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二十三章 受人之托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七百二十三章 受人之托

“轰!”聂天的话音落下,全身涌起一股庞然剑势,狂涌在天地之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柄傲立天地的利剑。天『『 籁小说.』⒉3TXT. “好强的剑势!”人群感受到聂天的剑势,目光剧烈一颤,心中惊讶不已。 聂天此刻所表现出来的剑势,丝毫不像是一个至高神巅峰武者所能拥有。 “狂妄!”梁振见状,低吼一声,矮胖的身躯微微一震,顿时一股股狂暴的力量释放出来,在虚空之中疯狂涌动,好似惊涛骇浪一般,一层层地爆出来。 “小子,就算我们压制了实力,也不是你能抗衡的!”于连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森寒如冰,周身的气势却是炽烈如火,整个人好似一轮炸裂的太阳,不停地释放出可怕的火焰力量。 “哗!”下一瞬间,梁振直接出手,一掌直接拍下,滚滚狂力如同翻涌的巨浪,不停地冲击过来,虚空微微颤动着,空中好似有狂浪冲击的声音。 “轰!”同一时刻,于连也出手了,一掌落下之后,空中竟然出现一片火海,奔腾的火焰吞吐着火舌,不停地蔓延开,向着聂天笼罩过来。 半空之中的一幕,让人群眼神为之一颤。 梁振和于连两人,还真是不要脸,联手对抗聂天自己,居然还出手抢占先机。 很明显,这两人是要一招击败聂天,不仅要赢,而且要赢得漂亮。 毕竟以他们的身份,如果输了或者费了好大力气才赢,那就等于丢脸了。 “只是这样吗?”聂天屹立在半空之中,嘴角冷冷一笑,手中出现星辰天斩,周身的剑意狂涌而出,同时神魔之力疯狂释放。 虚空之中的剑意,轰轰作响,好似末日悲鸣一般,极为可怕。 聂天真的怒了,他要一剑击败梁振和于连两人! “这……”下方的人群感受到聂天周身的剑意,惊得目瞪口呆。 众人根本无法想象,聂天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 此时聂天所释放出来的剑意,实在太可怕了,让人无法相信,他只是一名至高神巅峰武者。 “地剑,吞月!”而在此时,聂天的声音传出,响彻在虚空之中,好似惊雷炸响,雄浑激荡。 “轰!” “轰!” 下一瞬间,两道剑影同时出现,如同怒海狂龙,可怕的气势吞天掠地。 “好强!”众人再次被眼前的一幕震撼,齐齐惊呼出来。 聂天不仅剑意强悍可怕,其控制之力也是极其惊艳,竟然能一剑双分,而且每一剑还能保持着恐怖的威力。 “糟了!”梁振和于连两人,眼神同时一颤,惊觉到不妙。 此时他们真切地感觉到可怕的剑意,心中一阵胆寒心惊。 他们到现在才明白过来,聂天虽然只有至高神巅峰实力,但他的战力,却是堪比神境巅峰武者。 “轰隆!” “轰隆!” 随即,空中传出两声轰鸣,梁振和于连的攻击,直接被剑影冲击得粉碎,消失在空中。 而两道剑影却如狂龙一般,极为恐怖,好似要将梁振和于连吃掉一般。 “嘭!” “嘭!” 下一瞬间,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之下,两道身影倒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两道淋淋血迹。 “这……”这一幕,让所有人脸色一僵,神情都凝固了。 聂天一剑之下,以一种压倒性的气势击败梁振和于连!qL11 这个结果,是所有人都无法想到的。 在聂天与梁振和于连交手之前,众人猜测,战斗的结果极有可能是聂天败。 聂天能够挡下梁振和于连几招,就算是非常不错了。 但是眼下,这样的一幕,简直亮瞎了众人的眼睛。 聂天的可怕,远远出他们的想象。 而在这个时候,就连司徒八异都惊呆了,一张老脸呆滞着,嘴唇在颤抖,似乎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他知道聂天的战力惊人,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达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他对结果的预测是,聂天勉强打败梁振和于连,绝对不是现在的碾压。 “这就是你们的实力吗?一塌糊涂!”半空之中,聂天一步踏出,全身剑意狂涌,犹如剑神临世,气势盖天。 梁振和于连两人稳住身形,身上的血污直接散开,虽然没有受太重的伤,但是却极为狼狈。 两名内院老师,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联手败给了一名刚刚如愿的学生,这一次他们的脸丢回娘胎里了。 此刻,两人目光低沉凶狠,寒光隐隐,显然是愤怒极了。 如果不是司徒八异在这里,他们绝对会直接出手,灭杀聂天! 但是现在,他们不敢。 “我们输了。”于连还算冷静,知道压制实力之后,不可能是聂天的对手,直接说了一声,准备立即离开。 梁振一声不吭,也跟着转身,直接离开。 “慢着!”但是就在此时,司徒八异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司徒前辈,您还有什么吩咐?”梁振和于连两人身形一滞,虽然心中愤怒无比,但还是得保持恭敬的态度,躬身说道。 “带一句话给你们背后的人,我老头子会给那个小丫头找一个老师,用不着他费心了。”司徒八异嘴角扬起,淡淡说道。 梁振和于连脸色一沉,显然没有想到司徒八异会说的这么直接。 “怎么,没听到我的话吗?”司徒八异冷冷一笑,沉沉说道。 “我们知道了。”梁振和于连微微躬身,脸色难堪极了。 “知道了就好,滚吧。”司徒八异摆了摆手,示意梁振和于连可以走了。 “其他无关的人,散了吧。”梁振和于连走后,司徒八异冷冷开口,声音不大,但是落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却好似惊雷一般,震耳欲聋。 众人反应过来,立即散开,鸟兽一空。 “司徒前辈,我真的不知情啊。”白若竹却是并没有走,脸色为难地站在那里,愕然说道。 “好了,你也走吧,以后做事聪明点,别当了别人的棋子还不知道呢。”司徒八异摆了摆手,让白若竹离开了。 白若竹一脸疑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片刻之间,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聂天,君傲晴,以及司徒八异。 “晚辈聂天,多谢司徒前辈出手相助。”聂天上前一步,向着司徒八异微微躬身,郑重道谢。 “不用谢我。”司徒八异却是摆了摆手,说道:“我老头子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