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五十二章 何必勉强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三百五十二章 何必勉强

南宫独我目光在聂天的身上扫过,并没有说话,但眼神很是诡异,似乎明白了什么事情。天』籁『小 说. ⒉3TXT. 但他并没有关注聂天太多,随即便将目光放在聂道身上,沉沉说道:“聂家主,联姻的事情不能再耽搁了,祖上定下来的约定,我们一定要遵守。” “南宫家主,你不用提醒我,我知道该怎么做。”聂道脸色低沉着,冷冷回应。 “知道就好。”南宫独我冷笑一声,随即不再停留,直接离开。 南宫凛看着聂天,笑了一声,说道:“聂天,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聂天淡淡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南宫父子离开风云大殿,直接纵身一跃,身影消失在高空之中。 聂道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眉头皱起,脸色并不好看。 “爷爷,你没事吧?”聂天感觉到聂道的情绪失落,不禁皱眉问道。 “我没事,我们进大殿说吧。”聂道勉强一笑,迈步进入风云大殿。 三人进入大殿,各各落座。 “聂天,这位姑娘是谁?”聂道目光扫过君傲晴,不由得朗声一笑,问道。 “她是我的朋友,君傲晴。”聂天淡淡一笑,并没有详细介绍。 聂道淡淡一笑,神识在君傲晴的身上感知一下,苍老的面孔,直接僵硬住了。 足足愣了十几秒钟,聂道才终于反应过来,脸色稍稍缓和,声音有些颤抖地开口道:“她,她的实力竟然是至高神后期。” “嗯。”聂天点了点头,一脸淡然。 聂道如此震撼于君傲晴的实力,也是非常正常。 毕竟,若是以九大域界的武道认知来看,君傲晴简直就是不应该存在的人。 甚至就连聂天,也是妖孽的变态。 原本聂道对聂天的实力提升,已经是震撼无比。 此时他知道了君傲晴的实力,更加震撼。 他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比聂天更妖孽的人。 “聂天,这几年,你受苦了。”片刻之后,聂道冷静许多,长长叹息一声说道。 他知道,聂天的实力能够提升得如此之快,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天赋卓绝,更是因为他毅力常,敢为人所不敢为。 这个世界上的武者,大部分人都是靠修炼来提升实力。 但是有极少一部分人,则是靠不停的历练来提升实力。 聂天就是这极少一部分人中的一个,而且是历练得最成功的一个。 能够走到今天,聂天所经历的生死为难,绝非常人能够想象。 “我没事。”聂天淡淡一笑,随即想到了什么,问道:“爷爷,刚才南宫父子来找你,是为了什么事?我听到南宫家主说联姻的事情,是什么意思?” “唉!”听到聂天的问题,聂道却是长长叹息一声,脸色沉重不少,说道:“聂天,有些事情,我还不能告诉你。” “我只能告诉你,南宫独我来这里,是为了南宫凛的婚事。” 聂天目光一凝,皱眉道:“难道南宫家要和聂家联姻吗?” 他知道,南宫家应该是偏向于神圣议会的,毕竟南宫独秀是神圣议会的副会长。 而风云盟和神圣议会,则是完全对立的存在。 所以南宫家和聂家联姻,就非常奇怪了。 “嗯。”聂道沉沉点头,说道:“南宫凛与聂家的一个女孩有婚约,南宫父子今天来,就是为此事而来。” “爷爷,这件事很为难吗?”聂天看到聂道愁眉不展,继续问道。 聂道又是叹息一声,说道:“那个和南宫凛有婚约的丫头逃婚了,半个月前不见了,我派了很多人去找她,都没有找到。” “逃婚?”聂天目光一凝,突然想到什么,眼神一颤,问道:“爷爷,那个逃婚的女孩,是不是叫聂清婉?” “你怎么知道?”聂道眼神一颤,惊讶地喊了出来,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聂天。 聂家逃婚的女孩,正是叫聂清婉! 但诡异的是,聂天怎么知道聂清婉? 聂天看着聂道,不由得摇头苦笑一声,说道:“爷爷,数天之前,我在封魔城遇到聂清婉了。” “啊?”聂道愕然一愣,直接激动地站了起来,说道:“那她现在在哪?” “在我身边。”聂天说着,拿出九极,心念一动,将聂清婉放出来。 “聂天,你这个混蛋!”聂清婉刚刚出来,便是直接大骂,但当她站稳身形,猛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苍老面孔,整个人一下僵住了。 “小婉!”聂道看着聂清婉,老脸一沉,眼眶似乎要涌出泪珠了。 “爷,爷爷。”聂清婉怔怔地看着聂道,半天才反应过来,小脸瞬间变得煞白,非常难堪。 聂天看向聂清婉,确认了后者的身份。 这么看来,聂清婉的确是聂天的族妹,而且还是堂妹。 下一刻,聂清婉马上反应过来,身影一动,转身就跑。 “聂清婉,你给我站住!”聂道猛然怒吼,声如惊雷,响彻整个大殿。 聂清婉身影一滞,双腿犹如灌注了万钧铅沙,再也迈不动步子。 “爷爷!”她随即转身,眼眶之中已是泪珠满满,咬着嘴唇说道:“我不会嫁给南宫凛!” 一字一句,非常决绝。qL11 聂道老脸一沉,僵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聂天看到这一幕,不禁眉头皱起,看着聂道,说道:“爷爷,既然清婉不愿意嫁,你又何必勉强她。” “就算南宫凛和清婉有婚约,我们悔婚就是了。” “以风云盟的实力,难道南宫家还敢打上门来吗?” 风云盟的实力,远胜南宫家,就算是悔婚,也应该没什么事。 但是聂道却是一副沉重的样子,这让聂天非常不解。 “聂天,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啊。”聂道长长一叹,整个人竟是一下苍老了许多。 聂天一脸疑惑,说道:“爷爷,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聂道愣在原地,思考了很久,才说道:“南宫凛和清婉的婚约,是聂家先祖定下来的,就算我是聂家家主,也不能更改啊。” “嗯?”聂天目光一凝,不由得愣住。 聂家先祖应该是几十万年前甚至更早时候的人物,而聂清婉只有二十来岁。 聂家先祖怎么能决定聂清婉的婚事呢? 聂道的话,让聂天越来越糊涂了。 “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聂天实在忍不住心中好奇,沉沉问道。 “唉!”聂道长叹一声,道:“或许有些事情,也该是让你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