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四十一章 必杀此人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七百四十一章 必杀此人

“轰!轰!”两团瞳力漩涡,直直激射过来,竟然直接没入聂天的双眼之中。天籁小 说. ⒉3TXT. 聂天举在半空之中的手臂,猛然一滞,停住了。 随即,他整个人好似突然僵硬了一般,直直地倒地,躺在了地上。 他周身的暴戾气息,迅地消失,眼神之中的凶戾,也慢慢地不见了。 凌厉的双眼,渐渐地恢复过来,神识开始变得清醒。 而在他身旁的司小月,则是身形一晃,瘫坐在了地上。 “小月!”封驰看到司小月突然倒下,惊叫一声,身影一动落了下来,来到后者身边,紧张问道:“你没事吧?” 司小月艰难地撑住身体,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但是这个时候,她的眼角之处,却是溢出了鲜血,脸色也苍白得吓人。 很显然,刚才她过渡使用天道之痕,所以此时受到反噬了。 但司小月不敢在此时放松,她仔细地感知了一下聂天的体内,确定圣魂咒印变得平静了,这才放下心来。 这个时候,聂天醒转过来,慢慢地站起,一脸疑惑,喃喃说道:“生什么事了?” “聂天,你总算正常了。”封驰看着聂天恢复了,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紧绷着的神经,顿时放松下来。 “司小月,你的眼睛怎么了?”聂天愕然一愣,看到司小月双目流血,皱眉问道。 “我没事,你恢复过来就好了。”司小月勉强一笑,摆手说道。 接着,聂天看到一地的圣魂血狼尸体,一脸茫然,问道:“刚才生什么了?这些圣魂血狼怎么死的?” 刚才生的事情,他一点也不记得了。 他只记得,体内圣魂咒印突然变强,之后什么时候时空,完全没有印象。 “这些圣魂血狼都是你杀的啊。”封驰一脸无语,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聂天听完之后,整个人呆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聂天,这次真的是很凶险啊。”这个时候,小肥猫的声音响起,心有余悸地说道:“幸亏这个小丫头是天道之痕,否则的话,你就要死在圣魂咒印之上了。” “这……”聂天倒吸一口凉气,心里不禁后怕。 半天之后,他冷静下来,走到司小月身边,郑重说道:“小月姑娘,这次多亏你了,救我一命。” “道谢的话就免了,我要的是你的回报。”司小月此时也恢复了一些,平静一笑说道。 “嗯。”聂天重重点头,说道:“你要的东西我会帮你找到,欠你的一份人情,我也会还。” “那就好。”司小月淡淡一笑,一脸坦然。 其实刚才的情形,她也没有选择,如果不救聂天,她和封驰都会被聂天杀掉。 聂天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望着全身的伤口,心中疑惑道:“为什么圣魂咒印会突然失控呢?” “圣魂血狼的气息,和圣魂咒印有些相信,这两者之间,一定有所关联。”小肥猫的声音响起,沉沉说道。 聂天点了点头,他也只这么想的。 他记得,好像是他被圣魂血狼撕伤后背之后,体内的圣魂咒印就变得活跃起来了。 正是圣魂血狼,激了聂天体内的圣魂咒印。 圣魂血狼和圣魂咒印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聂天,你先不要想太多,还是好好休息,把身上的伤处理好。”小肥猫开口说道。 聂天想了一下,只得点头。 他对圣魂咒印和圣魂血狼一无所知,想太多也没有用。 不过司小月好像对圣魂咒印挺了解的,只是她并不想跟聂天解释太多。 接下来,聂天先是把十几头圣魂血狼的血核取出来,足足十四枚血核,再加上之前的一枚,他总共拿到了十五枚血核,也就是三十个积分。 聂天非常满意,只要再杀掉三十五头圣魂血狼,或者采集七十株圣魂草,他就能换取半滴圣气之液了。 接下来,聂天就地盘膝而坐,开始恢复伤势。 数个小时之后,聂天重新站了起来,全身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气息也恢复过来。 司小月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她天道之痕瞳力消耗严重,最近一段时间,都无法使用了。 “我们走吧。”司小月淡淡一笑,准备离开这里。 然而就在她刚刚想走的时候,却好像现了什么,俏脸微微一变,黛眉也紧蹙起来。 “怎么了?”封驰觉察不对,看着司小月问道。 “有人来了。”司小月美眸一凝,望着前方一片密林说道。 就在她落下不久,一道白衣身影出现了,手中拿着一把折扇,凌空落下。 “是你!”聂天看到这名白衣武者,不由得眉头一皱,眼神变得低沉起来。 此刻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聂天等人在进入圣魂谷地之前遇到的家伙,外门十虎之中排名前三的陈水滨。 在没有进入圣魂谷地之前,陈水滨企图调戏司小月,被封驰一顿臭骂。 他曾放言,进入圣魂谷地之后,封驰等人就死定了。 而现在,他终于出现了。 “我当是谁,原来是条疯狗啊。”封驰看着陈水滨,冷冷一笑说道。 司小月则是俏脸低沉,并不说话。 “怎么?见到本少出现,你们很不高兴啊。”陈水滨阴邪的目光一一扫过聂天三人,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极为挑衅地说道。 “一条疯狗跑过来在你面前狂吠,会高兴才怪。”封驰冷笑一声回应,丝毫没有把陈水滨放在眼里。qL11 “嗯?”陈水滨脸色一沉,一双阴冷的眸子盯着封驰,森寒说道:“臭小子,这里可是圣魂谷地,你敢跟本少如此讲话,就不怕本少宰了你吗?” “哎呦,我好怕怕哦。”封驰撇了撇,非常贱地做出害怕的样子,一双眼睛却是极其冷蔑,说道:“就凭你这条疯狗,想杀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你……”陈水滨眼神一沉,双瞳之中杀机毕露,冷冷说道:“臭小子,本少本来只是打算教训教训你。但是现在,本少改变主意了。” “改变主意?”封驰冷蔑一笑,眉头挑起,挑衅道:“你想怎样?” “杀你!”陈水滨冷冷开口,几乎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一双眼睛阴狠毒辣,几乎要把封驰活活吃掉一样。 他本来的确只是想教训封驰一下,但是封驰的嚣张让他下定主意,必杀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