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四十五章最大警告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一百四十五章最大警告

阴袭月似乎并不想在聂天的身上浪费时间,准备直接使用阴月邪印的血脉之力,灭杀后者。天『『 籁小说.』⒉3TXT. “嗯?”同一时刻,聂天突然感觉到,周围空间之中的阴月符文之力变强,竟如跗骨之蛆一样,不停地侵噬着他的星魂之铠。 “好诡异的力量!”聂天脸色一变,心中惊讶不小。 他能够感受到,空间之中的阴月符文,非常可怕,似乎想要侵入他的身体,吞噬他的力量。 “聂天,这是一种非常怪异的符文之力,千万不要让符文侵入你的身体。”小肥猫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担忧。 他也没有想到,阴月邪印的力量,竟然如此诡异。 “臭小子,本来你的天赋很好,可惜你不懂得珍惜,偏要白白送命!”这个时候,阴袭月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似丧钟一般,响彻在黑暗的空间之中,说道:“你马上就会知道,在本公主的面前,你只是一只蝼蚁而已!” 聂天感受到空间之中黑暗气息在不停地变强,不禁有些紧张起来,体内的星辰之力疯狂地涌出,激荡在空间之中。 众人听到修罗战台之上的声音,但却看不到任何画面,不禁眼神焦灼,恨不得冲到战台上空去。 “阴月,祭杀!”下一刻,阴袭月的声音响起,旋即虚空突然晃动一下,一轮黑暗的圆月出现,好似一头庞然无边的黑暗巨兽,轰然而出,庞大的气势,吞噬一切。 “封剑禁阵,开!”惊觉到不妙,聂天眉头一皱,旋即身躯一颤,体内迸射出无数道淋淋血气,与周身剑意融合在一起,化作一道道禁阵符文之力,环绕周身。 此时此刻,他才知道阴袭月的可怕,这让他不得不全力以赴。 这一战,比聂天想象得要艰难得多。 “剑阵吗?”阴袭月冷冷看着聂天,一双眼睛如同黑暗之渊,寂灭肃杀。 “聂天,你的剑阵,太弱了,保不住你的命!”阴袭月冷笑一声,心念一动,虚空之中的阴月顿时压了下来,好似荒古之夜,吞噬一切。 “魔剑焚世,杀!”而在同一时刻,聂天低吼一声,星辰天斩猛然刺出,无尽的阵法之力瞬间凝聚,一道燃烧着火焰的血色剑影出现,以巨龙冲天之势,轰然压向黑暗阴月。 “轰隆!嗤嗤嗤”下一瞬间,两股庞然的力量正面对撞在一起,虚空猛然一颤,一声轰鸣巨响之后,刺耳的声音不停地传出。 虚空之中,剑意,血气,黑暗之力,疯狂地肆虐着,空间在不停地晃动着,一道道可怕的气浪翻滚着,好似天地都要破碎一般。 “这”在剑芒的照射之下,众人终于看到了一些刺眼的画面,脸色都是惊骇不已。 他们没有想到,这场战斗,竟然如此惨烈。 “好可怕的剑意,竟然能和阴月之力抗衡!”黑衣裁判看到下方的一幕,眼神不由得一颤,心中惊骇不已。 此刻,他所震撼的不是阴袭月的实力,而是聂天的实力。 “这龙脉小子的剑道境界只是剑之忘我之境,其剑意竟然如此恐怖,如果他达到巅峰剑武合一之境,其剑意该是何等惊人。”黑衣裁判眉头皱起,心中暗暗说道。 “喀!”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之中突然传出一声脆裂的声音,只见那道血色火焰剑影猛然一晃,终于还是承受不住黑暗阴月的庞然之力,轰然崩碎。 “轰!”剑影崩碎的瞬间,可怕的剑意迸射出去,冲击在空间之中,化作一道道剑意狂浪。 而在下一刻,黑暗阴月如同狂的巨兽一般,猛然落下,向着聂天轰然压了过去。 “嘭!”一声闷响,聂天的身影直直地倒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淋淋血迹,像是一块极的石头,砸进了修罗战台四周的墙壁之中。 修罗战台的四周墙壁,乃是融进了铁晶的玄石筑成,而且还有阵法之力加固。 聂天的身躯直接砸进墙壁之中,可见其受到的冲击力有多强。 这一刻,人群的目光剧烈一颤,神情瞬间呆滞住。 他们看到一道血色轨迹划过,虽然没有看清楚聂天的面孔,但是无比确定,那就是聂天。 “那个龙脉小子,死了!”黑衣裁判愣了数秒钟,终于反应过来,愕然开口。 虽然他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但当这一刻真正生的时候,还是感觉到难以接受。 聂天之前给他的震撼太强了,此时死在阴袭月的手上,让他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聂天,你的实力真的很强,如果你是剑武合一的剑者,恐怕这一战的结果,尚不可知。”这个时候,阴袭月的声音响起,沉沉说道:“但是现在,你还是死了。不过你死得并不冤枉,因为你死在了阴月邪印之下。” 此时,阴袭月的神情非常低沉,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惊讶,甚至还有一些忌惮。 她也没有想到,聂天的剑意,竟然如此之强,竟然能在瞬间挡下阴月邪印。 但可惜的是,阴月邪印,最终摧毁了聂天的剑意。 阴袭月亲眼看到,聂天被黑暗阴月正面击中,身躯被轰进战台墙壁之中。 这种冲击之力,足以摧毁至高神巅峰武者的武体。 聂天就算再强,也不可能承受得住这种力量。 所以阴袭月认定了,聂天已经死了。 接着,阴袭月周身的黑暗气息渐渐变得暗淡,修罗战台之上的空间变得明朗许多。 众人的目光望过去,却只看到阴袭月的身影,没有看到聂天的身影。 这一幕,向人们宣示了战斗结果:阴袭月杀了聂天。 “聂天!”就在此时,一声愤怒的嚎啕之声响起,正是疾风小小。 “圣决者大人!”几乎同一时刻,水原香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带着难以掩饰的悲痛。 两个人的吼叫声,让空间之中多了一丝悲怆的气息。 “疾风小小,你已经是一条丧家之犬了,那就应该老老实实地苟延残喘下去。”阴袭月猛然抬头,终于将目光锁定在疾风小小的身上,冷冷说道:“可是你还是不安分,非要来找本公主。” “聂天的死,就是给你的最大警告。记住本公主的话,你这一辈子,注定只能像狗一样活着!”q88e “我”冰冷如铁的声音落下,每一个好似钢针一般,刺在疾风小小的心头,让他整个人一颤,差一点站立不住。 “疾风小小,你”阴袭月又是一声冷笑,还要再说下去,但却被一声冷笑打断了。 “阴袭月!”突兀地,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阴冷,几分戏谑。 “嗯?”阴袭月眉头一皱,蓦然转身,看向战台墙壁之上的石洞,愕然开口:“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