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三十六章 最强天赋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二百三十六章 最强天赋

“夜沉离,该我出手了。天 籁小 』说. ⒉3TXT.”高空之中,聂天望着夜沉离,冷冷一笑,眼神森寒凌冽。 夜沉离猛然抬头,看到聂天的眼神,竟是不由得身躯一颤。 此时,在聂天的注视之下,他居然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毫无抵抗能力的小羔羊。 “怕了吗?”聂天将夜沉离的反应看得一清二楚,不禁冷笑一声。 原本他以为,夜沉离会是一个不错的对手。 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这么怂。 夜沉离,简直怂到娘胎里了! 聂天尚未出手,他就胆颤心惊了。 “一剑凌神!”随即,聂天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一剑斩出,剑影自空中落下,剑之光华乍然绽放,数万米之内的空间之中,充斥着可怕的剑意。 夜沉离感受到了威胁,随即反应过来,离渊暗沉高高扬起,同样轰出一道剑影。 “轰隆!”两道剑影,一明一暗,好似两头蛮荒巨兽,在空中轰然对撞。 刹那之间,天地为之一肃,空间也跟着晃动一下。 但是明显的,那道光华之剑,更加强大。 夜沉离的身影,在空中猛然狂退,被逼到数千米之外。 就在他尚未稳住身体的时候,高空之上,便是再度出现庞然的剑影,向着他滚滚压过来。 聂天根本不给夜沉离喘息的机会,连出数剑,疯狂攻击。 夜沉离动体内的暗夜吞噬之力,配合上自己的离渊剑意,勉强还能自保。 这个时候,逝夜禁卫们看到空中的一幕,神情都是惊骇无比,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怎么可能想到,堂堂的逝夜太子,竟然被聂天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是怎么回事?太子殿下竟然不是这银小子的对手!” “太子殿下为什么不还手?他的血脉之力不是很强的吗?” “太子殿下一定在等待时机,将这小子一击必杀!” 禁卫们低声议论着,尽管夜沉离已经完全被聂天压着打,但仍旧有人觉得,夜沉离比聂天更强。 “这怎么可能?”而在另外一边,暗夜明崖的老脸,难堪到极点,心中沉沉怒吼,根本不愿相信眼前一幕。 他是剑道宗师人物,岂能看不出,此时的夜沉离,已经处在绝对的败势,毫无反转的机会。 不客气地说,聂天现在根本就是在玩夜沉离。 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将夜沉离,一剑灭杀! 暗夜明崖原本觉得,夜沉离对上聂天,即便不是百分百的胜算,至少也有七八成赢面。 但是现在,眼前的一幕,彻底将他心中的希望破灭掉。 聂天的实力,完全碾压夜沉离。 高空之中,聂天目光闪烁着凌厉的光芒,全身剑意涌动,气势磅礴。 现在的这种情况,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原本他以为,要想战胜夜沉离,肯定要血战一番。 但眼下的情况,却是比他预想的,乐观得多。 他甚至有点搞不明白,到底是夜沉离突然变弱了,还是自己的实力,提升得太多了。 按照他原来的预想,就算是实力晋升至高神初期,也不应该有这么强才对。 但他现在没有时间考虑太多,而是目光猛然一颤,寒芒乍现,高声说道:“夜沉离,下一剑,你我胜负分晓!” 夜沉离身影连连后退,全身的剑意已经被压迫到了极小的范围内。 他猛地看到聂天的目光,竟是心头一颤,整个人如坠冰窖一般的寒冷。 “聂天,我认输!”随即,几乎是下意识地,夜沉离大声喊道。 “认输?”聂天笑了一声,嘴角不由得扯了一下。 这一幕,倒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这一战,轻松得让人意外! 夜沉离突然认输,让数十万米之外的三千逝夜禁卫,猛地愣住,集体石化了。 尤其是那些还盼望着夜沉离能够突然爆,反转战局的人。 这些禁卫完全看不懂这一场对决,从头到尾,都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自始至终,夜沉离除了刚开始的一剑之外,之后就被聂天,按在地上碾压了。 这样的结果,太让人震撼,无法接受。 暗夜明崖愣了半天,许久才反应过来,脸色难堪得,就像是被人连打了几十巴掌一样。 原本,他视夜沉离为自己,最得意的弟子。 但是现在,这个最得意的弟子,接连做出让他难堪丢脸的事情。 先是怯战,接着认输,一次比一次懦弱。 “夜沉离,看来以前是我太高看你了。”聂天身影一动,退回数千米之外,眼神轻蔑的看着夜沉离,高声说道:“这一战,可是比我预想得轻松得多。哈哈哈!” 张狂的笑声,响彻在虚空之中,好似一道道响亮的耳光声,打在夜沉离的脸上。 这一战,虽然是生死对决。 但聂天之前说过,如果他赢了,可以不杀夜沉离。 夜沉离脸色难看,眼角的肌肉都在抖动着,怒吼道:“聂天,如果不是我自毁武道根基,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他现在,真是又气又怒,心里恨不得要将聂天千刀万剐。 为了杀聂天,他自毁武道根基。 但是现在,他却不是聂天的对手了。 这样的事情,让他如何接受! “夜沉离,你是在责怪为师吗?”这个时候,聂天还没有说话,暗夜明崖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当初夜沉离之所以自毁武道根基,正是暗夜明崖让他这么做的。 夜沉离现在吼出这么一句话,暗夜明崖当人不开心。 “弟子不敢。”夜沉离眼神猛地一颤,自知失言,马上跪下,诚惶诚恐。 “最好不敢。”暗夜明崖冷冷回应一声,随即将目光看向了聂天,说道:“聂天,你的实力,的确出了本座的预料。” “就算你现在和本座站在对立面,本座也不得不承认,你是本座所见到的,天赋最强的剑者。” “剑圣大人,我的剑道天赋强与不强,就用不着你来评价了。”聂天淡淡一笑,目光微微闪烁一下,直接说道:“晚辈现在只想问一句,我可以离开了吗?” 平淡的声音,带着几分张狂,几分挑衅,几分冷静。 “拿了夜家的东西,还想离开。”然而这个时候,虚空之中响起一道低沉雄浑的声音,带着十足浓烈的压迫气息,道:“你是在做梦吗?” 聂天双瞳猛地一缩,随即看向虚空之中,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名恐怖的黑衣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