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八十九章 圣族之人 - 万古天帝

第两千六百八十九章 圣族之人

“并不是这样。』天籁』小说. ⒉3TXT.”华一如听到聂天的问题,却是摇头笑了一下,说道:“聂飞流的实力,应该不强,甚至应该比其他人更弱。” “为什么?”这一次,聂天和封驰同时一愣,惊叫一声。 修炼圣阶武诀的聂非流,实力居然比其他人更弱,这就非常诡异了。 “过犹不及,这个道理你们懂吧。”华一如淡淡一笑,说道:“天地玄黄四阶武诀,最适合位面武者,因为这四阶武诀,就是为了更好地吸收灵力而创造的。” “而神阶武诀,最适合域界武者,因为神阶武诀最适合武者吸收神力。” “圣阶武诀,则是为了圣界武者而创造,适合武者吸收圣力。” “聂非流修炼圣阶武诀,但是他所处的世界却是域界,周围空间之中根本没有圣力,只有神力。” “圣阶武诀虽然也能吸收神力,但是效果跟神阶武诀相比,却要差得远了。” “所以聂非流的圣阶武诀,不仅没能让他修炼度提升,而且还拖慢了他的修炼度。” “这……”聂天和封驰脸色一僵,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么说来,并非是聂非流不出手,而是他的实力没有聂天想象的那么强。 “我之前感知了一下,聂非流现在的实力只是主神巅峰而已。”华一如摇头一笑,似乎非常惋惜。 聂天眉头皱起,心中说道:“圣阶武诀果然很诡异,五叔只有主神巅峰实力,我竟然感知不出来。” 突然,聂天想到了什么,说道:“既然五叔修炼的是圣阶武诀,那是不是圣魂域更适合他修炼。” “嗯。”华一如点了点头,猜出聂天在想什么,手掌一翻,掌心之中出现一块圣魂玉令,说道:“这块圣魂玉令,本来是我给你准备的,现在你不需要了,正好可以给聂非流。” “虽然他的实力有点弱,但他修炼了圣阶武诀,进入圣魂学院,应该没有问题。” “多谢华老。”聂天目光瞬间变得炽热,道谢一声,把圣魂玉令接了过来。 他就是在想,如何才能让聂非流也进入圣魂域。 现在又有了一块圣魂玉令,事情就好办多了。 “聂天,我们现在就去拜访一下聂非流吧。”华一如淡淡一笑,眼神有些怪异地说道。 “好。”聂天收起圣魂玉令,欣然同意。 片刻之后,聂天等人来到一处别致的小院之外,脸上的表情却是愣住了。 眼前的这个小院,正是聂非流一家居住的地方,非常别致,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最为怪异的是,聂天等人站在小院之外,却是感知到了非常浓郁的光属性力量。 “聂天,你们进来吧。”这个时候,聂非流的声音响起,带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淡漠。 “多谢五叔。”聂天微微点头,小心翼翼地迈入小院。 小院之中,花团锦簇,百花怒放,一片生机盎然。 聂天被眼前的一幕惊得一愣,随即深吸一口气,神识铺展开,整个人一下愣住了。 他感知到,眼前的这些奇花异草,居然全部都是光属性的。 怪不得整个小院充斥着浓郁的光属性力量,而且这些奇花的颜色非常刺眼,极为炫彩。 “我的天,这些花草……”而在此时,华一如却是神情一下呆滞住,惊讶一声之后,嘴巴张得老大,却是说不出话来。 “华老,你没事吧?”聂天见华一如这么惊讶,不由得一愣,愕然问道。 “没,没事。”华一如愣住了数秒钟之后,总算反应过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说道。 聂天一脸疑惑,这些花草不就是光属性的么,至于这么激动吗? “没事才怪!”然而这个时候,小肥猫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说道:“这些光属性的花草,都是神阶药材,甚至有几株,还是圣阶的。华老头是个伪圣级别的神丹师,见到这些花草,哪能不激动呢?” “神阶?圣阶?”聂天听到小肥猫的话,愕然一愣,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只是感知出来,这些花草是光属性的,却没有想到,等阶竟然这么高。 怪不得华一如反应这么大,显然是感知出了这些花草的等阶。 但是聂非流也不是神丹师啊,怎么会种植了这么多高等阶的药材? 最诡异的是,小肥猫居然说,这些花草之中,有圣阶药材存在。 这个别致清幽的小院,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聂非流,这些花草都是从哪来的?”华一如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惊讶,上前一步问道。 “华先生见笑了,这些花草都是贱内种植的,也就是平日里多看看,怡心养性罢了。”聂非流非常恭谨,淡淡一笑说道。 “这些花草都是婶娘种的?”聂天愣了一下,看向聂非流问道。 聂非流点了点头,淡淡笑道:“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随便拿几株。” “咕咚。”聂天神色僵硬一下,喉咙滚动了一下。 很明显,聂非流并不知道这些花草的价值,只当是真的观赏用的呢。 但是聂天却知道了,这些花草之中,可是有几株圣阶奇花。 不过此刻,聂天心中更惊讶的,则是另外一件事情。 之前的时候,聂清婉可以跟寒煞翼族的翼墨交流,让他很惊讶。 小肥猫因此猜测,聂清婉有可能是圣族的人。 因为只有圣族之后,才能和同样是圣族之后的翼墨交流。 如果小肥猫的猜测是对的,那么聂非流的妻子,一定是个背景很大的人。 聂非流显然不可能是圣族的人,所以聂清婉的圣族血脉,只可能来自于母亲。 所以最大的可能是,聂非流的妻子是圣族之人! 刚才聂非流也说了,这些花草都是他的妻子种植的,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这些花草的真正价值,真的把它们当成是怡心养性的东西了。 另外一点,聂天也想到了:聂非流的圣阶武诀,极有可能来自于他的妻子! 想到这一点,聂天额头上已经冒出汗珠了。 接着,聂天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看向聂非流说道:“五叔,我想见一下婶娘,可以吗?” “这个……”聂非流眉头一皱,脸色却是一下僵住了,似乎非常为难。 聂天见聂非流一脸为难,心中不由得一沉。 按理说,他这个侄子,第一次来找聂非流,拜访一下婶娘,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聂非流脸色怪异,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qL11 “五叔,既然不方便,那就算了。”聂天见聂非流确实为难,也不好坚持,淡淡一笑说道。 “爹,娘亲说让聂天他们进来吧。”但就在这个时候,小院的一个房间之中,响起了一道清亮的声音。 聂天听出这个声音,正是聂清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