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七十八章 真的想要? - 万古天帝

第两千四百七十八章 真的想要?

就在聂天和君傲晴身影消失的瞬间,那道时空之门也瞬间弥合,空间回复如初。天 籁小 说.⒉3TXT. 几乎同一时刻,南宫独秀和逆鳞之主的身影落下,却还是晚了一步。 两人望着空空如也的空间,两张脸难看成茄子菊花。 他们两人,一个是神圣议会副会长,一个是逆鳞之主,全都是屹立在九大域界巅峰的人物。 两人同时出现,却还是聂天逃掉了! 此时此刻,两人有一种被戏耍玩弄的羞耻感。 他们想不到,一个至高神后期武者,竟然能从两名神境巅峰武者手上逃掉,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估计九大域界的武者会笑掉大牙。 “可恶!”突兀地,南宫独秀暴吼一声,整个人好似疯癫一般,一张脸扭曲得恐怖狰狞。 逆鳞之主的反应倒是不大,但心中却是同样震撼。 他第一次和聂天交手,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出乎预料。 怪不得,逆鳞十三刺,全都死在了聂天手上。 “南宫会长,不要生气。”这个时候,逆鳞之主淡淡一笑,说道:“那小子中了我的黑鳞咒气,活不了的。” 南宫独秀眉头皱起,却是并不说话。 如果不是因为逆鳞之主身份特殊,他早就破口大骂了。 聂天是神魔元胎,区区的黑鳞咒气,能杀得了聂天? 总之南宫独秀觉得,只要没有看到聂天的尸体,他都不相信聂天会死。 同一时刻,一片幽暗之地,数道身影凝立在半空之中。 “聂天,你没事吧?”君傲晴搀扶着聂天,紧张问道。 聂天微微摇头,脸色却是非常难看。 在最后的关头,他使出了地剑吞月,挡下逆鳞之主的攻击。 然后又强行使用魔之眼,破掉南宫独秀的攻击。 而之前他和任权臣战斗,又使用了大量的血气。 再加上他的胸口被逆鳞之主留下三道血口,肩膀也被洞穿,所以此刻的状态非常差。 不过以他的恢复能力,只要不是致命之伤,都会很快恢复才对。 但是他胸口的三道血口,以及肩膀被洞穿的部位,竟然没有恢复,而且还在不停地流血。 “逆鳞之主的攻击,有诡异!”聂天心中暗暗说着,但为了不让君傲晴担心,他依旧死撑着。 “聂天,你先撑着,你中的应该是一种咒气力量。”这个时候,小肥猫的声音响起,沉沉说道:“我们已经到了禁神之域和冰封遗迹的连接区域。” “先离开这里,进入冰封遗迹再说。” “嗯!”聂天重重点头,然后拿出华老交给他的时空卷轴,交给君傲晴。 但就在此时,玉青奇却是一步踏出,拦住聂天,嘴角带着一抹冷笑,说道:“聂天大人,你受伤这么重,不如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做吧。” “嗯?”聂天愣了一下,随即目光一凝,眼中杀意森森。 玉青奇感觉到森寒杀意,竟是眼神一颤,吓得脸色一白,下意识地后退数步。 他没有想到,聂天在这种受重创的情况下,依旧是杀意浓烈。 他本来以为,聂天受伤了,接下来都应该听他的了。 但现在看来,他想错了。 “玉青奇,我现在把时空卷轴给你。”这个时候,聂天把手伸过去,眼中却是杀意凌凌,森然说道:“不过你要想好,你真的想要吗?” 玉青奇双瞳一颤,脸色更加惨白,连连摆手道:“聂,聂天大人,我,我,我还是不要了,不要了。” “玉青奇,你最好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下一次再有这种举动,我怕你没命活!”聂天冷笑一声,随即将时空卷轴交到君傲晴手上。qL11 玉青奇实力太弱,却还认不清自己。 不要说他完全没办法和聂天比,就连君傲晴也有瞬秒他的实力。 就算退一万步来说,聂天真的伤到无法指挥其他人的地步,那也应该是君傲晴来接手一切,怎么也轮不到玉青奇的头上。 “七哥,这个人好厉害啊。”一旁的玉忌无双来到玉青奇身边,瓮声瓮气地说道。 “滚!”玉青奇却是一脸不耐烦,怒声斥道。 聂天看了一眼,也没多说什么。 这个玉青奇,真是不知好歹。 刚才的时候,若不是玉忌无双出手,他早就死了。 而且玉忌无双再怎么傻,也是他的同族兄弟。 这家伙对玉忌无双完全没有一个兄长的样子,反而是十分厌恶玉忌无双。 片刻之后,君傲晴利用时空卷轴,打开了时空通道。 聂天等人没有犹豫,直接踏入时空通道之中。 下一个瞬间,他们身影落下,已经来到一片陌生的世界。 “这里,就是冰封遗迹吗?”聂天望着四周,眉头却是微微皱起。 他们此时正在一处山脉之中,四周到处都是高耸的树木,巨大的山石。 让聂天疑惑的是,这里的山石树木,居然比九大域界更大。 而且这里空间之中的神奕力气息,比九大域界更加浓烈。 这让聂天有些想不通。 他原本以为,九大域界的神奕力会更加浓烈一些呢,毕竟九大域界可是拥有九大本源之力的。 还有一点很诡异,这个域界叫冰封遗迹,聂天以为,这里会是一片冰天雪地呢。 “聂天,先找一个地方,本尊要检查一下你的伤势。”这个时候,聂天还没有来得及观察太多,小肥猫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嗯!”聂天点了点头,准备找一处安全的地方,检查伤势。 此时,他胸口之上的三道血口以及肩膀上的血洞,已经不再流血,但却没有愈合。 聂天感觉到体内有一股怪异之力涌动着,好似有万千蚁虫在他的四肢百脉之中蠕动。 这种感觉,非常难受。 他所中的,可是逆鳞之主的黑鳞咒气,非常恐怖,若是不及时处理,等到咒气蔓延全身,他将全身腐烂而死。 “前面的人,给本少爷站住!”然而就在聂天等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随即,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聂天等人面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嗯?”聂天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马上明白过来,这人是藏在一颗树上的。 “花少,你等等我嘛。”而紧接着,一个腻声腻气的声音响起,又是一道身影落下,落在那白衣男子的身边,是一个粉衣女子。 这名粉衣女子,长相很是俊俏妖艳,身材火爆。 而且此时的她,衣衫不整,近乎透明的薄衫之下,可以看到令人喷血的一幕。 “你们在······”玉青奇愣了一下,突然怪叫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聂天冷冷看了玉青奇一眼,后者立即缩了回去。 傻瓜都没看出来,这名白衣男子和粉衣女子藏在树上干什么,还用玉青奇提醒吗? “闪开!”聂天不愿废话,他不在乎白衣男子和粉衣女子做什么事,他只想赶紧去医治伤口。 “哼哼。”白衣男子目光扫过聂天,最后落在了君傲晴的身上,一双眼睛涌动出难以掩饰的淫芒,阴阴说道:“你们看到了不该看到的,还想就此离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