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八十九章 暗鸦剑印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三百八十九章 暗鸦剑印

聂天望着白凤鸣,眉头皱起,不敢有丝毫大意。天 籁小 『说.『⒉3TXT. 白凤鸣似乎释放了某种符文,竟然能从水层之中吸收力量。 聂天感觉到,白凤鸣周身的符文,有着某种吞噬属性,非常诡异。 “这是一个剑印!”而在此时,小肥猫的声音响起,紧张说道。 “剑印?”聂天愣了一下,他从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剑印。 一般的剑印,都带着浓烈的剑意气息,但是白凤鸣的剑印,剑意气息很弱,非常古怪。 “聂天,他的剑印是一种吞噬属性的剑印,而且还带有微弱的时空属性。”小肥猫再次提醒,神情紧绷着,显然很为聂天担心。 聂天脸色变得有些难堪,他没有想到,白凤鸣的剑印,竟然是如此怪异。 一种吞噬属性的剑印,还带着时空属性。 怪不得,聂天刚才感觉到,白凤鸣的剑意,能够和水层折叠空间,完美地契合。 之前第一次见到白凤鸣的时候,聂天并没有在后者的身上感觉到任何剑意气息。 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当时的白凤鸣,把全部剑意,都隐藏在体内剑印之中了。 “聂天,接下来的一招,要你的命!”就在这个时候,白凤鸣周身的剑印符文狂暴到了极点,全身的剑意也澎湃到极致。 在这一刻,甚至连四周的水层都在向着白凤鸣塌陷,好像他就是这一片天地的主宰者一般。 “白凤鸣他,怎么会这么强?”一旁的袁烈等人,完全看呆了,脸色呆滞,心中惊叫道。 袁烈认识白凤鸣这么长时间,从来不知道,后者的实力原来这么可怕。 他一直以为,白凤鸣只是比他强一点点。 但是现在看来,白凤鸣一直隐藏着实力。 若不是为了杀聂天,白凤鸣估计也不会显露出真正的实力。 “聂天,这一招,本来是为厉绝魂准备的,现在却要用在你身上了。”白凤鸣全身的气势狂暴无比,变得越来越恐怖,他冷冷开口,说道:“能够死在这一招之下,你一点也不冤。” 厉绝魂! 白凤鸣提起了一个名字,原来他隐藏实力,是为了在关键的时刻,杀厉绝魂。 白凤鸣是第二主城的人,而厉绝魂是第一主城的人。 看起来,第二主城对第一主城,有着不臣之心。 白凤鸣想杀厉绝魂,明显是为了能够让白家所统治之城,成为第一主城,让他的父亲,成为暗海黑狱的暗皇。 不过他现在提前显露出了实力,也就没有这么多顾忌了。 此时的白凤鸣,已经做好了决定。 等他杀掉聂天之后,在场的其他人,也必须死。 就连袁烈,他也会亲手杀掉! 他的父亲经常教导他的一句话就是,做大事的人,一定要心狠手辣! 既然袁烈等人知道了他的真正实力,那就必须牺牲掉。 不过他所决定的一切,先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杀掉聂天。qL11 如果他连聂天都杀不掉,何谈再去杀袁烈等人。 “暗鸦吞日!”下一刻,白凤鸣厉吼一声,全身的剑意竟是凝聚成一只巨大的黑鸟,正是他的剑印之形,暗鸦! 他体内的剑印,名为暗鸦剑印,是一个拥有恐怖吞噬能力的强大剑印,同时还带着不弱的时空属性。 下一瞬间,暗鸦张开黑色羽翼,竟有数千米之长,好似遮天幕布一般,向着聂天滚滚压过来。 “轰!轰!轰!······”顿时,水层受到冲击,掀起恐怖的巨浪,四周数万米之内的水域都在剧烈地摇晃着,好似要海啸一般。 “好可怕!”袁烈等人感受到暗鸦的可怕的气势,身影纷纷后退,眼神惊骇不已。 此刻白凤鸣所显露出的实力,比很多主城城主还要强,已经是接近于神境巅峰的实力。 聂天感受到庞然无边的气势压过来,顿时脸色一变。 他没有想到,白凤鸣竟然隐藏了如此可怕的实力。 若是早知道是这样,当初他有机会的时候,就应该将白凤鸣直接灭杀! 但是现在后悔,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面对白凤鸣的致命一击,聂天并不畏惧,他体内九道龙脉疯狂运转,顿时一股股磅礴的龙气狂涌而出,他的背后出现赤红雷霆海洋。 “吼!”就在暗鸦之影轰压下来的瞬间,雷霆海洋之中,一头庞然巨龙出现,狂暴的龙吟之声,响彻起来。 聂天身影猛然后退,雷霆巨龙庞然的身躯翻滚而出,直接冲破巨浪,向着暗鸦之影冲撞过去。 “轰隆!”下一刻,暗鸦之影和庞然巨龙对撞在一起,庞然无边的力量激荡开,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轰!轰!轰!······”一刹那之间,更为可怕的巨浪翻滚起来,竟然好似狂风一般,疯狂冲击。 在这一刻,四周折叠的空间竟然被狂力生生地扯开。 所有人都能明显地感觉到,空间正在扩大。 这种感觉非常诡异,好似武体被一股力量拉扯着,下一刻就要被撕裂一般。 “轰隆隆!嗤嗤嗤······”下一刻,更为暴烈的声音响起,刺耳的轰鸣声激荡在水层之中。 这两股力量太可怕了,谁都无法将对方瞬间毁灭,竟然在猛烈地僵持着。 众人目光颤抖着,看到那两道庞大的身影,在相互吞噬着,撕裂着,都想将对方摧毁。 “这两个人,好可怕!”袁烈等人心头震撼不已,神情完全是惊骇的。 白凤鸣隐藏了实力,此刻彻底开启体内剑印,爆出毁天灭地的力量。 而聂天,竟然也隐藏着力量,此时竟然释放出龙气,正面对抗白凤鸣。 白凤鸣和聂天两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可怕! 袁烈此时才知道,他与聂天和白凤鸣的差距,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这两个人,任何一人都有秒杀他的实力! 此时他想到自己当初和聂天的战斗,额头不由得渗出豆大的汗珠。 如果当时聂天愿意的话,他根本没命活到现在。 “轰隆!嘭!喀喀喀······”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炸裂的声音响起,随即便是一声闷响,那头可怕的龙影终于支撑不住,瞬间开始崩碎。 磅礴的龙气在一瞬之间溃散,化作滚滚狂力,肆虐在水层之中。 可怕的狂浪激荡不止,正片水域好似沸腾了一般,不停地翻滚着,极为骇人。 “嘭!”下一刻,一声闷响传出,一道身影倒飞出去,在水层之中划出一道血色淋淋的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