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六十七章 确实太弱 - 万古天帝

第两千四百六十七章 确实太弱

演武场上,暴怒的声音响起,众人的目光齐齐一转,看向声源之处,正是玉青郎。天 籁小 』说. ⒉3TXT. 玉青郎满脸涨红,全身怒意杀意涌动,一双眼睛凶狠如杀地盯着聂天,恨不得将后者生吞活剥! “是他!”众人猛地一愣,纷纷反应过来,望着聂天齐齐惊叫一声。 玉青郎脸上的两道剑痕,是一名银武者留下。 而聂天,正好是一头银。 玉青郎此时这么愤怒,无疑说明,聂天就是那个在他脸上留下剑痕的人! “臭小子,你居然敢来玉家!”玉青郎再次暴吼一声,随即身影一动,竟是直直地扑了过来,人在半空之中,直接对聂天出手。 聂天先是一愣,随即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没想到竟然遇到玉青郎了。 刚才的时候,他的注意力一直被玉忌无双吸引,根本没有在意其他人。 “放肆!”下一刻,一瞬之间,玉青郎的攻击尚未落下,一道低沉的怒喝声便响了起来。 “嘭!”随即,一股凌空气劲落下,一声闷响传出,玉青郎的身影直接倒飞出去,重重在咋在地上。 所有人猛地一愣,纷纷眼神一颤,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此时向玉青郎出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玉家家主玉生霖。 但是,玉生霖可是玉青郎的父亲啊! “爹,你这是干什么?”玉青郎腾地爬了起来,两只眼睛瞪得老大,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玉生霖。 很明显,玉生霖刚才只是阻止玉青郎,并没有伤后者。 “小畜生,本家主还想问,你在干什么?”玉生霖眼神一沉,随即看到玉生霖脸上的两道剑痕,顿时脸色变得低沉似水。 以他的聪明,马上想明白一切。 毫无疑问,玉青郎脸上的剑痕,绝对是拜聂天所赐。 但是现在,聂天可是玉家的贵客,玉生霖当然不敢得罪。 别说聂天只是在玉青郎身上留下两道剑痕,就算是把玉青郎杀了,玉生霖也未必敢说什么。 “爹!这个小子挑衅玉家,孩儿脸上的剑痕,就是他留下的啊!”玉青郎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一脸苦相,眼里快挤出眼泪了。 其他人眼神微微一颤,随即看向玉生霖,等着后者做出反应。 讲道理的话,此时的玉生霖应该暴怒,然后对聂天直接下杀手! “孽子,你到底做了什么,惹得聂天小友这么生气?”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玉生霖却是脸色一沉,怒斥玉青郎。 所有人一下愣住,都是大眼瞪小眼,完全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玉青郎也惊呆了,眼神呆滞着,竟然说道:“爹,你是不是糊涂了啊,我是青郎啊,我是你儿子,这个小子在我脸上留下了剑痕啊,这是在侮辱我,侮辱整个玉家啊!” “放肆!”玉生霖看了聂天一眼,随即暴吼一声,直接指着玉青郎说道:“你这孽子,给我跪下!” 玉青郎双瞳一颤,随即感受到庞然气势压过来,双膝一软,噗通跪下。 其他人的神情,惊骇到无以复加,那眼神分明是在说: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情况? 玉生霖知道聂天在玉青郎脸上留下了剑痕,却让玉青郎跪下了,这真的没有弄错吗? “聂天小友,犬子鲁莽,一定是冲撞了聂天小友,玉某代他向聂天小友赔罪了。”玉生霖随即看向聂天,见后者脸色不好看,赶紧躬身说道。 玉青郎是他的儿子,什么尿性他最清楚。 聂天虽然年轻,但是却非常稳重,不是那种盛气凌人之辈。 所以聂天和玉青郎之间生了什么事,玉生霖猜也能猜出来。 聂天没有杀掉玉青郎,已经是给玉家面子了。 玉青郎这货还分不清南北,还想着找聂天报仇,这张脸真是凑过来给人家打。 “玉家主,我不多解释了,你自己的儿子什么样,你自己清楚。”聂天淡淡一笑,说道:“玉家好歹也是九大世家之一,玉家子弟这般嚣张跋扈,不太好吧。” “玉家年轻一辈若是都像玉青郎一样,恕我直言,玉家这九大世家的位子,怕是很快就保不住了。” 声音平淡,但是却显得很嚣张。 聂天的这番话,有点教训玉生霖的意思。 玉家之人全都愣住了,神情僵硬呆滞。 玉生霖可是一大世家之主,聂天当着玉家之人的面教训玉生霖,这不是打玉生霖的脸吗? 玉生霖尴尬一笑,脸色难堪到极致,然后冷冷看向玉青郎,沉声说道:“玉青郎,你知错吗?” 玉青郎愣了一下,早已吓得全身冷汗淋淋,跪着说道:“孩儿知错。” 他老子在聂天面前都这么怂,他哪里还敢嚣张。qL11 “知错就好!”玉生霖沉沉说道:“本家主罚你到闭关思过十年,你离开吧!” “是是是!”玉青郎连连点头,赶紧爬起来,慌不迭地离开。 玉生霖知道,就算玉青郎留在这里,聂天也不可能选他,还不如直接赶他走呢。 玉家子弟们望着玉青郎狼狈的身影,脸色既惊讶又难堪。 他们惊讶的是,聂天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玉生霖对玉青郎这么狠。 难堪的是,聂天高高在上的地位,让他们汗颜。 “聂天小友,你看一下,玉家所有的嫡系子弟都在这里了。”这个时候,玉生霖点头说着,一脸期待。 聂天点了点头,随即开始观察所有人。 在场有四五百名弟子,其中大部分都是主神实力的武者,只有少数人有至高神实力。 聂天接下来要去的可是另外的域界,绝对不可能带一名主神强者去。 所以他的选择范围,集中在几十个至高神武者身上。 “玉家主,玉家所有的嫡系子弟,都在这里了吗?”看了许久,聂天不禁有些失望,看向玉生霖问道。 “都在这里了。”玉生霖见聂天不满意,一脸沮丧都点头。 “难道,只能选他了吗?”聂天眉头一皱,目光再次锁定在玉忌无双的身上。 在场所有的玉家子弟,玉忌无双的实力是最强的,这也是聂天第一眼就看中他的原因。 但可惜的是,玉忌无双心智不全,似乎只有**岁孩童的心智。 是否带着这样一名武者,聂天有些犹豫。 “这位朋友,你是看不起玉家子弟吗?”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响起,随即一道身影一步踏出,眼神阴沉地看着聂天。 聂天微微一愣,笑了一声,说道:“不是我看不起你们,而是你们的实力,确实太弱了。” 淡淡的声音落下,却是让在场所有的玉家子弟,一脸愤慨。 聂天的话,太张狂了,让人不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