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零九章 血腥清洗 - 万古天帝

第两千四百零九章 血腥清洗

“暗皇禁卫?”聂天听到杨琦的惊叫声,不禁眉头一皱,一脸疑惑。天籁小说.』⒉3TXT. 暗海狩猎不是还没有结束吗? 为什么暗皇禁卫会出现在这里? 暗海狩猎,只允许年轻武者参加,而这些暗皇守卫,显然都是年纪偏老的武者。 他们没有参加暗海狩猎的资格,为什么会出现? “暗皇禁卫出现了,看来暗皇已经知道,厉绝魂死了。”烈焰九锋眼角抖动一下,目光沉沉地说道。 聂天看了烈焰九锋一眼,立即明白后者的意思。 暗皇禁卫出现,最大的可能就是,暗皇知道厉绝魂死了,所以派出禁卫进入狩猎海域,为厉绝魂报仇。 聂天很奇怪,暗皇怎么知道,厉绝魂已经死了。 或许暗皇与厉绝魂之间,有着特殊的联系,所以知道厉绝魂死了。 “动手!”十几名暗皇禁卫,如杀的眼神盯着聂天等人,没有任何废话,直接低吼道。 聂天嘴角扬起一抹冷冽,冷然说道:“就凭你们吗?” 虽然这十几名暗皇禁卫实力很强,但尚不足以让聂天忌惮。 “杀!”暗皇禁卫眼神一冷,直接低吼一声,其中一人身影一动,骤然出手,一掌拍出,向着聂天轰然压下。 聂天冷笑一声,眼神一沉,手中出现星辰天斩,一剑狂斩而出。 “嘭!”下一刻,一声闷响传出,那名出手的暗皇禁卫,直直地倒飞出去,身影尚未落下,便无法承受恐怖的剑意,身躯直接炸裂,化作一片血光消散。 “这······”骤然生的一幕,让十几名禁卫齐齐倒吸一口凉气,身影几乎是下意识地后退。 他们眼神惊骇地看着聂天,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 聂天明明只是一名至高神中期武者,为什么实力会这么强? 那名被杀掉的禁卫,可是实打实的至高神巅峰武者,就这么被一名至高神中期武者一剑秒杀。 这一幕,实在太诡异了。 “还杀吗?”聂天目光森寒地扫过十几名暗皇禁卫,冷蔑笑道。 十几名暗皇禁卫被聂天的眼神扫过,神情同时一滞,惊骇至极。 他们此时,竟然有一种小绵羊被恶狼盯上的感觉。 “退!”十几名暗皇禁卫,几乎在同一时刻反应过来,低吼一声,声音齐刷刷地后退。 “现在想退,退的了吗?”聂天见状,一声冷笑,身影一动,星辰天斩横扫而出,数道剑影呼啸而出,追魂索命! “嘭!嘭!嘭!······”随即,一阵闷响声传出,十几道身影瞬间倒飞出去,在水层之中激起一片血色狂浪。 聂天一剑之下,瞬间秒杀十几名暗皇禁卫! 这些暗皇禁卫都是至高神巅峰强者,对于寻常的狩猎者而言,是致命的威胁。 但他们在聂天的面前,却是没有半点威胁可言。 如果他们正面和聂天一战,或许还能坚持一时半刻。 他们选择逃跑,那就根本是找死。 南宫凛等人在一旁看得一愣,没想到聂天的实力竟然如此强悍。 聂天杀掉暗皇禁卫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旋即迈步走出断魂谷。 既然厉绝魂已死的消息,暗皇已经知道了,那么接下来这一片水域,势必将迎来一场血腥清洗。r6i 厉绝魂是暗皇之子,又是九妖之,对于暗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聂天等人杀了厉绝魂,暗皇岂会放过他们! 走出断魂谷,聂天等人去往另外一片海谷。 片刻之后,聂天便察觉到不对,眉头不由得皱起。 “聂天大人,你有没有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一路之上,我们一个人都没有遇到?”杨琦在聂天身后,忍不住问道。 “若是我猜的不错,那些狩猎者,已经全部死了。”聂天还没有说话,烈焰九锋的便冷冷开口,眼神之中带着玩味说道。 “死了?怎么死?”杨琦一脸呆滞,愕然问道。 “当然是被暗皇禁卫杀掉了。”烈焰九锋嘴角扯动一抹冷冽笑意,淡淡说道。 他此时的神情非常淡然,好似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但是对于杨琦而言,烈焰九锋的话,却好似晴天霹雳,让他整个人一下愣住,呆滞原地,半天说不出半句话。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看了烈焰九锋一眼,轻轻叹息一声。 其实他早就现了异常,这一路之上,一个狩猎者都没有遇到,这很不正常。 此时是暗海狩猎的第八天,距离结束还有数天时间,本应是最激烈的时刻。 但是整片海域,却是静悄悄的,出奇的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种情况,当然很奇怪了。 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所有的狩猎者,都被杀了。 那么杀掉狩猎者的人会是谁呢? 答案不言而喻,当然是暗皇禁卫。 聂天猜想,厉绝魂的死,肯定让暗皇勃然大怒,最后一怒之下,派出暗皇禁卫,在狩猎海域,进行一场血腥清洗。 怪不得,刚才的那些暗皇禁卫,看来他们之后,根本什么都不问,直接就杀。 只是很可惜,他们根本不知道聂天有多强大。 此时此刻,整片狩猎海域,已经经历过一次大清洗。 这次大清洗非常可怕,绝大多数的狩猎者都被杀掉了。 “啊!”这个时候,杨琦突然怪叫一声,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说道:“我知道了,暗皇大人血洗这片海域,肯定是为厉绝魂报仇!” 聂天眉头挑了一下,眼神同情地看了杨琦一眼,后者的反应真是让人担忧。 “暗皇肆意屠杀狩猎者,这不是在破坏暗海狩猎的规矩吗?”君傲晴美眸闪烁一下,不禁说道。 聂天苦笑一声,说道:“暗皇是整个暗海黑狱地位最高的存在,在暗海黑狱,他可以不问理由地做任何事。” “就算他把我们杀光了,也没有人敢质疑他。” “暗海狩猎对暗皇而言,只不过是一个游戏而已。” “如果游戏没有朝着他所预料的方向展,那这个游戏,也就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君傲晴看着聂天,黛眉微微蹙紧。 她没有想到,原来事情还可以这样。 聂天笑了一下,君傲晴毕竟是没有太多经历的人。 说到底,她还是一个小女孩而已,有些事情看不穿,并不奇怪。 “聂天大人,现在清洗快要结束了吧。”杨琦慢慢冷静许多,说道:“我们应该安全了吧。” “安全?”聂天扫了他一眼,说道:“这次清洗,我们才是最大的目标。只要我们不死,清洗就不会结束。” “这······”杨琦一下愣住,僵硬在原地。 “嗯?”就在这个时候,聂天突然感知到什么,脸色微微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