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九十七章 慷慨激昂 - 万古天帝

第两千四百九十七章 慷慨激昂

聂天目光一凝,看向紫竹流岚,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天』籁『小说.⒉3TXT. 幸亏紫竹流岚出手及时,若是不然,聂天极有可能受伤。 奎木军不是半圣前者,但他却是实实在在的神境巅峰强者。 以聂天现在的实力,最强战力就是半步巅峰强者,根本无法与神境巅峰强者一战。 “奎木军,你疯了?”紫竹流岚身影一动,将聂天护在身后,冷冷低吼道。 “哼哼!”奎木军冰冷一笑,低沉的目光死死盯在聂天身上,竟然说道:“本宗主今天一定要杀了这个小子,谁敢拦我,就跟他一起死!” “疯子!”紫竹流岚娇喝一声,全身气势同样狂涨起来。 聂天是她救慕红流的希望,她决不允许聂天出事。 高空之中,奎木军和紫竹流岚两人,强势对峙,大战一触即。 “住手!”但就在此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随即,一名灰衣老者出现,在他的身后,站着数名武者。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神识感知过去,立即现,那名灰衣老者是神境巅峰前者,而他身后的人则全都是半步巅峰强者。 “万重山宗的实力,好强大!”聂天眉头一皱,心中不禁说道。 “三长老!”奎木军和紫竹流岚看到灰衣老者出现,神情同时一变,随即躬身,一脸恭敬地喊道。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万重山主宗的三长老,地位比支宗宗主还要高。 “两大支宗宗主,在自家门口打起来了,成何体统!”三长老身影来到,目光扫过奎木军和紫竹流岚两人,冷声斥道。 “属下知错。”奎木军赶紧认错,一脸恭谨。 紫竹流岚黛眉微蹙,并没有多说什么。 三长老见状,不再多说什么,态度平淡了许多,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宗门之中临时有点事情,让你们久等了。两位,请跟我来吧。” 说着,三长老身影一动,准备进入万重山之中。 “慢着!”但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嗯?”三长老目光一凝,猛然转身,看到开口之人是一名银武者,脸色猛地一沉,冷冷道:“你有什么事?” 这名突然开口的银武者,不是别人,正是聂天。 “三长老大人,刚才在你来之前,这位第一宗主曾出言侮辱我们第七宗。”聂天淡淡一下,不卑不亢地说道:“我想代表第七宗,向第一宗的弟子挑战,请三长老大人做个见证人,可以吗?” “嗯?”三长老看着聂天,脸色阴沉得更厉害,冷冷说道:“年轻人,以你的实力,向第一宗的人挑战,你真的想好了吗?” 三长老看向聂天的目光很轻蔑,那表情分明是在说:你一个至高神后期武者,向至高神巅峰武者挑战,不是找死吗? “三长老大人,晚辈想好了。”聂天当然知道三长老在想什么,高声说道:“晚辈的实力或许不强,但也不能任由他人侮辱。” “这一次挑战,不仅是为了晚辈的个人尊严,也是为了我第七宗的荣誉。” “就算是晚辈战死,也是死而无憾!” 他说得很激动,慷慨激昂。 紫竹流岚和三尊在一旁看着,差点笑出来。 他们可是知道聂天有多强,那可是一剑击败过半步巅峰强者的人。 除非第一宗之中有半步巅峰强者,否则根本不可能是聂天的对手。 三长老眉头微微一皱,看向聂天的脸色变了很多,想了一下之后,沉沉说道:“好,既然你这么有骨气,本长老就做一次见证人。” 说着,他转身看向奎木军,问道:“第一宗主,你们第一宗可接受挑战?” “既然是这样,我第一宗当然不会畏缩。”奎木军冷冷一笑,看向聂天的眼神,极为森寒。 其实他刚才还在想着这件事呢,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他没想到,聂天居然主动提出来了,这可真是正中他的下怀。 “你们谁愿意接受他的挑战?”接着,奎木军转身看向身后的八人,高声问道。 “宗主大人,我来!” “宗主大人,让我来!” “宗主大人,还是我来吧!” 八名武者,纷纷开口,十分踊跃,都想与聂天一战。 他们知道聂天是至高神后期武者,都想借这个机会,打败聂天,为第一宗争光。 顺便地,也能在三长老等人面前露个脸。 在他们看来,聂天就是一个小渣渣,一招秒杀的料。 杀一个小渣渣,却能得到宗主甚至主宗之人的青睐,这么好的事,到哪去找啊。qL11 “父亲,让我来吧。”这个时候,一名看上去非常冷酷的武者开口,沉沉说道,声音低沉,杀意极重。 聂天看向那人,目光微微一凝,心中惊讶一声:“这家伙竟然是半步巅峰强者!” 那名冷酷武者,看上去很年轻,五官英俊,犹如刀削。 单从容貌上来说,冷酷武者甩奎木军一百条街。 但是他,却是奎木军的儿子,奎木景辰! “景辰,你还是别出手了,太欺负了。”奎木军淡淡一笑,却是不让奎木景辰出手,而是随手一指,选中一名武者,说道:“奎木瑞,你来。” “多谢宗主大人!”那名叫奎木瑞的武者目光一颤,欣喜不已,好似捡到宝一样。 “奎木瑞,小心一点,这小子实力诡异。”但在此时,奎木景辰却是来到奎木瑞身边,压低声音说道。 “景辰大哥放心,一个至高神后期的垃圾,再诡异能诡异到哪去。”奎木瑞却是丝毫不在乎奎木景辰的提醒,嘿嘿一笑说道。 奎木景辰眉头一皱,脸上流露出浓浓的担忧。 接着,奎木瑞身影一动,跃至高空之中,非常张狂地喊道:“臭小子,赶紧滚上来受死。” 聂天嘴角扯动,冷冽一笑,喃喃道:“我们之中,的确有一个人受死,可惜不是我。” 说完,他身影一动,冲上高空,与奎木瑞隔空对立。 众人目光纷纷望着两人,神情却是各不相同。 第七宗的人,都是一脸淡然,他们知道聂天的实力,决不可能败。 而第一宗的人则是一脸得意,他们也觉得,奎木瑞不会败。 只有奎木景辰一人,眼神担心。 “这个小子,看上去没有那么傻,难道他隐藏了实力吗?”三长老望着聂天,眉头皱起,心中疑惑地说道。 他从聂天的言行举止推断,后者是极为聪明的人,不可能做找死的傻事啊。 隐隐之中,他觉得,这一战的结果,估计会让他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