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八十章 就是一条狗 - 万古天帝

第两千六百八十章 就是一条狗

十道雷电之力,直接崩碎,南宫独我身躯一晃,连退数步,差一点跌倒下去。天籁小说. ⒉3TXT. “怎么回事?”所有人眼神一颤,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到了,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聂天分明已经没有反抗之力了,怎么会突然爆出这么强大的力量? 而就在众人惊骇不已的时候,聂天的双目睁开了,目光如锐芒,锋利无比。 他的身躯,也在一瞬之间,恢复了正常,而且全身的气势,轰然而起,竟然比之前强大了数倍不止。 “怎么可能?”南宫绝命怪叫一声,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聂天,他突破了!”而在另外一边,华一如的声音响起,同样是不可置信。 谁能想到,聂天在生死一刻之间,竟然突破了! 在这种情形之下突破,这是什么样的心性才能做到啊! 此时此刻,聂天的确是突破了,实力从至高神后期,提升到了至高神巅峰! 他的战力,也因此有了质的飞跃。 刚才的时候,他在巅峰状态之下,可以勉强对抗神境巅峰武者。 而现在,他可以轻松对抗神境巅峰武者。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南宫独我愣了足足十几秒钟,终于是反应过来,好似疯癫一般地大叫着,眼神之中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 如果早知道聂天能够绝境突破,南宫独我一定会在瞬间杀掉他,而不是慢慢地折磨后者。 “南宫独我,你的死期到了!”聂天眼神一寒,森然开口。 下一刻,他一步踏出,全身的气势,如同山崩海啸一般,磅礴无比,浩荡无边。 “我不相信!”南宫独我眼神一颤,厉吼一声,随即身后出现五道雷电之力,一掌拍出,直接向着聂天轰杀过来。 但是此刻的他,也是到了强弩之末,攻击力量和之前相比,差了许多。 “只是这样吗?”聂天冷笑一声,周身涌起一层黑色光晕,一副黑色战甲,笼罩在他的身躯之外。 实力突破到至高神巅峰之境,聂天的九极战神诀,终于修到了第九层:暗极幽天境! 此时他所释放的力量,正是暗极幽天战甲。 “嘭!嘭!嘭!……”五道雷电之力轰击在暗极幽天战甲之上,却是根本没有给聂天造成半点损害,直接崩碎在虚空之中。 “这……”南宫独我望着眼前的一幕,双瞳一颤,内心的恐惧透过双眼,被无限的放大。 他万万没有想到,聂天突破之后的力量,竟然这么强大! “你出手完了,该我了。”聂天冷冷一笑,一步踏出,身影一动,好似一道黑色闪电,直直地向着南宫独我冲了过来。 南宫独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半点反应,身躯就被一只黑色的巨手,直接抓了起来。 “啊!放开我!”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南宫独我惊叫一声,声音都变得尖锐无比。 “南宫独我,你刚才不是要把我五雷分尸吗?”聂天冷冷一笑,暗极幽天战甲凝聚出的黑色巨手,死死钳住南宫独我的脖子,沉沉说道:“我现在也让你尝尝,分尸的滋味。” 冰冷的声音落下,一股剑意喷薄而出,直接斩断了南宫独我一条手臂,鲜血狂涌而出。 惨烈的一幕,让所有人眼神一颤。 “大哥!”南宫独秀嚎啕一声,想要出手,却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拦下了。qL11 他眉头一皱,一脸惊骇,却没有现拦下他的人在什么地方。 “虚空之中,有人潜伏!”下一刻,南宫独秀立即明白过来,眉头一皱,再不敢轻举妄动。 南宫绝命面色低沉着,想要出手,但却没有出手。 在他眼中,南宫独我等人,不过是棋子而已,现在棋子没用了,他连救人的**都没了。 “唰!”接着,聂天再次释放出一道剑意,又斩下南宫独我一条手臂。 “啊-!先祖救我啊!”南宫独秀两条手臂都被斩下,顿时出惨绝人寰的嚎叫。 但是南宫绝命在一旁看着,眼神之中的冷漠,更为浓烈了,彻底放弃了出手的打算。 “南宫独我,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的先祖。”聂天冷冷一笑,高声说道:“你在他眼中,就是一条狗,你没用了,他连看你一眼的心思都没有。” 南宫绝命听到聂天的声音,目光微微一凝,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聂天的话很难听,但却是说的对的。 “先祖,我……”南宫独我看着南宫绝命,气息非常微弱,艰难地开口,却已经不出声音了。 “死吧!”这个时候,聂天冷笑一声,心念一动,那黑色巨手猛然力,直接拧下了南宫独我的头颅,鲜血喷射在空中,血腥淋淋。 南宫独我,南宫家的家主,九域的一代强者,就此身陨。 如果他不主动提出要为南宫凛报仇,那他还能多活三个月,但也只是多活三个月而已。 现在,他死在聂天手里,恐怕到死的那一刻,也是不瞑目的吧。 “大哥。”南宫独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大哥惨死,心中的哀痛,无以复加。 他目光闪烁地看着虚空之中,眼中涌动着惊慌。 他到现在都没现,刚才阻止他出手的人,到底是谁。 聂天和南宫独我的生死对决,最终以南宫独我的惨死而结束。 这一场战斗的精彩程度,乎众人的预料,而最让众人没有想都的是,聂天竟然会在战斗之中的生死一刻,实现了实力的突破。 其实聂天在鬼帝遗冢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突破的迹象,只是他需要一个突破的契机。 南宫独我要将他五雷分尸,让他陷入绝境之中,正是给他提供了一个突破之机。 至高神巅峰境界,对于聂天而言,是质的突破。 他已经察觉到,星河界域生了变化,只是还没有时间去查看。 聂天深深呼出一口浊气,身影一动,回到了华一如的身边。 此时让他奇怪的话,似乎南宫绝命并不想就此离开。 “古冥族的人,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的呢。”这个时候,南宫绝命突然开口了,脸色低沉着,望向一片虚空说道。 “嗯?”聂天听到南宫绝命的话,眼神一颤,同样看向那一片虚空。 随即,虚空微微颤动一下,四道身影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