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八十五章 真正目的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二百八十五章 真正目的

高空之上,两道剑影,轰然对撞。』』『天籁小说. ⒉3TXT. 一明一暗,一黑一白,好似泾渭分明的两道瀑布,对冲在一起。 空间在一瞬间,静止了一下。 “轰隆隆!嗤嗤嗤······”下一刻,无尽的轰鸣巨响和刺耳的声音,爆出来。 令天地颤抖的剑意狂浪,四下激荡开,空间受到巨大的冲击,竟然摇摇晃晃,似乎要崩碎一般。 君初见和鬼谷七祸两人,实在是太过强大了。 至极一剑的对拼,在空中掀动起剑浪风暴。 甚至连空间本身,都生翻卷,变得摇摇欲坠。 幸亏,这里的时空结构,非常稳定,还能保持着不撕裂崩碎的状态。 如果时空被撕开,那可真的是要酿成大灾难了。 “嗤嗤嗤······”两道剑影,太过强大,都无法在瞬间击溃对方,只能相互冲击,相互吞噬,相互崩裂。 刺耳的声音,不停地传出。 人们感受到空间之中的剑意狂浪,不断地冲击过来,让他们不得不再次后退。 那些实力稍弱,后退稍慢的剑者,直接被冲击得吐血,脸色变得煞白。 而圣天峰,同样受到剑意狂浪的冲击,却是在暗夜明崖三人的保护之下,屹立不倒。 很明显,君初见早就预料到这一幕,所以提前让三大传奇保护圣天峰。 三大传奇剑者,共同保护圣天峰,自然能够轻易地挡下剑浪冲击。 人群目光颤抖不已,心脏纷纷跳到了嗓子眼。 他们也不知道,下一刻会生什么。 聂天望着高空之上的两道身影,心情的震撼之情,都完美地显露在了脸上。 君初见和鬼谷七祸的实力,出他的预料,出他的想象。 他实在无法理解,剑者体内的剑意竟然能强大到这种地步。 “轰喀!”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之中突然传出一声炸裂的轰鸣声,随即那道黑暗剑影,终于承受不住,乍然崩碎。 “轰隆隆!······”无穷无尽的狂暴剑意,肆虐空间之中,向着四面八方弥漫着。 鬼谷七祸的身影,受到最直接的冲击,顿时倒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血淋淋的诡异。 “这······”人群看到这一幕,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出一声惊呼声。 但是下一刻,黑暗剑意炸裂开,瞬间淹没了空间。 人们再也看不到任何画面,眼中只有一片黑暗混沌。 许久之后,高空之上的剑意狂浪终于消散。 两道身影,清晰地显现出来,正是君初见和鬼谷七祸。 此时的两人,状态却是完全不一样,有着天壤之别。 君初见屹立高空之中,周身剑意流转,好似剑中神灵临凡,孤傲绝世。 而鬼谷七祸则是全身鲜血淋淋,整个人都变成了血人,身影微微颤抖着,似乎下一刻就要坠落下去一样。 毫无疑问,刚才的一剑对拼之中,君初见胜了,而且重创了鬼谷七祸。 “盟主大人!盟主大人!······”入眼的一幕,让人群骤然沸腾起来,齐声为君初见高呼。 鬼谷七祸虽然很强很嚣张,但是在君初见的面前,还是弱了一筹。 聂天此刻却是眉头皱紧,脸色并没有那么好看。 虽然鬼谷七祸败了,但他却看出来,刚才的一剑对拼,很不简单。 从表面上,君初见完胜鬼谷七祸,甚至做到了碾压。 但事实的情况,却并非如此。 君初见的实力,也只是稍胜鬼谷七祸而已。 鬼谷七祸的剑道境界,只是神剑体中期,而君初见则是神剑体后期。 如果两人境界一样,这一剑对拼,赢家将会是鬼谷七祸。 因为鬼谷七祸的剑意资质,比君初见强! 也是幸亏,君初见体内剑痕已经愈合。 若非如此,他此刻也会败在鬼谷七祸的手上。 “剑盟之主,果然有些实力!”这个时候,鬼谷七祸开口了,身躯一震,周身血污涤荡干净,全身气息再度变得凌厉起来。 他此刻的眼神之中,没有半点恐惧,反而是非常的玩味和戏谑。 纵然他败了,但他却不会在君初见的面前,显露出任何的忌惮和恭敬。 因为他知道,君初见不配! “鬼谷七祸,说出你的真正目的吧。”君初见脸色微微一沉,并没有咄咄逼人,而是冷冷问道。 似乎,在他的眼神之中,有着一丝担忧,好像在担心着什么。 “君初见,老子来云谷圣天,就是为了挑战你!”鬼谷七祸冷眼一沉,全身的剑意,竟然再度涌动起来。 “他还要出手!”人群看到这一幕,眼神剧烈一颤,目光之中难掩炽热之意。 谁能想到,鬼谷七祸在一剑惨败之后,竟然还要出手。 “鬼谷七祸,你我之间的恩怨,以后再算吧。”君初见却是不想再出手,而是急于弄清楚鬼谷七祸的目的,说道:“说吧,你来云谷圣天,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君初见,你怕了!”鬼谷七祸目光闪烁一下,竟然张狂依旧,高声笑道:“就算你打败我,你也不敢杀我。” “因为你怕,因为你知道,你永远都无法战胜,我的主人!”qL11 “就算是主人没有来,你依旧很怕他,是吗?” 狂妄的声音,响彻在空间之中,似乎在**裸地打君初见的脸。 君初见脸色低沉似水,未见有半点波动。 他此刻已经没有心思顾忌面子问题,他的心中有更为担心的事情。 人群的目光却是不停地变化着,心中疑惑不已。 鬼谷七祸口中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君初见会害怕此人? 难道,这个人比君初见更加强大吗? 聂天眉头皱起,远远看着君初见,将后者的神情变化,完美捕捉到。 他知道,君初见的剑痕,就是鬼谷七祸口中的主人留下。 所以君初见,当然有惧怕的理由。 但他同样看出,君初见在担心着另外的事情。 鬼谷七祸来到云谷圣天,显然不是真的要和君初见生死对决的。 他的到来,一定有另外的目的! “鬼谷七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君初见目光一沉,冷冷问道。 “君初见,你果然怕了。”鬼谷七祸笑了一声,张狂无比。 尽管君初见在极力地掩饰,但他依旧看出,前者神情之中的惧意和担心。 “主人让我问你,十八年前你带走的那个孩子,还活着吗?”随即,鬼谷七祸嘴角扯动,扬起一抹诡异的笑。 君初见听到鬼谷七祸的话,眼神一颤,脸色唰地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