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五十七章 圣界之门 - 万古天帝

第两千六百五十七章 圣界之门

聂天猜测,正是因为尸君是聂家先祖,所以后者才会阻止他进入鬼帝遗冢,而且还三番两次帮他。天籁小说.⒉3TXT. “尸君,鬼王,你们两人应该很清楚,只有本帝,才能救你们的性命!”这个时候,鬼帝再次开口,冷冷笑着,说道:“本帝现在只需要吸收这个神魔元胎小子的血脉之力,就足以复活了。” “如果你们两人帮本帝解决掉眼前的麻烦,本帝不仅可以救你们,而且还可以带你们进入更高等阶的世界,怎么样?” 声音冰冷,却是带着极大的诱惑力。 尸君和鬼王两人目光同时颤抖一下,显然是有些心动了。qL11 鬼帝的话,说得很清楚,所谓的更高等阶世界,无疑就是传说之中的诸天圣界! 对于每一名武者而言,诸天圣界都是传说一般的存在,是所有武者梦寐以求的地方。 诸天圣界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燕凌云和秦秋寒两人,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眼下的这种情况,鬼帝显然只需要尸君和鬼王,并不需要他们。 如果尸君和鬼王真的甘心为鬼帝卖命,不仅会杀掉聂天,而且会连他们两人一起杀掉。 即便燕凌云和秦秋寒是剑界巅峰强者,但是对上尸君和鬼王这种拥有强血脉的强者,还是弱了一些。 聂天此时的神情,更是紧张,目光沉沉地看着尸君和鬼王。 他现在体会到了,性命被握在别人的手上,是一种多么难受的感觉。 这一刻,现场的气氛,变得极为压抑。 “圣界之门!”片刻之后,鬼王终于开口,沉沉说道:“我需要先看到圣界之门!” 所有人都是一愣,纷纷看向鬼王。 鬼王提出自己的条件,无疑就是在表明态度,他愿意接受鬼帝的提议。 “可以。”鬼帝目光闪烁一下,随即手掌在空中转动一下,虚空之中数股无形的阵意力量流转起来,迅凝聚成一道时空之门。 时空之门,好似一团漩涡,悬浮在空间之中,不停地释放着恐怖的时空威压,极为磅礴浩瀚。 “圣界之门!”所有人眼神一颤,齐齐惊叫一声。 毫无疑问,空中的时空之门,就是通向诸天圣界的圣界之门! 谁都没有想到,鬼帝真的把圣界之门召唤出来。 不过众人都看得出来,此时的圣界之门是关闭状态,涌动在漩涡之外强大时空威压,就是无形的壁障,阻止任何人靠近圣界之门。 鬼帝遗书上记载,神魔之力就是能开启圣界之门的力量之一。 当然,鬼帝本人,也能开启圣界之门。 “圣界之门,隐藏在大阵之内,除了本帝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让圣界之门显露出来。”鬼帝冷声开口,目光沉沉地看着鬼王,说道:“鬼王,你已经看到圣界之门,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用本帝教你吧。” 鬼王目光猛然一沉,全身的杀意,勃然而起,瞬间凝为实质,涌动在空间之中。 随即,他直接转身,一双肃杀的眼睛,锁定在聂天身上,森然说道:“聂天,对不起了。” “嗯?”聂天目光一凝,脸色微微一僵。 鬼王妥协,这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是这一幕真的生的时候,还是让他有些错愕不及。 他几乎认定,鬼王就是戚武家老祖戚武雄。 而聂天的身上,则是同时拥有聂家和戚武家的血脉之力。 这也就是说,鬼王的身份,可是聂天的先祖啊! 以先祖的身份,对自己的后裔下杀手,鬼王可不是一般的心狠啊! “死吧!”而这个时候,鬼王不再多说一个字,身影一动,直接出手,低吼一声之后,一掌强横拍出,顿时虚空一震,一道可怕的掌影出现,气势吞天掠地,向着聂天轰杀而来。 在这个大殿之中,所有人的实力都受到混沌邪能的压制。 但即便如此,鬼王的战力,依旧可怕,绝对不是聂天能够抗衡。 “轰!”绝杀一掌,山呼海啸之势,轰然压下,虚空之中铿然有声。 若是这一掌落下,聂天即便不死,也必然重创。 “住手!”就在生死一瞬之际,一道声音响彻起来,随即一股庞然气劲,掠空而来,庞然气势,席卷一切。 “嘭!”虚空之中,一声闷响,两股力量相撞在一起,同时崩碎。 鬼王和尸君的身影,同时后退数步,随后又同时稳住。 “你干什么?”鬼王目光猛地一寒,冷冷看着尸君,怒吼一声。 在危急一刻救下聂天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尸君。 “戚武雄,你疯了吗?”尸君身形一定,全身气势狂暴而起,低吼道:“聂天是什么人,难道你不清楚吗?” 戚武雄! 尸君终于喊出了鬼王的真正名字! 聂天听到这个名字,目光一沉,整个人一下愣住了。 他心中早已确定,尸君和鬼王的身份。 但是当戚武雄这个名字,从尸君口中喊出来的时候,他依旧感觉到震撼! 尸君和鬼王,真的是当年离开九域的聂家先祖和戚武家先祖! 聂天能够亲眼见过自己的两位先祖,此刻心情之震撼,难以言说。 但是更让他惊讶的是,鬼王戚武雄竟然真的对他下杀手! 血脉之力,一脉相承! 但是戚武雄竟然对自己的血脉后裔下毒手,其心之狠,令人指! “知道又怎样?”戚武雄冷冷怒吼一声,说道:“既然他的体内流淌着我的血液,我现在想亲手收回,有何不可!” “你……,简直是个疯子!”尸君低吼一声,一步踏出,冷冷说道:“只要有我聂东皇在,你休想伤聂天一分一毫!” 鬼王是戚武雄,那么尸君的身份,无疑就是聂东皇了。 聂东皇没有想到,戚武雄竟然如此之狠,为了活下去,为了更强的力量,居然杀戮自己的血脉! “聂东皇,你知道的,杀了聂天,是我们活下去的唯一机会。”戚武雄目光森寒如冰,沉沉说道:“如果你下不去手,就让我来。你若挡我,我连你一起杀!” “活下去,真的这么重要吗?”聂东皇冷然开口,丝毫没有让步,怒然吼道:“如果你连自己的血脉都杀,那你与畜生,有什么分别!”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戚武雄狂声冷笑,全身气势疯狂暴涨,一双眼睛黑暗无比,显然是要与聂东皇生死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