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五十三章 罗刹宗主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二百五十三章 罗刹宗主

“聂天,那道悬浮的剑意封印,就是圣天剑印。天籁 小 说.』⒉3TXT.”君初见来到聂天的身边,目光灼灼地盯着圣天剑印,沉沉说道。 聂天微微点头,心中震撼无比。 他感觉,圣天剑印之中的剑意,与其他的剑意气息,似乎有些不同。 剑印之中的剑意不仅强大,而且还蕴含着一种非常玄妙的气息。 这种气息,是聂天在任何剑意之中,都没有感受过的。 这种感觉就像,圣天剑印之中的气息,是一种脱于所以剑意之上的,级剑意。 聂天很是疑惑,圣天剑印,很不寻常。 看起来,想要破开这个剑印,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聂天,你感觉到了什么?”君初见看向聂天,沉沉问道。 聂天将心中的感觉说了一下,最后说道:“圣天剑印之中的剑意,为什么和别的剑意不同?好奇怪啊。” “传闻之中,圣天剑印乃是久远之前的一位神秘剑者,圣天老祖留下。”君初见苦笑一声,说道:“圣天老祖究竟是何种级别的剑者,已经没有人知道了。” “他的剑意,可怕到何种程度,也没人能说得出来。” “圣天剑盟成立有近百万年的时间,曾经出过无数的剑道天才。” “但是没有任何一人,能够破开圣天剑印。” “这一道剑印,就像是压在圣天剑盟之上的一座大山,让历代的剑盟盟主,都喘不过气来。” 说到这里,君初见不由得叹息一声,说道:“老夫担任圣天剑盟盟主,已经有二十万年的时间。” “二十万年来,老夫做梦都在想着,如何才能破开圣天剑印。” “但可惜的是,圣天剑盟这么多剑者,任凭你如何的惊才绝艳,都拿圣天剑印没有办法。” 说完,君初见不由得再度叹息一声。 聂天眉头皱紧,突然看向君初见,问道:“盟主大人,我想知道,圣天剑印的下面,到底封印着什么?” “剑冢。”君初见并不隐瞒,说道:“圣天剑印,其实是一道大门,一道通向圣天剑冢的大门。” “圣天剑冢,乃是遗弃之地圣人时代所遗留下来的剑道坟冢。” “传闻之中,圣天剑冢里面,有无数的圣人级别剑者留下的剑道传承。” “只要能打开圣天剑印,就能获取其中的圣人剑道传承。” 说着,君初见的眼神之中,露出了难掩的炽热之意,显然是对圣人剑冢,非常渴望。 聂天嘴角微微扬起,终于明白过来。 怪不得君初见这么想破开圣天剑印,原来是为了圣天剑冢之中的剑道传承。 圣人级别的剑道传承,对任何剑者而言,都有着致命的诱惑。 只要能融合圣人剑道传承,以后便有可能,以剑道成圣! 但是不管君初见心中的渴望多么大,在圣天剑印没有被破开之前,一切都是空想。o9o 聂天目光在君初见身上扫了一眼,心中说道:“破开圣天剑印,这对于圣天剑盟而言,绝对是天大的好事。” “神秘人肯定向君初见提出了非常大的条件,否则也不会让让来破开剑印。” 破开圣天剑印的好处,对圣天剑盟而言,不言自明。 神秘人显然不是省油的灯,这么的好处,肯定也提了一个天大的条件。 聂天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君初见愿意冒着得罪大敌人的危险,也要救他。 因为破开圣天剑印,对于圣天剑盟而言,太重要了。 “聂天,我们先离开吧。”这个时候,君初见微微点头,准备离开。 聂天点头答应,两人身影一动,直接离开。 破开圣天剑印,这是非常大的事情,显然不可能直接去做。 而且聂天知道,如果他直接尝试,根本没有成功把握,而且还有很大的危险。 圣天剑印之中所蕴含的剑意,太过强大了,可以轻而易举地反噬聂天。 很快,聂天和君初见返回清心小院。 “盟主大人,罗刹宗主到了,在圣天大厅等候。”就在两人身影刚刚落下,院外便传来一道声音。 “这么快就到了。”君初见早有预料,淡淡一笑,说道:“告诉他,老夫马上就到。” “是。”院外之人答应一声,随即气息消失。 “盟主大人,既然你有事处理,那晚辈就不打扰了,你随便给晚辈安排一个住处就行。”聂天淡淡一笑,说道。 君初见却是摇头一笑,说道:“聂天,罗刹宗主可是冲着你来的,你怎么能不去呢?” “冲我来的?”聂天愣了一下,有些不解。 “你是老夫请来,破开圣天剑印的人,圣天剑芒的这些宗主们,当然想见一见你了。”君初见淡淡一笑,说道:“跟我一起去会会他们吧。” 聂天眉头皱了一下,一脸无奈,只能跟着君初见一同前去。 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圣天剑盟的七大剑宗是什么。 他只知道,罗刹剑宗和凌云剑宗,分别是七大剑宗之中,最强的两宗。 君傲晴所在的剑宗,应该是圣天剑宗。 圣天剑宗是七大剑宗的正宗,圣天剑盟盟主君初见,就是圣天剑宗的剑者。 之前的时候,聂天已经见到罗刹剑宗的罗三凤,和凌云剑宗的凌寒风。 从两人对君傲晴的态度来看,圣天剑盟七大剑宗之间的关系,并不和谐。 各个剑宗之间的矛盾,应该很深。 聂天跟在君初见身后,心情不禁有些忐忑。 隐隐之中,他感觉到,接下来会有事情生。 片刻之后,君初见和聂天两人,来到圣天大厅之外。 “盟主大人,好久不见了。”两人尚未进入大厅,厅中便传出一道雄浑的声音,带着极其浓烈的暴戾之气,响彻在空间之中,好似惊雷一般。 “罗宗主!”君初见淡淡一笑,声音在空中化作柔和之力,轻松化解空中的暴戾之气。 下一刻,一道魁梧的黑衣身影从大厅之中飞出,重重地落在聂天和君初见两人面前。 聂天看向此人,心中不由得一惊。 这人的气息,非常雄浑,周身涌动着一股非常狂暴的剑意,流转在空间之中,让他整个人都显得狰狞暴戾。 更为可怕的是,此人周身的剑势,非常恐怖,隐隐不在三大传奇之下。 这道黑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罗刹剑宗宗主,罗通! “小子,打伤我儿子的人,是你吧。”突兀地,罗通眼神一沉,死死盯着聂天,目光之中,杀机浓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