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七十四章 如你所愿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三百七十四章 如你所愿

现场,陷入死一般的静寂。天』籁『小 说. ⒉3TXT.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聂天和八城主林一彪的身上。 聂天的神情,平静淡然,没有一丝紧张和不适。 而林一彪则是脸色青,接着白,最后又转绿了。 他堂堂一座主城之主,却被一个小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辱骂成最白痴的。 这份羞辱,让他如何忍得了! 他的身躯在颤抖,这是暴怒前的征兆。 人们甚至能够清晰地听到,林一彪沉重的喘息声。 “小崽子,你找死!”突兀地,林一彪怒吼一声,眼神之中怒射出两道寒芒,全身气势如海浪般升腾而起,一步踏出,一掌轰然拍出,直直地向着聂天狂压过来。 人群目光为之一颤,神情惊骇无比。 谁都没有想到,林一彪竟然不顾身份,直接向聂天出手。 聂天站在原地,目光沉静地看着林一彪,竟是没有半点畏惧,反而是更加的冷蔑轻视。 “林一彪,你当老夫是摆设吗?”就在此时,一道雄浑的怒吼声响起,随即一道更为可怕的掌影出现,直接将林一彪的一掌挡下。 林一彪身影微微一晃,竟然被逼得倒退数步。 他猛然稳住身体,看到面前站着的人,正是驭灵师。 驭灵师目光沉沉地盯着林一彪,冰冷森寒。 聂天是第七主城保住主城之位的屏障,他岂能让其他人伤到聂天。 “七城主,你给我退开!”林一彪冷冷怒吼,一双眼睛如狂兽一般,恨不得将聂天生吞了。 “退开?”驭灵师冷笑一声,说道:“林一彪,该退开的人是你!” “你好歹也是一城之主,竟然在暗海狩猎这种场合,对一个晚辈动手,不觉得羞耻吗?” 人群听到驭灵师的话,纷纷目光一凝,不禁低声议论起来。 “八城主可是一座主城的城主,公然向第七主城的狩猎者出手,的确有些以大欺小了。” “八城主也是怒极了,那第七主城的小子,说话太气人,直接骂八城主是最白痴的,是个人都受不了啊。” “第七主城虽然势弱,但是七城主可不是什么软柿子,我看八城主未必是他的对手啊。” 众人议论纷纷,一句一句落入林一彪的耳中,让他的一张老脸,更加涨红。 暗海狩猎是暗海黑狱的大事情,在这种场合与一个晚辈动手,的确有**份。 但是林一彪被聂天当众辱骂,根本咽不下这口气。 “七城主,你第七主城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辱骂本城主,你难道不该管教一下吗?”林一彪冷静一些,高声斥道。 “辱骂你,是你自找的!”不等驭灵师说话,聂天便冷冷开口,说道:“如果不是你先挑衅,我会骂你吗?” “我们第七主城的狩猎者实力如何,是我们自己的事情,用不着其他人说三道四!” 说着,聂天目光扫过所有人,直接说道:“你们这些狩猎者,实力很强吗?” “我就站在这里,有谁觉得比我强,大可以上来挑战,我聂天奉陪到底!” 张狂的声音落下,好似惊雷一般,震得所有人都是一愣,随即便全场骚乱起来。 “这个银毛小子好嚣张啊,竟然大言不惭地,敢接受任何人的挑战!” “这小银毛说别人是白痴,我看他自己才是最白痴的,他公然挑衅这么多人,不是在找死吗?” “这小子只有至高神后期的实力,在场的狩猎者,随便抓一个都是至高神巅峰强者,哪一个不能碾压他啊?” 众人目光阴冷地看着聂天,毫不掩饰心中的蔑视。 在场之人,有一半都是至高神巅峰强者,武道修为的确在聂天之上。 聂天这么张狂地放话,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嚣张过头了。 “大话谁都会说,有谁不服的,上来挑战就是!”聂天冷冷一笑,目光扫过所有人,气焰相当嚣张。 他本不想这样,但是这些人太小看人了。 最关键的是,这些人把聂清婉当成笑话,这才是聂天无法忍受的。 既然你们觉得自己很强,那我聂天就用实力证明,我比你们都强! 聂天神识感知过周围所有的人,除了城主级别的人之外,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嚣张的小子,让我会会你。”这个时候,一道森寒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身影出现,肃杀的目光锁定在聂天的身上。 这个家伙,体型相当夸张,和金大宝有的一比。 而且他的容貌,和林一彪有几分神似,一看就知道,是林一彪的种。 他的确是林一彪的儿子,名为林旗英,正是第八主城这一次暗海狩猎的队长。 “少城主,杀鸡焉用宰牛刀,你在旁边看着,让属下宰了这小子。”而在此时,林旗英的身边转出一个人,一脸低沉地说道。 林旗英目光一沉,似乎有些不高兴。 他想用聂天,来向所有人证明他的实力,这个家伙不开眼,想抢他的风头,他当然不开心了。 “旗英,你用不着出手,让林喜上。”但是这个时候,林一彪却是开口了,淡淡说道。 林旗英愣了一下,不太明白林一彪为什么制止他。 但他不好违逆林一彪的意思,转身看向林喜,说道:“小喜子,好好跟这小子玩玩,不要让他死得太轻松,本少爷喜欢看着他慢慢地死。” “少城主放心,属下明白。”林喜嘿嘿一笑,当然明白林旗英的意思。qL11 林旗英不想让聂天死得太痛快,要慢慢地把聂天折磨死。 林喜一步踏出,跃上高空之中。 聂天的身影几乎同时出现,与林喜对峙而立。 “小子,你说我是先断你的手好呢?还是先断你的脚好呢?”林喜目光阴冷地看着聂天,嘿嘿笑道。 “你说呢?”聂天嘴角扯动一抹淡淡的笑,反问道。 “嗯,还是先断手好了。”林喜嘿嘿一笑,眼神一沉,杀机毕露。 “如你所愿。”聂天的脸色,也在同一时刻变了,喃喃说出四个字。 “嗯?”林喜在一瞬之间觉察到不对,目光猛然一凝。 “唰!”然而就在此时,聂天的身影动了,随即一道凌厉如电的剑影如惊虹一般,倏然而出,飞掠过去。 林喜只看到眼前寒芒一闪,下一刻便感觉到手臂传来剧痛。 “我的手!”他低头一看,整条手臂竟然不见了,顿时杀猪般地惨嚎起来。 他想先断聂天一只手,聂天却是在他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直接断了他一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