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二十六章 不臣之心 - 万古天帝

第两千四百二十六章 不臣之心

聂天望着驭灵师手上的地图,眼神不由得一颤。天』籁小 说.『⒉3TXT. 驭灵师此时所看的地方,正是地图上的那一片无主之地,暗海黑狱的第一禁地,暗海之心! “城主大人,你的意思是说,我母亲会被囚禁在暗海之心?”片刻之后,聂天冷静下来,望着驭灵师问道。 驭灵师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说道:“老夫也不确定,只是感觉,令堂大人这么重要的囚犯,暗皇一定不会将其囚禁在别处,极有可能囚禁在暗海之心。” 聂天目光微微颤抖着,眼神之中涌动复杂的神芒。 之前的时候,他曾经猜测,七杀就被囚禁在暗海之心。 但是七杀的突然出现,似乎说明,他并没有被囚禁在暗海之心。 而驭灵师说过,暗海之心是用来囚禁最重要最危险的敌人。 如果有谁比七杀更重要,聂天只能想到一个人,那就是他的母亲,戚武云袖。 迄今为止,聂天还不知道暗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但他知道,暗皇非常想要得到他的神魔元胎。 既然是这样,那么暗皇也一定很想得到极魔之胎。 聂天甚至很担心,戚武云袖的极魔之胎,已经被暗皇夺走了。 毕竟七杀的双瞳,就被暗皇抢走了。 “暗海之心,母亲一定被囚禁在暗海之心!”聂天越想越觉得可能,眼神颤抖着,心中重重说道。 “聂天小友,你冷静一点。”看到聂天神态有异,驭灵师眉头紧皱着说道:“现在就算知道令堂被囚禁在暗海之心,我们也不能轻举妄动。” “暗皇是整个暗海黑狱的至高存在,整个暗海黑狱之中,没有多少人见识过他的真正实力。” “传闻之中,大约二十万年之前,暗海黑狱曾有一次暴动。” “十几位主城城主,想要推翻暗皇,他们联手攻上暗皇大殿,眼看着就要成功了。” “但最后的结果却是,这十几人,被暗皇一招灭杀!” “这个传闻,虽然不知道真假,但足以证明,暗皇实力之强。” 说到这里,驭灵师眼神从聂天身上扫过,说道:“恕老夫直言,你的实力在暗皇的面前,不值一提。” 聂天听着驭灵师所说,情绪稳定许多。 驭灵师说的没错,他的实力太弱了,别说与暗皇一战,就算是遇上普通的主城城主,他多半要输。 实力的差距,让聂天不等不冷静。 接下来,他想要救出母亲,绝对不是轻松的事情。 “城主大人,你对暗皇有多少了解?”思考了一下,聂天突然问道。 驭灵师不由得一愣,有些奇怪地看着聂天,但还是说道:“暗皇是暗海黑狱的主宰者,但他的真正面目,却是很少有人知道。” “据说暗皇有一个怪癖,他极少离开暗皇大殿,除非暗海黑狱生危急的事情,比如之前的七杀事件。” “通常情况下,暗皇从不离开暗皇大殿半步。” “嗯?”聂天眉头皱了一下,暗皇的这个习惯,倒是有些奇怪。 不过聂天所问的,并不是这方面的信息,他想知道,暗海黑狱各个主城的城主,对暗皇是否绝对忠诚。 “城主大人,你可动过当暗皇的心思。”想了一下,聂天不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驭灵师听到聂天的话,眼神不由得一颤,随即便是苦笑一声,说道:“当然有过。不避讳地说,十七主城的城主,甚至是附庸之城的城主,都想当暗皇。” “只不过现在的暗皇,已经统治暗海黑狱几十万年,其实力深不可测,第一主城的位置,安稳如山。” “所以就算其他城主有不臣之心,也不敢显露出来。” 聂天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喃喃说道:“原来是这样。” “聂天,你在想什么?”驭灵师见聂天神色有异,似乎在密谋着什么,谨慎问道。 “城主大人,我想联合其他的城主,共同对抗暗皇。”聂天目光一定,沉沉说道。 “这······”驭灵师眉头皱起,脸色有些为难。 聂天提出的这个建议,不是不行,但是难度很大。 暗海黑狱共有十七座主城,八十三座附庸之城。 十七位主城城主之间,互相都不服气,而且各自之间,都有很深的仇恨。 想要把十七位城主联合在一起,几乎不可能。 “城主大人不用担心,我自然有办法让诸位主城城主联合。”聂天看出驭灵师的担忧,自信一笑说道。 驭灵师眉头皱起,不知道聂天哪里来的这么大自信。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陪你走一趟。”驭灵师重重点头,准备陪聂天一起去见各个城主。 他现在已经成了暗皇要杀之人,只能选择和聂天站在一起。 如果暗皇不死,暗海黑狱就没有驭灵师容身之地。qL11 “聂天小友,你准备先去找哪位城主?”随即,驭灵师目光微微闪烁一下,问道。 “除了第一主城之外,最强的是不是第二主城?”聂天嘴角扯动,若有所思地问道。 驭灵师点了点头,却是说道:“第二主城的城主叫白玄冰,此人城府极深,是个厉害角色,你要去找他吗?” “白玄冰是么。”聂天沉吟一声,立即想到了另一个人,淡淡一笑道:“白凤鸣是白玄冰什么人?” “白凤鸣是九妖第三,白玄冰之子。”驭灵师眉头一皱,不知道聂天为什么会突然提起白凤鸣。 “这么看来,白玄冰早就有不臣之心了。”聂天淡淡一笑,眼神怪异。 “为什么这么说?”驭灵师有些疑惑,不禁问道。 “白凤鸣此人,隐藏了实力,想在暗海狩猎的时候,杀了厉绝魂。”聂天眼珠转动,淡淡说道:“既然他有杀厉绝魂之心,那就证明,第二主城想对第一主城动手。” 驭灵师双眉一皱,愕然道:“你怎么知道?” 聂天笑了一声,道:“暗海狩猎之时,我与白凤鸣一战,他正是死在了我的手上。” 驭灵师眼神一颤,之前聂天告诉他暗海狩猎的一些事情,但说得很简单,有些细节的事情,并没有说。 他没有想到,聂天居然杀了白凤鸣! 其实说起来,白凤鸣的确是因为聂天而死,但亲手杀他的人,不是聂天,而是君傲晴。 白凤鸣是被君傲晴,一剑秒杀! “聂天小友,你不会是想去第二主城吧?”驭灵师觉察到聂天眼神有些诡异,不禁想到什么,愕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