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五十四章 监守自盗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五百五十四章 监守自盗

慕红流冷冷看着朱大海,眼神之中是不加掩饰的冷蔑和威胁。天籁小说.⒉3TXT. 朱大海乍然听到红流千刃四个字,周身狂放的气势竟是微微一滞,随即眼神变得犹豫起来。 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之中浮现的画面,是奎木军被一剑直接轰杀的一幕。 他自忖,自己的实力比奎木军要强,但是绝对没有抢到完全碾压的地步。 如果是他和奎木军对战,一定能赢,但是想要一招灭杀,却是不太可能。 更为重要的是,虽然他尚未和慕红流真正交手,但是几次气势对拼,他都处在下风。 至少在气势上,慕红流要强于他。 慕红流的态度很强硬,这让朱大海不禁心生怯意。 “百川宗主怕了!”众人看到朱大海突然愣住了,纷纷看出来,他是怕了。 “糟了!”吉孤峰看到朱大海的样子,脸色骤然一沉。 他的心机比朱大海要深,但是两人实力却是半斤八两。 朱大海此刻怕了,那就注定了,他一旦和慕红流动手,十之七八要败。 强者对决,生死只在一瞬之间。 朱大海未战先怯,岂有可能战胜慕红流。 “朱大海,你要试试看吗?”慕红流冷冷一笑,张狂无比。 朱大海站在原地,一双眼睛看着慕红流,额头之上却是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慕红流,算你狠!”沉默了许久,朱大海终于开口,一双眼睛虽是怒火翻腾,但是周身的气势却是收敛起来。 很显然,他认怂了,接受慕红流的要求。 吉孤峰看到这一幕,脸色一沉,难堪得就像是吃了什么恶心的东西。 “吉孤峰,你呢?”慕红流淡淡一笑,随即目光转向了吉孤峰,沉沉说道。 吉孤峰眼神闪烁着,最终还是点头。 既然朱大海认怂了,他若是逞强,估计要被慕红流灭杀。 “很好!”慕红流凌声一笑,高声说道:“既然两位宗主同意我的条件,那就请交出你们的宗主令牌,当做抵押吧。” “慕红流,你······”朱大海和吉孤峰同时低吼一声,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就是欺人太甚,你们能拿我怎样?”慕红流强势霸道,上前一步,极其狂傲。 “交出宗主令牌!交出宗主令牌!······”万重山宗的众人在一旁看得热血沸腾,纷纷齐声高呼起来。 这么多年来,万重山宗一直被被百川神宗和千云神宗骑在头上,如今慕红流出现,竟然直接逼得两大神宗之主交出宗主令牌,这是何等的霸道,何等的张狂。 万重山宗一众弟子感觉到,压在心口的那一团闷气,终于要吐出来了。 这一刻,真是酣畅淋漓,大快人心! “慕红流,你狠!”朱大海脸色低沉如杀,怒吼出一句狠话,然后直接把宗主令牌扔过来。 吉孤峰见状,也没有办法,只能将宗主令交出来。 “两位宗主果然是聪明人,做出了明智的选择。”慕红流淡淡一笑,笑声落在朱大海和吉孤峰的耳中,却是异常刺耳。 “我们走!”朱大海低吼一声,身影一动直接离开。 百川神宗的人随即跟上,一溜烟一样,瞬间消失。 吉孤峰什么都没说,但是一张老脸难堪至极,带着千云神宗的人离开。 这两大宗主,亲自驾临万重山宗,原本是要各自吞掉三分之一的万重山宗。 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自己的宗门反被万重山宗吞下三分之一。 慕红流拿了他们的宗主令牌,一定会直接找万域公会,他们不承认也不行。 眨眼之间,百川神宗和千云神宗的人便彻底消失了。 整个演武场的气氛,却是在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慕红流的身上,眼中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经过了刚才的事情,慕红流再也不是万重山宗的叛徒,而是成了宗门英雄。 而且所有人看到慕红流的实力,以及强硬的态度,这让他们心中不禁有了一个想法:慕红流才应该是万重山宗的宗主! 这么一来,紫竹狼七的身份就非常尴尬了。 当初囚禁慕红流的人是他,而且他还是慕红流的义兄。 很多人都知道,慕红流是重情重义之人,他会夺紫竹狼七的宗主之位吗? “红流,为兄我······”就在这个时候,紫竹狼七走了出来,神情凝重地看着慕红流,却是欲言又止。 “紫竹狼七,现在其他宗门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该是说说我们的事情了。”慕红流身影一动,直接降落在距离紫竹狼七不足十米的地方,一双眼睛瞪着紫竹狼七,沉沉说道。 人群看到慕红流这种举动,神情瞬间变得惊讶起来,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慕红流不是紫竹狼七的义弟吗?怎么会直呼紫竹狼七的名字? 而且看慕红流此时的情绪,似乎非常愤怒。 “红流,看来你已经知道了。”紫竹狼七眉头皱起,眼神之中的锐芒消失,整个人好似在瞬间苍老了几十岁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要陷害我?”慕红流沉沉开口,一字一句,心都在滴血。 人群的目光更加呆滞了,完全看不懂眼前的一切。 紫竹狼七陷害慕红流,这从何说起啊? “大哥,你做了什么?”紫竹流岚美眸颤抖着,一步走到紫竹狼七面前,厉吼着问道。 “我······”紫竹狼七脸色低沉,实在没有勇气说出口。 “我的好义兄,既然不愿意说,那我就替你说。”慕红流目冷如霜,沉沉开口:“当年你让我守护宗门圣物,根本就是一个圈套。” “是你想得到宗门圣物,但是你怕宗门之人反对。” “所以,你让我守护宗门圣物。之后,你联合外宗之人,从我的手上抢走了宗门圣物。” “宗门圣物失窃,所有的人都说是我监守自盗,独吞了圣物。” “我自问,守护圣物不周,内心自责,所以没有多加强辩。” “直到现在我的知道,原来监守自盗的人,不是我,而是你,紫竹狼七!” 慕红流说完,一双眼睛盯着紫竹狼七,好似凶兽一般。 他的话落入众人的耳中,却是激起了万层骇浪。qL11 所有人的,都把目光聚焦在了紫竹狼七的身上。 谁能想到,盗取宗门圣物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宗主! 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出去,简直就是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