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八十七章 嚣张无比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二百八十七章 嚣张无比

“少主!”听到鬼谷七祸对白衣男子的称呼,人群不由得脸色一变,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白衣男子的身上。天 籁小 』说. ⒉3TXT. 从鬼谷七祸对白衣男子的恭敬态度来看,后者的身份,必定尊贵无比。 “这怎么可能?”而在这个时候,三大传奇察觉到白衣男子的实力,同时目光颤抖,低声惊叫。 他们三人都是剑道强者,自然能看出来,白衣男子是一名绝世剑道妖孽。 这名白衣男子,年纪轻轻,其剑道境界竟然已经达到了神剑体中期! 此境界,和三大传奇一样! 甚至,他周身的剑意,若是只论剑意资质的话,比三大传奇,还要强大。 他在三大传奇的眼中,可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晚辈,但是这种剑道修为,实在令人刮目相看。 “那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君初见心头同样震撼,但却还能保持冷静,目光锁定在白衣男子的身上,沉沉开口。 “鬼奴,你先退下,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了。”白衣男子淡淡开口,示意鬼谷七祸退下。 他竟然直呼鬼谷七祸为鬼奴,光是这个称呼,就能看出他的身份有多高。 “是,少主。”鬼谷七祸微微点头,躬身后退,极为恭敬。 接着,白衣男子这才看向君初见,淡淡说道:“君初见,晚辈名叫天邪少谦。” “你口中之人,正是晚辈的老师。” “老师知道,你不会轻易顺从,所以让晚辈来了。” 天邪少谦,正是白衣男子的名字。 他的声音很平淡,但是却暗含着一种令人厌恶的感觉。 似乎,他没有将任何人看在眼里,连目光都是高高在上的。 虽然他口中自称晚辈,但是对于君初见,却是没有半点尊敬,直呼其名。 他的姿态非常高,好像他来到这里,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天邪少谦,看来你是天邪世家的人。”君初见沉沉开口,目光低沉着,勉强笑了一声,说道:“你很有自信,你们天邪世家的人,历来都是如此。” “不过老夫想知道,你的自信,从何而来?” “你的确是一名惊世骇俗的剑道天才。” “你的剑道境界,足以令在场所有剑者震撼。” “但是你的实力,只有至高神初期。” “恕老夫直言,若是你想和老夫一战,只能是自取败亡。” 人群听到君初见的话,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天邪少谦的剑道境界,的确非常可怕。 但他的武道实力,相对于剑道而言,却是弱了不少,只有至高神初期。 所以,如果论战力的话,天邪少谦不会很强。 至少比起鬼谷七祸以及三大传奇来说,差得远了。 “君初见,你也算是一代剑道名宿,以你的身份,与我对战,你不觉得羞耻吗?”天邪少谦冷笑一声,毫不避讳地说道。 君初见眉头一皱,顿时说不出话来。 以他的身份,和天邪少谦战,的确有些以大欺小。 “君初见,你应该很清楚,如果我今天不能带走那个女孩。”天邪少谦随即诡异一笑,说道:“下一次的话,就是老师亲自来了。” 君初见眼神微微一凝,反问道:“天邪少谦,难道就因为你来了,就想让本盟主拱手交人吗?” “如果你真的这样想,未免太小看本盟主了。” 天邪少谦自恃身份,想要兵不血刃地逼君初见交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不是。”天邪少谦淡淡一笑,高声说道:“在我来之前,老师允许我,可以自作主张一次。” “所以,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跟你赌一次。” “赌?”君初见眼神一颤,问道:“你想怎么赌?” 天邪少谦在这个时候,嘴角扯动一下,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凌声说道:“就赌你们圣天剑盟的新一代剑者,是不是全都是垃圾?” 他的声音很大,在空中激荡开,显然是要让所有人都听到他的话。 人群,瞬间炸开了,愤怒不已。 “这小子太嚣张了!居然说我们圣天剑盟的年轻剑者,都是垃圾!” “是啊,他的天赋很强,但也不能说别人都是垃圾吧。” “这人来自什么天邪世家,一听就不是什么好鸟组织。”qL11 众人议论着,看向天邪少谦的眼神,带着无法压制的愤怒。 剑者都是有尊严,有风骨的,岂能允许比人肆意侮辱! “安静!”但就在此时,君初见却是大喊一声,摆手示意所有人冷静。 随即,他看向天邪少谦,目光很是炽热,问道:“天邪少谦,你不必说一些嚣张的话,直接说,你想怎么赌?” 他知道,天邪少谦很狂。 但天邪少谦的狂,让他看到了一丝转机。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他是不会和天邪世家开战的。 天邪少谦说得没错,即便他这次把鬼谷七祸等人赶走。 但是下一次出现的敌人,必然会更加强大。 他的实力,就算拼上圣天剑盟,也远远不能和天邪世家抗衡。 “很简单。”天邪少谦冷笑一声,眼神睥睨,说道:“我就站在这里,圣天剑盟所有的年轻剑者,都可以向我挑战。” “而且,只要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能够靠近我百米之内,就算我输!” 声音平淡,却透着无与伦比的张狂之意。 嚣张,睥睨一切的嚣张! 人群瞬间再次炸锅,情绪直接沸腾了。 “这小子太张狂了,他以为自己是谁?居然敢挑衅圣天剑盟的所有年轻剑者!” “他的话太狂妄了,我们圣天剑盟这么多天才,难道就没有人能靠近他百米之内吗?” “这小子嚣张的娘胎了,依老子看,他等下会死得很惨!” 义愤填膺的声音,非常暴躁,众人恨不得上前把天邪少谦活活撕了。 但是君初见的眼神,却是猛地一颤,非常惊喜,说道:“天邪少谦,你此话当真?” “我天邪世家的剑者,一言九鼎!”天邪少谦冷冷回应,随即眼神之中涌出一抹怪异之芒,说道:“君初见,你听清楚了。” “如果我输了,我们立即离开这里,而且再也不会踏足云谷圣天。” “如果我赢了,就要带走那个女孩。” “这样的条件,你可同意?” 高亢之声,落在空中,非常张狂。 君初见双瞳骤然一缩,眼中竟是闪过一抹犹疑。 天邪少谦如此自信,一定有所凭借。 这,反而让君初见不得不谨慎决定。 “天邪少谦,你的条件,本盟主同意了!”但是下一刻,君初见便做出选择,高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