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五十六章 危在旦夕 - 万古天帝

第两千六百五十六章 危在旦夕

鬼帝显然没有料到,尸君等人居然会闯进来。天『『 籁小说.』⒉3TXT. 如果只是聂天一个人,他可以完全制住,但是尸君等人来到,局势瞬间逆转。 就算是借助黑色光球的力量,鬼帝也不可能压制住尸君等人。 “聂天!”尸君看到聂天被一股庞大的压力压制,直接一步踏出,全身气势轰然而起。 “嘭!”虚空之中,爆出一声闷响,笼罩在聂天身上的压力,直接崩碎。 大殿上空的黑色光球猛然晃动一下,鬼帝身躯跟着摇晃几下,差一点跌倒,脸色变得异常阴冷难堪。 他现在终究只是神魂状态,虽然还保持着完整的肉身,但是也必须借助黑色光球的力量。 此时他想和尸君等人这样的强者对抗,是完全不可能的。 “呼。”聂天周身压力消失,紧绷着的脸色马上缓和,长长呼出一口浊气,一脸玩味地看着鬼帝。 此时此刻,只要他愿意,就可以将鬼帝直接灭杀掉。 鬼帝躲在黑色光球之中,受到阵法保护,可惜这座大阵最核心的作用不是保护他,而是帮助他吸收力量。 如果尸君等人连番出手的话,很快就能破开黑色光球。 只要一离开黑色光球,鬼帝必死无疑! “鬼帝,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吗?”聂天深吸一口气,神色好转一些,冷冷笑道:“我可以给你一次说出临终遗言的机会。” “临终遗言?”鬼帝此时看着聂天,却是笑了一声,笑得有些诡异,接着他的目光在尸君和鬼王两人的身上扫过,冷笑道:“你们二位,鬼帝遗书该还给本帝了吧。” “嗯?”鬼帝的话,让聂天眉头一皱,脸色随即一变。 似乎鬼帝认识尸君和鬼王,而且他话语之中的意思,是他主动将鬼帝遗书送给后两者。 “鬼帝,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尸君和鬼王两人,也是一脸疑惑,质疑地看着鬼帝。 “怎么?你们两人想不起来吗?那就让本帝好好帮你们回忆一下。”鬼帝冷笑一声,说道:“上一次鬼帝遗冢开启的时候,你们两人无意之中进入鬼帝之心。” “不过你们根本不知道,鬼帝之心是什么。” “但是你们两人,一个禁神之胎,一个是极魔之胎,这倒是让本帝很感兴趣。” “所以本帝就送给你们两人一个礼物,那就是鬼帝遗书。” “鬼帝遗书之中,有两卷武诀,分别是禁神诀和极魔诀,这两卷武诀,乃是禁神和极魔两种血脉的开创者留下。” “如果本帝没有猜错的话,你们两人各自修炼了禁神诀和极魔诀,对吗?” 尸君和鬼王猛然一愣,神情一下僵硬住了,显然是回想起了一些事情。 两人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越来越难堪。 “看来你们回忆起来了。”鬼帝见两人这副反应,淡淡一笑,说道:“你们也不想想,如果不是本地主动把鬼帝遗书交给你们,就凭你们这两个蠢货,怎么可能带走鬼帝遗书?” 平淡的声音,极为冷漠,透着森寒之意。 聂天看着鬼帝,隐隐之中察觉到了不妙。 “是你!”尸君此时反应过来,眼神一颤,说道:“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是你故意让我们修炼禁神诀和极魔诀!” 鬼王此刻眼神颤抖着,死死盯着鬼帝,怨毒之意浓烈。 “没错。”鬼帝淡淡一笑,说道:“你们两人应该早就知道了,禁神诀和极魔诀是不完整的。如果本帝没有看错的话,你们两人体内的禁神之力和极魔之力,快要压制不住了,是吗?”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心中猜出了一些事情。 原来鬼帝故意将鬼帝遗书交给尸君和鬼王,还在遗书之中留下了禁神诀和极魔诀。 然而鬼帝遗书之中的禁神诀和极魔诀,是不完整的。 所以此时的尸君和鬼王两人,危在旦夕! 此时聂天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初他要进入鬼帝遗冢的时候,尸君要阻止他。 在鬼王口中,聂天成了唯一的机会。 所谓的唯一机会,就是只有聂天能够带他们找到鬼帝! 尸君和鬼王看过鬼帝遗书,一定知道,通往鬼帝之墓的通道,只有神魔元胎,才能通过!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尸君面色阴冷,沉沉怒吼。 “为什么?”鬼帝笑了,笑得很阴险,说道:“你们两人当初来到鬼帝遗冢的时候,体内的血脉之力,还不够强大。在那个时候,就算本帝吸收你们的血脉之力,也不足以复活。” “所以本帝就送给你们禁神诀和极魔诀,激出你们血脉之中真正的力量。” “但是你们修炼的是不完整的武诀,所以你们为了活下去,就必须重新回到鬼帝遗冢。” “十万年的时间,你们的血脉之力,已经足够强大。本帝吸收你们两人的力量,就可以复活了。”qL11 “只是让本帝想不到的是,这一次鬼帝遗冢开启,竟然出现了一名拥有神魔元胎的人。” “他的出现,打乱了本帝的计划,否则你们怎么可能来到这里!” 说完,鬼帝目光森寒无比,死死地盯在了聂天身上。 正是聂天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 聂天目光沉静,一脸肃杀。 他已经彻底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鬼帝是想吸收尸君和鬼王的血脉之力,借两人的力量复活。 只是很可惜,当初的两人太弱了,血脉之力不够强。 所以鬼帝将鬼帝遗书送给两人,让两人修炼不完整的禁神诀和极魔诀。 鬼帝知道,尸君和鬼王一定会再次回到鬼帝遗冢,到那时,他只要吸收两人的血脉之力,就能复活了。 但意外的是,聂天出现了! 如果不是聂天,恐怕此时的尸君和鬼王,已经死在了某个大阵之下,成了鬼帝复活之路上的牺牲品。 对于鬼帝而言,尸君和鬼王就是两只小猪仔,养肥了就杀掉。 不过这个时候,聂天也知道了,尸君和鬼王两人,并非是吸收了其他人的禁神之力和极魔之力,两人就是本身拥有禁神之胎和极魔之胎。 “难道他们两人,真的是聂家先祖和戚武家先祖!”聂天目光微微一颤,扫过尸君和鬼王,心中惊叫道。 其实在之前,他就猜测过两人的身份,只是不敢确定。 但是现在,他几乎可以断定,尸君就是聂家先祖聂东皇,鬼王就是戚武家先祖戚武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