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八十章 不为杀人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七百八十章 不为杀人

“轰轰轰……”高空之上,一道道狂力冲击下来,好似从天而降的瀑布一般,向着大地落下。天籁小 说. ⒉3TXT. “轰隆隆……” “嘭嘭嘭……” 地面之上,一座座的高峰受到冲击,纷纷崩塌陷落。 整个圣魂山脉,在狂力的冲击下,居然都在晃动着,好似要被毁灭一般。 而在冰火谷之外,巨山巨河兄弟望着虚空之上落下的狂力,脸色惊骇无比。 但是下一刻,他们竟然同时冲天而起,全身的力量狂涌释放,以身躯为护盾,守护冰火谷! 此刻,聂天正在冰火湖中修炼,而且正在关键时刻,若是被打扰,后果不堪设想。 山河兄弟,此刻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算是拼上性命,他们也一定要保住冰火谷。 “轰轰轰……”高空之上,一股股的力量冲击下来,轰击在山河兄弟的身上,让他们身躯不由得颤抖起来。 此时他们使用了一气山河,但他们的实力,实在太弱了。 “噗!噗!”坚持数秒钟之后,山河兄弟身躯同时一颤,狂喷鲜血不止。 聂风华和圣魂三老对拼,所释放出的力量太可怕了,就算只是余威,也是山河兄弟无法抵抗的。 “嘭!嘭!”下一瞬间,巨山巨河终于支撑不住,身影同时坠落,向着地面砸下来。 随即,可怕的力量落下,眼看就要轰击在冰火谷。 这种狂力,一旦落下,绝对能将冰火谷直接夷为平地。 “糟了!”巨山巨河两人,人还在空中,脸色惊骇无比,同时低吼一声。 他们此刻所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聂天。 如果冰火谷被毁,对聂天无疑是灭顶之灾。 “轰!”就在千钧一之际,一股雄浑力量出现,瞬间释放,将整个冰火谷笼罩起来。qL11 “嘭嘭嘭……”随即,可怕的力量落下,却是被那股雄浑力量挡下,瞬间崩碎。 巨山巨河的身影落下,堪堪稳住,猛然转身,看到身后站着一名老者,正是华一如。 “你,你是谁?”山河兄弟并不认识华一如,同时惊骇一声,骇然问道。 “聂天是不是在谷中?”华一如没有回答两人,而是脸色低沉地问道。 “嗯。”巨山巨河点了点头,一脸疑惑。 他们看得出来,华一如显然是来帮忙的,所以安心不少。 华一如点了点头,神情凝重地看着高空之上,沉沉说道:“这座大阵,保住冰火谷没有问题,你们两人就在这里守着,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明白吗?” “明白!”巨山巨河重重点头。 华一如此时脸色却是更为凝重,心中叹道:“聂风华,你为什么这个时候来了啊!” 他没有想到,聂风华会在此时出现。 幸亏他来得及时,用一座大阵,保住了冰火谷,否则就麻烦大了。 其实华一如此时是第一次见到聂风华,完全没有想到,后者的实力竟然如此逆天。 他将聂天带到圣魂学院,有自己的计划和安排。 但是聂风华的突然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 此时,他在思考着,聂风华和聂天父子,是否能够见面。 而在同一时刻,冰火湖之中,聂天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虽然冰火谷保住了,但是外界的力量还是传了过来,对他的突破造成了一些干扰。 幸亏六六封闭了他和外界的联系,否则的话,他要是听到聂风华和圣魂三老之间的对话,绝对会心神错乱,走火入魔。 “聂天,一定要坚持住啊!”小肥猫暗暗祈祷着,希望聂天能顺利突破。 此刻聂天处在最关键的阶段,只要能够稳住心神,很快就能突破。 冰火谷之外,圣魂山脉上空。 许久之中,无尽的狂浪终于慢慢散去。 四道身影,缓缓变得清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正是聂风华和圣魂三老。 此时的聂风华,周身鲜血淋淋,脸色惨白如蜡,身躯微微颤抖着,好似风中残叶,随时都有可能坠落下来。 但是他的眼神,却是依旧凌厉,全身的气息竟然还非常稳定。 再看圣魂三老,全身血肉模糊,一道道血口翻卷着,好似被无尽的利刃割伤,三人搀扶在一起,才勉强稳住身形。 他们的眼神,颤抖不已,震撼而惊恐。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在他们使用了圣魂秘术的情况下,居然会是眼前的这种结果。 聂风华实在太强大了,刀剑合体之后的气势,暴涨了数倍不止。 下方的人群,在看到眼前的一幕的时候,惊骇到了极点。 谁都看出来,这一次至极对拼,聂风华胜了! 圣魂三老所受的伤,显然比聂风华更重。 难以想象,聂风华以一敌三,面对圣魂秘术,竟然还能占据上风! 聂风华,强大得令人指! “这,这怎么可能?”高空之上的另一边,田狱惊骇开口,一双眼睛瞪得铁圆,不知该如何表达内心震撼。 圣魂三老的圣魂秘术,居然败给了聂风华。 圣魂秘术可是圣阶武技啊! 聂风华凭什么能战胜圣阶武技? 圣魂秘术,的确是圣阶武技,但是圣魂三老毕竟是伪圣强者,不是真正的圣人。 就算是三人气势联合,那也只是无限接近圣人,而非真正的圣人。 所以圣魂三老根本无法挥出圣魂秘术的真正威力。 如果真的圣阶武技力量挥出来,聂风华是决然无法抵抗的。 “三位前辈,聂风华承让了。”这个时候,聂风华的声音响起了,他身躯一震,周身血污涤荡一空,虽然面色苍白,但是气势仍在,而且极为凌厉。 此时此刻,如果他出手,可以轻而易举地灭杀圣魂三老。 “我们,败了!”司徒八异双瞳一颤,尽管眼中有极大的不甘,但还是沉沉开口。 杜匡的脸色震撼无比,但是却并不畏惧,用尽体内力气,低吼道:“圣魂三老,败得心服口服,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杜匡前辈,聂某来圣魂学院,可不是杀人的。”聂风华却是冷笑一声,随即目光一转,死死锁定在圣魂罪碑之上。 他重返圣魂学院,不是为杀人而来,而是为了抹除圣魂罪碑上的名字! “你……,噗!”唐婆开口了,但刚想说话,身躯便是一颤,直接口吐鲜血。 他们受伤太重了,就算是想阻止聂风华,也无能为力了。 而且这个时候,没人能够阻止聂风华了。 聂风华受伤了,但是却并不致命,气势还在,无论是田狱还是罪碑守护者,都拦不住他。 “三位前辈,对不住了。”聂风华淡淡一笑,随即猛然转身,准备向着圣魂罪碑而去。 “聂风华!”但就在这个时候,一片虚空之中,一道低沉如杀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冷厉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