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幻眼 - 万古天帝

第二百五十一章幻眼

终于想明白尸罗魔君的目的,聂天的脸都白了。天籁 小 说.』⒉3TXT. 这是他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神情。 “尸罗魔君在一百多年前被我打败,血屠古冢每五年开启一次,那么现在至少开启二十次以上,每次进入的武者有成千上万人,以此算来,尸罗魔君至少吸收了十万武者的元灵。我靠!”心里盘算到最后,聂天不禁爆了句粗口。 十万武者的元灵,足够尸罗魔君凝聚出千米之巨的尸罗魔身了。 当初血蝠门主高进的尸罗魔身只有百米之巨,便已经让聂天焦头烂额了,现在要面对一个千米级别的尸罗魔身,简直要人命。 而且更为关键的是,聂天现在还身处幻境之中,想要离开血屠古冢,先要破开幻境,然后还要想办法打败尸罗魔君,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现在聂天明白为什么尸罗魔君不用尸罗虫直接把所有武者都做成尸罗傀儡,因为他需要这些武者的元灵来喂养尸罗魔身。 而那些侥幸能逃出幻境的人,则是中了尸罗咒蛊,出了血屠古冢之后,就算是再强的人,也抵不住尸罗咒蛊,最后只能蛊毒作而死。 一切都通了。 为什么进入血屠古冢的武者,能走出来的百不足一。为什么侥幸走出来的都是疯了或傻了,最后还是要在三个月之内死掉。 这背后的一切都是尸罗魔君在掌控。 “咿呀!”这个时候,小九突然叫了一声,似乎很好奇聂天在想些什么。 “小家伙,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里是幻境?”聂天突然想起小九在他进入血屠古冢之前曾经有过古怪的动作,现在想起来似乎是给他的提醒。 “咿呀!”小九点了点小脑袋,夸张的红色双眸呆萌地看着聂天,那表情好似在说:不是提醒过你了么? “”聂天真是欲哭无泪,小东西的提醒他也看不懂啊。 其实就算是聂天明白了小九的提醒,也不会改变什么,他还是会进到血屠古冢来,只不过会提前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像现在这么震撼而已。 “小九,你既然早就看出这里是一个幻境,那肯定知道幻境的幻眼所在。对吧?”聂天突然想到什么,一脸惊喜地问道。 九极混沌兽在尚未进入血屠古冢之前就已经察觉到古怪,以它的敏锐感知力,想要现幻眼所在,应该不难。 幻眼,既是整个幻境最核心的地方,同时也是最薄弱的地方,如果能够找到,并且破开幻眼,幻境自然不攻自破。 “唔?”小九嘴巴撅起来,火红的额头挤出几条波纹,显然是没有听明白聂天在说什么。 “幻眼,幻境灵阵最脆弱的地方,以你看来就是幻境之中血煞之气最浓的地方,你知道在什么地方吗?”聂天简单解释了一下。 “咿呀。唔唔。”小九叫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小脑袋,身体突然涌出一抹红芒,在空中流转一圈,画出一扇大门。 “大门!我靠!”聂天怪叫一声,顿时明白过来,“原来幻境的幻眼就是鬼脸大门!” “对!”马上反应过来,聂天狠狠拍了自己一下,叫道:“我真是太笨了,尸罗魔君其实将鬼脸大门做了掩饰,但是大门的血煞之气太重,所以就算经过掩饰也依旧有挥之不去的血腥气息。” 确定了幻眼所在,聂天小小兴奋了一下,但是接着问题就来了:就算他知道鬼脸大门就是幻眼,但是他现在身处幻境之中,根本找不到鬼脸大门在哪。 说句老实话,现在聂天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更别说找鬼脸大门了。 鬼脸大门既是幻眼,同时也是一个传送阵,把武者随即地传送到血屠古冢的各个地方,聂天根本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哪。 “恩公,你没事吧?”这个时候,那两名武者走过来,其中一个试探着问道。 直到这个时候,聂天才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两名武者。 这两人一高一矮,看上去都不大,高的那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矮的那个竟只有十三四岁模样。 “嗯?”聂天目光在矮个武者身上停留一下,顿时现了蹊跷,皱眉道:“你是女子?” 矮个武者虽然是男子装扮,但是她的眼神和动作都非常忸怩,而且面容姣好,明显是一个女子。 一个十三四岁的巨灵一重武者,这武道天赋十分惊艳。 “哥哥。”矮个武者下意识地点点头,目光看向身边的高个武者,显然是有些害怕。 聂天苦笑一声,心道,我有这么可怕吗? 想了一下,聂天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男子毕竟年长一些,镇定一下,说道:“恩公,在下端木路。这是我的妹妹端木婉儿。” “端木。”不等端木路说完,聂天就愣了一下,问道:“你们和乾坤宫宫主端木白有什么关系?” 聂天记得,秋山跟他说起过,南山域有两大比一流帝国更为强大的宗门势力,乃是南山域最顶尖的门派势力,称为南化神北乾坤。 南化神就是指的化神宗,北乾坤就是指的乾坤宫。 化神宗宗主东方玉是秋山的敌人,聂天当然知道。同时他也知道,乾坤宫宫主名为端木白,是一个实力不弱于东方玉的强者。 眼前的两人一个叫端木路,一个叫端木婉儿,或许跟端木白有些关系。 南山域之中,复姓端木的人可不多。 “这是几枚灵丹,你们先服下。”没有等端木路开口,聂天先将几枚灵丹扔过去。 端木路兄妹愣了一下,却也没有犹豫,直接将灵丹服下。 聂天一看这兄妹俩都是没出过门的人,哪有人出来历练连医治伤口的基本灵丹都不带。 这两人虽然全身鲜血,有些狼狈,但是身上的服侍都很华贵,而且还名目张胆地戴着空间戒指,这不是明摆着让别人来打劫吗? 幸亏他们遇到的是聂天,若是换作其他人,肯定死得连渣渣都不剩。 “说吧,端木白是你们什么人?”聂天等两人脸色缓和一下,再度问道。 端木路犹豫了一下,看聂天不像是坏人,这才说道:“恩公,实不相瞒,你口中之人正是家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