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九十章 杀意凌然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三百九十章 杀意凌然

“聂天!”袁烈等人眼神一颤,随即看清楚倒飞而出血色身影,齐齐惊骇一声。天籁小说. ⒉3TXT. 就在巨龙之影崩碎的瞬间,聂天的身影也倒飞出去。 正面的对拼之下,聂天还是弱了一些。 他的身影被无尽的狂浪击打着,好似风中残叶,随时都要凋零崩碎。 “哈哈哈!”狂暴翻滚的气浪之中,白凤鸣的狂笑声响起,显得极为暴戾,叫道:“聂天,你竟敢和我暗鸦剑印正面对抗,真是不知死活!”qL11 “现在就让你明白,你我之间,谁才是弱者!” 张狂暴戾的声音,不可一世,凶狠无比。 在这一刻,白凤鸣眼神骤然一变,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冰冷杀机。 “给我死!”下一刻,他如同野兽一般嘶吼一声,水层之中的暗鸦之影,猛然而动,如同坠落的黑色山岳,向着聂天绝杀而去。 “白凤鸣,你高估自己了!”然而就在此时,聂天的身影竟是猛然停住,身影屹立在那,冷冷说道。 “轰!嘭!”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那可怕的暗鸦之影竟是轰然一震,随即直接崩碎,化作无数符文,消散在水层之中。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白凤鸣猝不及防,一下呆滞住。 他的暗鸦剑印,明明压制了聂天,为什么却在绝杀一刻,瞬间崩碎呢? 这是白凤鸣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眼前的一幕,出了他的预料。 刚才的时候,聂天究竟做了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袁烈等人也愣住了,完全不知道眼前的一幕是什么情况。 所有人都看到,白凤鸣占据了绝对的压制优势。 但是为什么,那可怕的暗鸦之影,竟然在瞬间崩碎了? “聂天,你到底做了什么?”下一刻,白凤鸣厉吼一声,声音尖锐,显然是狂怒到极点。 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暗鸦剑印,竟然会被聂天破掉。 他韬光养晦这么久,暗鸦剑印是他最恐怖的底牌,乃是为杀厉绝魂而准备。 他为了杀聂天,使用了暗鸦剑印,但眼前的结果,却是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暗鸦剑印虽然重伤聂天,却没能杀掉聂天,甚至还被聂天破掉了,这是白凤鸣无法接受的事情。 “白凤鸣,你以为只有你拥有时空之力吗?”聂天冷冷一笑,身躯一震,荡尽全身血污,周身释放着凌厉之气。 “什么意思?”白凤鸣先是一愣,但随即便是眼神一颤,似乎明白了什么,惊骇道:“那道巨龙之影,刚才燃烧的火焰,是一种时空属性的力量?” 刚才的时候,聂天所凝聚的巨龙之影,周身燃烧着可怕的火焰之力。 白凤鸣觉察到了不对劲,但他没有在意,只是以为,那火焰是龙气燃烧所致。 但此时他却明白了,那火焰是一种时空力量。 “白凤鸣,你还不算太笨。”聂天冷冷一笑,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刚才的对拼,他不仅使用了龙气,而且使用了宇宙边界的力量。 不得不说,白凤鸣的暗鸦剑印确实可怕,直接把折叠的空间拉伸开,爆出恐怖的力量。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给了聂天破掉暗鸦剑印的机会。 赤红巨龙与暗鸦剑印对抗的时候,宇宙边界渗入暗鸦之影中,直接破坏了暗鸦剑印。 所以白凤鸣再次使用暗鸦剑印的时候,暗鸦之影无法维系,直接崩碎! “这不可能!”白凤鸣目光骤然一颤,怒吼一声,但下一刻便想到了什么,惊骇道:“难道你释放的火焰,是传说中的第一魔火,宇宙边界!” “看来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些。”聂天戏谑一声,淡淡道:“刚才的火焰,的确是宇宙边界。” “你······”白凤鸣眼神颤抖着,好似一头即将暴走的蛮兽,厉吼道:“你凭什么能够拥有第一魔火!” “这······”而在另一边,袁烈听到聂天的话,则是直接神情呆滞了,好似木头一般,僵硬原地。 因为他知道,聂天的体内,还有另外一个魔火:第二魔火,虚无之心! 宇宙边界和虚无之心,并称为至尊双火。 聂天的体内,竟然同时融合了至尊双火! 袁烈想到这一点,心头不由得一颤,顿时感觉尾巴骨都是凉的。 他做梦都想不到,聂天竟然同时拥有至尊双火。 “这个家伙,好可怕!”袁烈心中惊骇一声,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流到了脸颊之上。 “白凤鸣,你的暗鸦剑印被破,你还有什么力量?”这个时候,聂天冷然开口,眼神凌厉肃杀。 “聂天,你猖狂什么?”白凤鸣厉吼一声,狂怒道:“你已经被我的暗鸦剑印重创,还能撑多久?” “杀你足够了。”聂天冷然一笑,全身剑意汹涌而起,在水层之中激荡着,非常恐怖。 白凤鸣见状,眉头一皱,心中惊骇都写在了脸上。 他没有想到,聂天的武体竟然这么强悍,在被重创的情况之下,竟然还能爆出如此可怕的剑意。 此时此刻的聂天,双目之中杀机沉沉,整个人杀意凌然! “白凤鸣,准备受死吧。”下一刻,聂天冷声开口,随即身影一动,星辰天斩狂斩而出,一道庞然剑影,如怒龙咆哮,呼啸奔腾,向着白凤鸣狂压过去。 白凤鸣目光一凝,反应很快,直接一剑刺出。 “轰隆!”两道剑影对撞,但其中一道剑影,却是直接崩碎。 “嘭!”随即,一声闷响传出,白凤鸣的身影直接倒飞出去。 他人尚未稳住,便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在没有暗鸦剑印的情况下,白凤鸣的剑意,显然要弱于聂天。 “可恶!”白凤鸣勉强稳住身体,眼神惊骇不已,转身看向袁烈等人,低吼道:“袁烈,你还在等什么?” 袁烈猛然反应过来,好似如梦初醒一般,直接吼道:“所有人听令,一起出手,诛杀聂天!” 聂天猛然转身,目光森寒如冰,扫过袁烈等人,冷蔑道:“就凭你们吗?” 袁烈心头一寒,但随即便镇定下来,冷冷道:“聂天,你受伤很重,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你可以试试。”聂天冷笑一声,眼神之中的杀意,更显浓烈。 “袁伟,出手!”袁烈眉头一皱,自己不敢出手,竟是对身边的袁伟吼道。 袁伟愣了一下,随即感受到袁烈眼中的怒意,吓得他脸色煞白。 “刚才救了你一命,你却不知道惜命,那就怪不得我了。”聂天猛然转身,目光如寒芒,牢牢锁定在袁伟的身上,杀意浓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