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八十五章 赌他的命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七百八十五章 赌他的命

永恒无情剑意迸的瞬间,所有人的神情都僵硬了。』』『天籁小说. ⒉3TXT. 在这一刻,他们亲身领教了剑界神话的可怕! 仿佛一瞬之间,整片天地被一股无情肃杀的气息笼罩,那种冷漠森寒的感觉,让人感觉到无助,绝望。 传闻之中,永恒无情再修无情剑意之前,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但是后来,他挚爱之人,却离开了他。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陷入无法自拔的痛苦之中。 在经历了经年累月的痛悟之后,他竟然修成了无情剑意。 无情剑意的真谛,其实是,以情入道,实则无情。 正所谓,世间万物,情字最杀。 因能极于情,故能极于道。 永恒无情的可怕之处,就是在于,他手中之剑,是至极无情之剑! 就在永恒无情彻底释放剑意的瞬间,剑意之中的无情气息,弥漫在天地的每一个角落。 而在下一刻,永恒无情的手中,出现一把毫不起眼的古朴黑剑。 他手臂挥动,平淡无奇的动作之间,却是暗含着最冰冷的杀机。 这一刻,永恒无情的眼神,变得冷漠如深渊。 就好像,天地万物,在他眼中,都成了无情剑下的斩杀之物。 “唰!”下一刻,一道剑影呼啸而出,毫不起眼,好似微弱的剑痕一般。qL11 “喀喀喀……”但是那道似剑痕一般的剑影,所过之处,虚空直接裂开。 “嘭!”而在这剑痕剑影穿透金色巨掌的一瞬,那看似无坚不摧的巨掌,竟是直接崩碎了。 紧接着,下一瞬间,就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鬼谷咒世的身躯,猛然颤动了一下。 “噗!”随即,鬼谷咒世的肩膀,猛然被撕裂,直接出现一个血洞,鲜血疯狂涌出。 鬼谷咒世眼神一颤,身躯后退了数步,随即稳住,他看向永恒无情的目光,不住地颤抖着,惊骇到了极致。 永恒无情,随手一剑,不仅破掉了他的倾力一掌,而且直接洞穿了他的肩膀。 被无情剑意洞穿的肩膀,就算九阶伪圣强者,也无法瞬间修复。 这个时候,下方的众人,完全被高空之上的一幕震撼了,无数人张大了嘴巴,却是不出半点声音。 原本大家认为,鬼谷咒世应该是和永恒无情同一级别的存在,就算是不如后者,那也应该是一筹半筹的差距。 但是现在,所有人看到的结果却是,鬼谷咒世和永恒无情之间,差着千筹万筹。 毫不夸张地说,鬼谷咒世喝永恒无情,根本就是两个层级的存在。 只是一剑,永恒无情完全碾压鬼谷咒世。 剑界神话,一剑败尽天下剑的传说,果然名不虚传! “为什么?”高空之上,鬼谷咒世稳住身体,脸色低沉无比,沉沉开口。 “你想问什么?”永恒无情笑了一声,一脸坦然。 “你为什么不杀我?”鬼谷咒世眼眸颤抖着,脸色难看极了。 刚才的一剑,只要再偏移一点,绝对可以洞穿鬼谷咒世的心脏要害。 很明显,永恒无情只是要伤鬼谷咒世,而不是要杀他。 “我的剑无情,但不无道。”永恒无情再次笑了,说道:“你我之间,没有任何恩怨。我来这里,只是要带走聂风华。既然你拦我,我只需要让你知道,你拦不住我,这就够了。” “只是这样吗?”鬼谷咒世目光低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永恒无情嘴角扯动,突然看了聂风华一眼,说道:“你的命,是属于聂风华的。你是他的心魔,如果我杀了你。那么聂风华的余生,岂不是要一直带着心魔活着。” “我明白了。”鬼谷咒世目光微沉,似乎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我想知道,你和聂风华之间,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救他?” “你觉得呢?”永恒无情淡淡笑着,反问道。 “他拜你为师了?”鬼谷咒世眼眸一颤,问道。 聂风华离开圣魂学院,只有几十年的时间。但是这几十年,他的实力晋升飞快。 如果说他的身边没有一个人强者指导,鬼谷咒世绝对不相信。 永恒无情的出现,让鬼谷咒世认定,正是前者在指导聂风华。 “我们只是朋友,合作的关系,我帮他,他帮我,就这么简单。”永恒无情淡淡一笑,非常淡然。 “只是如此?”鬼谷咒世眉头一皱,随即问道:“聂风华体内的圣魂咒印,是你帮他压制的?” “没错。”永恒无情点了点头,说道:“我要承认,圣魂咒印的确可怕,就算是我的无情剑意,也只是能压制而已。或许有一天,聂风华的圣魂咒印变的更强大了,无情剑意也会压制不住。” 鬼谷咒世脸色低沉,一时不再说话,许久之后才说道:“永恒无情,败在你的手里,鬼谷咒世心服口服!” “服就好。”永恒无情淡淡一笑,随即身影一动,直接来到聂天和聂风华的身边,准备直接离开。 聂天看着永恒无情,目光低沉,并不说话。 “聂风华死不了,你放心吧。”永恒无情看着聂天,淡淡一笑说道。 “多谢前辈。”聂天微微躬身,将聂风华交到永恒无情手中。 刚才生的一幕,他当然看到了。 永恒无情太可怕了,是他所见过的,最强大的剑者。 就连他在冰封遗迹遇到的凌云剑圣,无我剑魔等人,跟永恒无情比起来,都相差太远。 聂天根本没有想到,圣魂域竟然潜藏着如此可怕的人物。 “小子,跟我一起来吧。”永恒无情淡淡一笑,对聂天说了一声,便准备离开。 众人望着永恒无情,目光不由得一颤,心里都在纳闷,永恒无情就这么把聂风华带走了吗? 但是此刻的鬼谷咒世,没有任何办法,因为他完全不是永恒无情的对手。 “慢着!”但就在这个时候,鬼谷咒世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 “嗯?”永恒无情身形一滞,冷漠道:“你还要拦我吗?” “聂风华是圣魂学院的叛徒,就这么被你带走,我不甘心!”鬼谷咒世沉沉开口,一双眼睛涌动着恶毒的光芒。 “不甘心?”永恒无情冷笑了一声,说道:“你想怎样?” “我想赌一次!”鬼谷咒世冷冷开口。 “赌什么?”永恒无情眉头一皱,问道。 “赌他的命!”鬼谷咒世目光一颤,随即扬起手,直接指向了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