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二十九章 未战先怯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五百二十九章 未战先怯

常雨枫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凌冽的怒吼声,同时感受到狂暴的剑势扑面而来,整个人不由得颤抖一下。天』籁『小 说. ⒉3TXT. 当他看清楚背后之人是聂天的时候,神情变得更为惊恐,脸色都在瞬间变得煞白。 他没有想到,聂天竟然这么快就追过来了。 “聂天,你想杀我,没门!”常雨枫还算镇定,深知聂天的厉害,厉吼一声,随即一掌拍出,竟是将紫竹馨带起,向聂天轰杀过去。 “卑鄙!”聂天见状,低吼一声,全身剑意瞬间收敛,身躯之外闪烁起一层光晕,化作一团光芒,向着紫竹馨笼罩过去。 常雨枫太无耻了,竟然拿紫竹馨做挡箭牌。 紫竹馨身影在半空之中,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她感觉到空间之中的庞大压力,几乎要将她的身躯生生地压碎。 危急一刻,一团光芒出现,将她保护起来,免受伤害。 她瞬间稳住身形,一双美眸闪烁着,显然是惊吓不小。 聂天的身影在瞬间来到,神识在紫竹馨的身上扫过,问道:“紫竹馨,你没事吧?” “我没事。”紫竹馨稍稍冷静一些,一脸惊魂未定地说道。 聂天微微点头,确信紫竹馨并没有受伤,这才放心不少。 “聂天,那个人跑掉了!”而在此时,玉忌无双的声音响起,指着常雨枫喊道。 他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度并不快,无法追上常雨枫。 “玉忌无双,你留在这里,保护好你七哥和紫竹馨姑娘,我去追那个混蛋!”聂天目光一沉,说了一声,直接向着常雨枫逃跑的方向狂奔过去。 玉忌无双的实力很强,进入登天之界的武者之中,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有他留在这里,足够保护玉青奇和紫竹馨两人了。 接着,聂天背后出现星魂之翼,度快得惊人,好似一道惊虹,瞬间消失。 常雨枫自知不是聂天的对手,足没命地狂奔。 但当他奔出数十万米的距离之后,感觉到背后一股狂暴的剑势出现,脸色瞬间一沉,非常惊慌。 同一时刻,聂天的身影出现了,距离常雨枫不足万米。 只要一个眨眼的时间,他就能追上去。 “可恶!”常雨枫低吼一声,随即竟是身形一滞,全身气势狂暴而起,身影如同一座山岳一般,轰然爆出可怕的力量,直接一掌拍出,向着聂天狂轰过去。 他知道逃不掉了,决定做殊死一拼,趁聂天身形不稳的时候,打后者一个措手不及。 “你还不算太蠢!”聂天人在半空之中,背后星魂之翼展开,足有千米之巨,他嘴角泛起一道凌冽的笑意,冷冷说道:“可惜的是,你遇到的对手,是我!” 嘴上轻松,但是聂天却没有丝毫大意。 常雨枫再怎么说也是半步巅峰强者,倾力一击的情况下,所能爆出的力量,极为恐怖。 “轰隆!”下一刻,常雨枫掌力所过之处,巨树直接崩碎,地面之上竟是出现一道可怕的裂痕。 “断灭地印,开!”聂天见状,眉头微微一皱,嘴角扯动一下,冷冷说道。 “轰隆!”就在他话音落下的一瞬,手掌抬起,掌起万钧之力,他面前的大地竟被直接掀起,竟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座山体一般巨大的土包。 “轰!嘭嘭嘭······”随即,空中的掌影落下,轰击在土包之上,顿时土石崩碎,浊浪滔天。 “嗯?”常雨枫目光被眼前的浊浪挡住,不由得目光一凝。 “杀!”而就在这一刻,一道低沉肃杀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还有一道恐怖的剑影。 “轰!”剑影如龙,冲开层层浊浪,挟带着最凌厉的杀机,压向常雨枫。 “不好!”一瞬之间,常雨枫察觉到不妙,惊叫一声。 他想做出反击,却已经晚了。 “嘭!”下一刻,一声闷响传出,常雨枫的身影直接倒飞出去,在空中直接撞断了数颗巨树,然后重重地砸进一块巨石之中。 聂天的身影,直接从浊浪之中飞掠而出,直接降落在常雨枫的面前。 此时的常雨枫,全身鲜血淋淋,颤颤巍巍的,似乎都站立不住了。 他没有想到,聂天的实力竟然强横到这种地步。 只是一剑,就将他重创。 聂天目光低沉如杀,死死盯着常雨枫,杀意浓烈。 其实常雨枫的实力不弱,只是在面对聂天的时候,他胆怯了。 或许是之前亲眼看到聂天削下了向青山的脸皮,让他对聂天产生了畏惧。 如果是真正的正面对战,聂天想要一剑重创常雨枫,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强者之间的对决,实力固然重要,但是心态同样重要。 常雨枫未战先怯,岂有可能是聂天的对手。 “聂,聂天,你真的要杀我?”常雨枫感受到聂天眼中的杀意,双瞳不住地颤抖着,上下牙齿都在打架了。 “常雨枫,你觉得到了这一刻,我还会让你活下去吗?”聂天森寒一笑,一步一步走向常雨枫。 他每走一步,身上的杀意便浓烈一分。 常雨枫整个人都在颤抖着,心中的恐惧,透过惊恐的双眼,被无数地放大。qL11 他是万重山宗的天才,他还这么年轻,怎么能就这么死掉? “聂天,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杀我,行吗?”这个时候,常雨枫突然想到什么,眼神一颤说道。 “那就要看你说的是什么事了。”聂天淡淡一笑,嘴角扬起诡异的弧度。 “聂天,你现在不杀我,我就当一切都没有生。”常雨枫感觉到聂天身上的杀意似乎弱了一些,顿时看到了一丝希望,说道:“紫竹狼七很快就做不成万重山宗的主宗之主了。” “第一宗主奎木军大人,已经联合了另外两个强大的宗门,准备诛杀紫竹狼七。” “我们常家已经投靠奎木军大人,我的爷爷很快就会成为主宗第一长老。” “只要你不杀我,我保证你以后在万重山宗,可以享受到最好的待遇。” “就算你想到支宗宗主甚至主宗长老,也是可以的。” 常雨枫说着,眼神炽热地颤抖起来,期待着聂天能放他一条生路。 “这就是你要对我说的事情?”聂天的反应,却是出奇的冷淡,一双眼睛低沉到极点,冷冽无比。 “你,你不感兴趣?”常雨枫愣了一下,脸色一下僵住了。 “我很感兴趣,但是这件事情,还不足以救你的命。”聂天冷冷一笑,随即一步踏出,全身的剑意如利刃一般涌动着,瞬间袭向常雨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