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四十章 打成猪头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五百四十章 打成猪头

“你,你要杀我?”一瞬之间,朱振北被狂暴的杀气笼罩,顿时感觉到心头一颤,非常惊恐。天『籁小 『说.⒉3TXT. 他完全没有想到,聂天彻底释放出气势之后,竟然如此可怕! “你觉得呢?”聂天冷笑一声,高声讽刺道:“我可不像他们一样,只会站在那里装木头。” 话音一落,聂天全身的剑意瞬间爆出来,滚滚如潮的气势向着朱振北压过来。 朱振北在可怕气势的威逼之下,直接后退数十米,差一点站立不住。 他根本想不到,聂天的实力竟然强悍到这种地步,他可是至高神巅峰武者,竟然连聂天的气势都扛不住。 人群被眼前的一幕惊得一愣,吃惊不小。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聂天居然真的敢对朱振北下手。 “这个小子疯了吗?朱振北可是百川神宗主宗世家的人啊!”人群之中有人惊叫,神情震撼而惊骇。 “今天,我要打得你连你亲爹妈都认不出来!”然而这个时候,聂天却是一步踏出,直接向着朱振北冲过去。 “小子,你敢!”朱振北眼神一颤,随即惊叫一声,一掌拍出。 但是聂天却是周身剑意迸,直接破开迎面而来的掌影,身影落下之后,已经与朱振北只剩下不到十米的距离、 “嘭!”聂天毫不犹豫,直接一拳轰出,朱振北没来得及做出半点反应,直接被打出数百米之外,整张脸都凹陷下去,牙齿混着血珠崩飞,悲惨极了。qL11 “你,你,唔唔,我······”朱振北稳住身体,嘴里呜呜着,已经说不出来话了。 “我怎样啊?”聂天冷冷一笑,嘴角扬起一抹冷冽的弧度,一双眼如恶狼一般,释放着无比寒冷的光芒。 “我唔,我是朱······”朱振北咬着已经碎裂的牙齿,张着嘴想说话,却怎么都说不成个。 “你是猪是吗?”聂天阴冷一笑,森寒道:“既然是这样,我就先把你打成猪头。” “砰!”话音一落,聂天一步踏出,竟是与朱振北只有数米之远的距离,一拳直直地轰出,重重在砸在朱振北的猪头上。 朱振北身影后退,慌忙举起手臂,想要抵抗。 “断了你的猪手!”聂天见状,厉吼一声,一拳砸下,空中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出,朱振北的双手,直接断掉! “我······”朱振北咬牙切齿地忍着剧痛,想要说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砰!砰!砰!······”聂天则是完全不顾,直接欺身上前,一道道结实的拳头,砸在朱振北的猪头上。 “嘶-!”人群看着眼前的一幕,完全惊呆了,嘴里倒吸着凉气,说不出话来。 聂天太残暴了,真的把朱振北当猪头打。 虽然聂天和朱振北都是至高神武者,但是聂天却仗着自己的战力强,把战斗的方式简单化到一拳一脚的血肉对抗。 朱振北的小武体,怎么可能经的住聂天的摧残? 片刻之后,朱振北就好似一滩烂泥,瘫在了竞武台上,一张脸血肉模糊,真的肿成了猪头。 “这个小子好残暴啊,居然这么打朱振北,就不怕百川神宗的报复吗?” “这个聂天虽然鲁莽,但是战力可真不是盖的,绝对能和半步巅峰强者对抗!” “战力强又有什么用,难道他能得罪得起百川神宗的人吗?要是百川宗主怪罪下来,你们觉得主宗大人会袒护他吗?” 人群议论着,看向聂天的眼神非常复杂,有震撼,有畏惧,还有同情。 在他们看来,聂天出手制止朱振北已经很过分了,此刻把朱振北打成猪头,那就是更过分了。 百川神宗的人一定会拿这件事大做文章,到时候聂天就危险了。 而且所有的人都看出来,以聂天的实力,完全可以一招秒杀朱振北,但他却用一种极度残忍的方式,当着无数人的面,暴打朱振北。 聂天此举,不仅是在打朱振北,更是在打压百川神宗的嚣张气焰。 朱振北一个外宗弟子,敢在万重山宗如此横行霸道,不就是仗着自己背后强大的宗门势力吗? 聂天就是要用行动告诉百川神宗的人,万重山宗不是好惹的! “他还想干什么?”就在这时,人群看到聂天竟然向着朱振北走了过去,不由得心头一颤,惊叫一声。 看聂天此刻的举动,分明是要杀了朱振北啊! 朱振北此时已经是一滩烂泥,站都站不起来了,更不要说反抗了。 此刻的他,就是活脱脱的砧板上的肥肉,任聂天宰割。 聂天一步一步走过来,眼中的杀意凌冽到了极致。 “住手!”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狂暴的怒吼声却是突然响起。 随即,一道身影凌空踏出,落在竞武台之上。 就在这道身影落下,紧接着又是几道身影出现,落在这人的身后。 聂天望着眼前的这几个人,脸色微微一凝,沉沉说道:“几位长老,你们这是干什么?” 从这几个人的衣服,聂天一眼看出,他们都是万重山宗的长老。 不过这几名长老的实力倒不是很强,为之人也不过是半步巅峰实力,另外几个人都是寻常的至高神巅峰实力。 很明显,这几人都是外门长老,在万重山宗的地位并不算高。 “聂天,你在干什么?你可知道你打的人是谁?”那名长老目光沉沉地看着聂天,冷冷开口。 “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知道我打的人是谁。”聂天淡然一笑,语气却是极为冷漠,说道:“如果几位长老是问这个问题,那就可以退下了,不要妨碍我做事!” “你······,放肆!”那名长老脸色一沉,顿时被气得脸红脖子粗。 他没想到,聂天竟然这么猖狂,完全不把他这个长老放在眼里。 “聂天,你好大的胆子,就算你天赋出众,实力惊人,也不能跟长老如此讲话。”另外一名长老开口了,低吼着说道。 尽管他们只是外门长老,但身份也比一名支宗弟子高得多。 聂天如此跟他们说话,简直是在蔑视他们。 “你想让我怎么说话?”聂天冷笑一声,直接说道:“刚才王盈被人欺负的时候,几位都在吧。那个时候,怎么没有见你们出手?难道长老的职责,就是看着宗门弟子被人羞辱吗?” “你······”那为的长老老脸一红,顿时难堪到极点,说不出话来。 人群也在此时看愣了,没想到聂天这么强悍,当众训斥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