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零九章 好好管教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七百零九章 好好管教

“嗯?”聂天目光微微一凝,脸色随即一变。天』『 籁小 说.⒉3TXT. 虽然那名苍老武者的声音不大,但他却听得一清二楚。 苍老武者来到这里,似乎就是为他而来。 “完了!”而在同一时刻,小肥猫惊骇的叫声突然响了起来,一张猫脸直接僵住了,好似遇到了非常可怕的事情一样。 “小肥,怎么了?”聂天听到小肥猫的声音,目光一凝,沉声问道。 “聂天,你的武道命格很特殊,恐怕这老头的目的不简单啊。”小肥猫冷静了一下,沉沉说道。 聂天脸色低沉得更厉害,看向苍老武者的眼神,变得谨慎许多。 苍老武者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聂天,好似要把聂天吃掉一样,他的眼神很复杂,有欣喜,有震撼,有恐惧,甚至还有杀意。 这名苍老武者,不是别人,正是圣魂学院天星阁阁主,边弘农! “果然是神魔不许之命!”边弘农稍稍冷静一下,心中暗暗说了一声,随即一步踏出,来到了聂天的身边。 聂天目光一凝,此时他距离边弘农只有数米远的距离,感受到后者呼之欲出的可怕气势,心中震撼不已。 他估测,边弘农的实力绝对是伪圣! 如果边弘农现在对他出手的话,他根本无法反抗。 “这位大人,你想干什么?”聂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问道。 “在老夫的面前,居然还能如此镇定,你的确不简单。”边弘农淡淡开口,好似自言自语一样,随即看着聂天,直接说道:“跟我走吧。” “走?”聂天愣了一下,问道:“去哪?” “有人想见你。”边弘农沉沉说道,说着就要带聂天离开。 “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走。”但是聂天却是身形后撤,并不慌张,说道:“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完。” “嗯?”边弘农目光一紧,感觉聂天有点意思,突兀地笑了一声,问道:“你已经完成圣魂测试了,还有什么事情?” “我和别人打了一个赌,还没有分出胜负呢。”聂天淡淡一笑,非常平静。 “打赌?”边弘农不由得一笑,随即看向不远处的黑衣武者,直接问道:“怎么回事?” 黑衣武者并不知道边弘农是谁,但是他看出来,边弘农是圣魂学院的人,而且身份肯定不低,所以不敢隐瞒,把聂天和田卓文之间对赌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么回事。”边弘农听完,忍不住一笑,直接对聂天说道:“你赢了。” “我赢了?”聂天愣了一下,一脸愕然。 边弘农说的很随意,但是却非常镇定,不像是在逗他。 其他人听到边弘农的话,脸色齐刷刷地变了,纷纷低声议论起来。 “这老者是什么人啊?看起来来头不小,他说银小子赢了,不是开玩笑的吧?” “这位大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出手,肯定是圣魂学院的人,只是很奇怪,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他呢?” “他好像对圣魂测试蛮熟悉的,该不会是天星阁的人吧。”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都是一脸奇怪。 边弘农是天星阁阁主,但是他常年躲在天星大殿,极少出门。 所以圣魂学院见过他的人很少,一些寻常的老师和弟子,更是不可能见到他。 就连身为天星阁三大核心弟子之一的李晗,也只是见过边弘农一次,所以愣是没有认出后者。 “老东西,你算什么玩意,竟敢说他赢了!”就在这个时候,田卓文突然开口,一脸阴狠地看着边弘农,直接叫嚣道。 “嗯?”边弘农听到田卓文的声音,脸色猛然一沉,一张老脸气得颤抖起来。 其他人都是一愣,眼神诧异地看着田卓文。 聂天嘴角一撇,心中说道:“封驰说的没错,这个家伙果然是没带脑子就出门了。傻子都能看出来,这老头身份不简单,这货还敢这么大喊大叫,不是找死吗?”qL11 “你是田家的人吧?”边弘农猛然转身,目光森寒地盯着田卓文问道。 “是,是又怎样?”田卓文感受到边弘农眼神之中的寒意,顿时吓得舌头都打转了。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敢像刚才那样说话。 “是的话,那老夫就替田狱好好管教管教你!”边弘农冷冷一笑,随即大秀一甩,一股无形气劲呼啸而出。 “啪!”田卓文没有来得及做出半点反应,半边脸直接肿了起来,数个鲜红透血的指印,非常刺眼。 “你……”田卓文感觉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眼神一颤,刚想说什么,却又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众人看到这一幕,目光一凝,惊讶无比。 谁都没有想到,边弘农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打田卓文的脸。 田卓文可是田家嫡系子弟,他的爷爷可是圣魂学院的副院长啊。 不过很多人也注意到,刚才边弘农直接喊出了田卓文祖父田狱的名字,丝毫没有避讳,可见其身份必然很高。 “啪啪啪……”但是紧接着,边弘农并没有停手,而是连着抽了十几巴掌。 田卓文的一张笑脸,瞬间变得血肉模糊,简直看不出人形了,边弘农这才罢手。 “没大没小!回去问问田狱,我边弘农到底是什么玩意?”边弘农冷冷低吼,脸上怒气未消。 “边弘农!”有人听到这个名字,纷纷一愣,眼神随即一颤。 这里很多人都没有见过边弘农,但是却听过这个名字,正是天星阁阁主的名讳! “他天星阁的阁主大人!”下一刻,有人反应过来,直接怪叫一声。 这一下,众人全都炸锅了,看向边弘农的眼神既震撼又忌惮。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苍老武者竟然是边弘农。 天星阁是圣魂学院比较特殊的存在,所以天星阁主的地位,并不比副院长低,甚至还要高些。 田卓文当众骂边弘农是什么玩意,真是一脚踢在太岁头上了。 下一刻,人群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心中在猜测,边弘农突然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 随即,众人想到了什么,目光纷纷锁定在了聂天的身上。 刚才边弘农就说了,他是为聂天而来。 众人马上明白过来,一定是刚才聂天圣魂测试的时候,动静太大,惊动了边弘农。 “我们走吧。”边弘农没有理会其他人,而是看着聂天,直接说道。 “慢着。”聂天却是淡淡一笑,随即看向田卓文,说道:“我和他的打赌,赌注当然要兑现了。” 听到聂天的话,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眼神纷纷变得炽热,显然是要好好看热闹了。 既然边弘农都说聂天赢了,那这场赌注的输赢当然就确定了。 田卓文输了,不仅要输一卷神阵卷轴,而且还要当着众人的面,大喊三声我是蠢猪。 最要命的是,他以后见了聂天,都要先学三声狗叫! “田大少爷,胜负已分,你不会赖账吧。”聂天淡淡一笑,一脸玩味地看着田卓文,挑衅而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