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三十六章 慕红流的变化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五百三十六章 慕红流的变化

“小肥,寒霜龙珠有什么用呢?”弄明白一切之后,聂天不禁目光灼灼地盯着寒霜龙珠问道。天『『 籁小说.』⒉3TXT. “当然有用了!”小肥猫怪叫一声,一脸激动地说道:“寒霜龙珠可是用寒霜巨龙的龙魂和龙气融合而成,其内蕴含着非常可怕的寒冰之力。”qL11 “丝毫不夸张地说,那个翼族的小子,只要能吸收一颗寒霜龙珠的寒霜龙气,就足有他长出第二对寒煞妖翼了。” 聂天听到小肥猫的话,不由得目光一颤,惊骇道:“寒霜龙珠这么变态?” “那是当然。”小肥猫嘿嘿一笑,很是得意。 聂天这时却是眉头一皱,问道:“小肥,如果翼墨吸收了寒霜龙珠之内的龙气,那龙珠之内的龙魂不会有损伤吧?” “不会的。”小肥猫自信一笑,说道:“那翼族的小子,需要的寒冰之力,寒霜龙气对他就足够了,寒霜龙魂对他没有用。” “那就好。”聂天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放心许多。 如果为了翼墨的一对翅膀,却要杀掉一头寒霜巨龙,那就太不值得了。 接着,聂天没有犹豫,直接取下一颗寒霜龙珠,小心翼翼地用剑气包裹着,来到翼墨的身边。 “聂天,你到底在做什么啊?”聂清婉看着聂天,小脸惊骇不已,说道:“这里被你弄得越来越冷了,我都快要承受不住了。” 聂天淡淡一笑,说道:“小丫头,你可要撑住啊,若是你离开了九极,翼墨岂不是要一个人默默享受孤独了。” 聂清婉小脸无语,盯着聂天,问道:“聂天,你要对小冰块做什么啊?” “当然是帮他啊。”聂天笑了一声,随即手臂扬起,寒霜龙珠直接飞向高空之中的寒煞妖茧。 下一刻,寒霜龙珠停留在半空之中,开始释放出寒冷而澎湃的寒霜龙气。 而那寒煞妖茧,就像是一个吸收寒力的无底洞,疯狂地吸收着寒霜龙气。 聂天在一旁看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什么异常,便笑了一声,对聂清婉说道:“清婉,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出去了。” “聂天,小冰块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聂清婉见聂天要走,赶紧问道。 “你不是能跟他交流吗?自己问他啊!”聂天却是一笑,身影瞬间消失。 只要有足够的寒冰之力,翼墨很快就能长出第二对翅膀,很快就能醒来。 离开九极世界之后,聂天身影落下。 在他的面前,原来是一片山谷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聂天!”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响起,非常惊慌。 “苏千帆!”聂天猛地一愣,看到苏千帆坐在一颗巨树之下,嘴角挂着鲜血,受伤非常重。 他再一看,此刻四周竟然只有苏千帆一个人,其他人都不见了! “苏千帆,生什么事了?”聂天一步踏出,来到苏千帆面前,全身释放出地脉之源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涌入后者的身体之中。 “聂,聂天,他们被人抓走了!”苏千帆脸色稍稍好转,急声说道。 “被人抓走了?”聂天脸色一沉,惊讶道:“被谁抓走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进入九极之中片刻时间,外面竟然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一个身躯佝偻的灰衣武者。”苏千帆说着,勉强站了起来。 聂天眉头皱起,下一刻便是双瞳一颤,想到了一个人,颤声道:“慕红流!” 苏千帆说其他人被一名身躯佝偻的灰衣武者抓走了,这个描述不是慕红流又是谁! “慕红流!”苏千帆明显听过这个名字,目光愕然一颤,骇然道:“那名身躯佝偻的老者,是慕红流大人?” “嗯。”聂天重重点头,来不及解释什么,说道:“苏千帆,慕前辈往哪里去了?” 苏千帆眉头一皱,说道:“慕红流大人说,他会来找你的。” “嗯?”聂天眉头皱起,脸色很是难堪。 他不知道这个慕红流到底在搞什么? 之前的时候,聂天对他好言相劝,还愿意带他离开,他却拒绝了。 而现在,他却抓走了紫竹馨等人。 “嗯?”这个时候,聂天突然现了什么,脸色一沉,心中说道:“难道慕红流觉悟了,想要离开登天之界了?” 慕红流抓走的人是,紫竹馨,玉青奇和玉忌无双,但是却偏偏没有抓走苏千帆。 紫竹馨等三人,都是代表第七宗参加登天之路,手上都有紫竹流岚留下的登天令牌。 慕红流抓走紫竹馨三人,显然不是要杀人,而是想要他们手上的登天令牌。 登天令牌之中有紫竹流岚留下的紫竹禁力,可以帮助慕红流冲开禁力咒术。 “好!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聂天马上冷静许多,重重说道。 “聂天,你说那名身躯佝偻的武者是慕红流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时候,苏千帆看着聂天,忍不住问道。 聂天并不隐瞒,将慕红流的事情说了一遍,甚至连紫竹流岚利用他的事情,也一并说了出来。 “七宗主大人她······”听完聂天所说,苏千帆一脸震撼,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来了!”而在此时,聂天脸色微微一变,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下一刻,一道身影轰然而至,降临在聂天和苏千帆的面前,正是慕红流! 不过此时的慕红流,身躯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不再像之前那么佝偻着,容貌也年轻许多,不再像之前那么苍老。 “慕前辈,看来你想通了。”聂天看到慕红流身上的变化,知道后者应该是吸收了登天令牌之中的紫竹禁力,正在破除体内的咒术之力。 不过看慕红流的样子,似乎咒术并没有完全被破除。 既然慕红流愿意破除体内的咒术,这就说明,他已经想通了,想要离开登天之界。 “小子,把你的登天令牌给我。”慕红流此时的反应,却是非常冷漠,甚至有点愤怒,冷冷说道。 聂天目光一凝,不知道慕红流为什么会是这种态度。 但他并没有犹豫,直接将登天令牌拿出来,扔给慕红流。 “很好!”慕红流接过登天令牌,笑了一声,沉沉说道:“吸收完这块令牌之中的紫竹禁力,我就能离开这里了!紫竹狼七,我要当面向你问清楚,当年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说着,慕红流脸色森寒,拳头紧握,非常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