现,这里的水域颜色更为黑,明显蕴含着更为浓郁的万度魔气。 “人类小子,你还没有进入魔渊之心呢,就已经支撑不住了,我看你等下怎么引动九黎石碑。”水原香瞪了聂天一眼,嘴上虽然在嘲讽,但心中却是非常惊讶。 他万万没有想到,聂天居然真的能够来到魔渊之心的边缘。 魔渊之心的魔压有多强大,水原香心知肚明。 整个远古九族之中,能够来到眼前这个地方的,也只有他们几人而已。 聂天的天赋,以及意志力,出了水原香的预料。 能够坚持走到这里,聂天凭借的不仅仅是天赋和武体,更多的是强的武道意志。 有了这份武道意志,才能让他一直不停地走下去。 “水,水原香,你们进入魔渊之心吧。我们两个在外面等着就行。”这个时候,血痕尴尬一笑,对水原香说道。 能够走到这里,他和暗幽厉已经到了极限,如果进入魔渊之心的,恐怕他们的武体无法承受那种魔压,会被瞬间压爆的。 “废物!”水原香怒斥一声,不再去管血痕和暗幽厉两人。 “苍澜,你也在这里等着。”烈焰九锋对苍澜说了一声,后者点头答应。 接着,水原香身影一动,一步踏入魔渊之心。 然后烈焰九锋紧随其后,也走了进去。 聂天深吸一口气,眼神变得无比坚定,一步踏出,进入魔渊之心中。 “轰!”进入魔渊之心的瞬间,聂天骤然感觉到一股狂暴无匹的力量出现,自四面八方压了过来,直接冲入他的身体之中,好似一头狂猛巨兽,让他的四肢百脉都受到了极大的冲撞。 “噗!”一瞬之间,聂天竟然无法承受这股庞大魔压,直接身躯一震,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聂天,你没事吧?”烈焰九锋见状,上前一步,紧张问道。 “没事。”聂天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脸色缓和许多。 刚才他是一下进入魔渊之心,魔压暴涨,武体一时难以承受,现在适应一下,顿时好多了。 “废物!”水原香冷蔑地看了聂天一样,极其嘲讽地叫了一声。 聂天也不去管他,继续向着走去。 接着,走了大约几十米左右,聂天隐约感觉到前方出现一个庞大的物体,让他不禁停了下来。 “聂天,我们到了魔渊之心最核心的区域了,前面的这一块巨石,就是九黎石碑!”烈焰九锋手掌向前一推,一团火焰出现,闪烁在黑暗之中,映照出一根极其巨大的石柱。 隐约之中,聂天渐渐地看到了九黎石碑的面貌。 这是一块级巨大的石柱,足有百米方圆,好似一根通天巨柱,屹立在万度魔渊的中心。 “聂天,九黎石碑是一根巨大的石柱,径长过百米,高度过万米,其上刻满了复杂的符文。传闻之中,这是太古圣人遗留下来的圣石。只有天赋绝的武者,才能引动石碑。”烈焰九锋眉头皱起,望着九黎石碑,跟聂天解释道。 聂天微微点头,目光锁定在九黎石碑之上,果然看到上面有很多复杂的符文,密密麻麻地镌刻在石碑之上,隐隐之中,释放着玄妙的力量。 “跟他废话这么多有用吗?他又看不懂这些符文是什么?”水原香冷冷一笑,毫无顾忌地嘲讽道。 聂天眉头皱起,并不在乎水原香的嘲讽。 他的确不知道这些符文是什么,但他却隐约觉得,这些符文有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