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九十三章 护亲使者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七百九十三章 护亲使者

“嗯?”轻蔑的声音响起,让山河兄弟同时一愣,随即看向那开口之人。天籁 『 小说.』⒉3TXT. 这是一名年轻的武者,剑眉星目,俊武非凡,眼神极为凌厉,不过目光之中,却是带着十足的高傲,极为轻视。 山河兄弟被人喊成双傻,当然不开心,两张脸立即变得铁青。 “卢凤鸣,你再叫唤一个?”巨山上前一步,怒目瞪着对方,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这名年轻武者,名为卢凤鸣,在外门之中算是一个人物,实力是八阶半圣,仅次于季仇五,在外门十虎之中排名第二,比之前死在聂天手上的陈水滨还强。 “山-河-双-傻!”卢凤鸣一脸的趾高气扬,一字一句地说出来,气焰极为嚣张。 “乖儿子真听话,爹让你叫你就叫。”巨山嘿嘿一笑,双手抱在胸前,非常得意。 “巨山,你……”卢凤鸣目光一颤,这才知道被耍了,不由得低吼一声,恼怒不已。 “卢凤鸣,你想干什么?当我们兄弟俩怕你不成?”山河兄弟同时上前一步,气势非常强,逼得卢凤鸣后退一步。 卢凤鸣在外门十虎之中排名第二,而巨山巨河则是分别排名第四第五。 如果是单打独斗的话,巨山巨河都不是卢凤鸣的对手。 但若是山河联手,恐怕整个外院,只有季仇五有机会跟他们一战。 卢凤鸣目光低沉无比,心中愤恨,但是却不敢出手。 而在下一刻,他的目光突然一转,锁定在了聂天的身上,随即冷笑一声,阴阳怪气地说道:“哟呵,这个银毛小子,不是叛徒聂风华的儿子吗?” 聂天眉头一皱,一双眼睛冷冷扫过卢凤鸣,并没有说什么。 “卢凤鸣,你够了!”这个时候,卢凤鸣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季仇五打断,后者冷冷说道:“聂天是我的朋友,你说话最好小心一点。” “嗯?”卢凤鸣愣了一下,一脸疑惑地看着季仇五,心中非常奇怪。 外院的人都知道,季仇五是一个冰山一般的人物,对任何人都是拒之千里之外。 为什么季仇五会突然说,聂天是她的朋友? 聂天才来圣魂学院几天?怎么就能跟季仇五扯上关系呢? 心里虽然奇怪,卢凤鸣却是忌惮季仇五,不敢再多说什么。 “季仇五,我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怎么外院最强的几个人都来了?”巨山也不再去理卢凤鸣,而是看向季仇五问道。 “我也不清楚。”季仇五摇了摇头,她的心里有着同样的疑惑。 到底是什么样的学院任务,要把外院最强的几个人都聚集到一起。 就在众人疑惑不已的时候,又有两名武者来到大殿之中。 其中有一个人,聂天也非常熟悉,正是之前和他有过交手的季尘。 季尘也是外门十虎之一,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另外一个人,则是一名看上去非常老实的武者,来到之后,不一言,一直沉默。 “季尘。”看到季尘走过来,聂天淡淡一笑,打了一声招呼。 季尘却只是点了点头,随即看了季仇五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聂天注意到这一幕,不由得眉头一皱。 他看出来,似乎季仇五和季尘之间,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接着,众人在大殿之上等候。 片刻之后,一道身影走了过来,竟然又是聂天熟悉的人,内院的老师白若竹。 “她不是内院的老师,怎么来这里了?”聂天看着白若竹,不由得眉头皱起,心中奇怪地说道。 “诸位同学,让你们久等了。”白若竹来到众人面前,目光扫过所有人,淡淡一笑说道:“今天把你们叫过来,是要派给你们一个天阶任务。” “天阶任务!”众人听到这四个字,不由得目光一颤,惊叫一声。 圣魂学院的任务,按照等级分为天地玄黄四阶。 任务等级越高,完成之后所能获得的积分就越多。 一般来说,外院弟子,只能执行黄阶任务,最多就是执行玄阶低级任务。 从来没有听说,让外院弟子去执行天阶任务的。 天阶任务一般都是非常凶险的,只有核心院的弟子才敢接,而天阶高级任务,更是只有潜龙榜上的那几个位敢接。 此刻,白若竹让一群外院弟子,去执行天阶任务,实在太奇怪了。 “对,你们没有听错,就是让你们执行天阶任务。”白若竹早就料到众人的反应,淡淡一笑,说道:“你们这次的任务很特殊,是要担任圣月皇朝长公主的护亲使者。” “护亲使者?”众人愣了一下,一脸错愕。 谁能想到,这次的任务,竟然是让他们当护亲使者! “三天之后,圣月皇朝的长公主殿下,将嫁入玄天皇朝。需要几名年轻的护亲使者,陪同长公主殿下,前往玄天皇朝。”白若竹淡淡一笑,继续说道:“你们的任务,就是保护长公主殿下,安全地到达玄天皇朝的皇都。” “原来是这样。”卢凤鸣听完之后,笑了一声,说道:“圣魂域的规定,护亲使者必须要非常年轻,年纪不能过八百岁。所以只能让我们外院最强的几个人去当护亲使者了。” 聂天此时嘴角扯动,也明白过来了。 护亲使者,当然要年轻的武者,如果是一群老古董陪着公主殿下,的确有些不像样子。 其他人也都明白过来,纷纷点头。 “嗯。”这个时候,白若竹微微点头,脸色却是变得郑重许多,说道:“你们都知道,圣月皇朝和玄天皇朝,都是圣魂域的四大皇朝。此次两大皇朝结亲,乃是圣魂域的大事。” “所以你们此次的任务,看似轻松,实则很重。” “我希望你们谨慎对待,不要给圣魂学院丢脸!” “当然!”卢凤鸣再次开口,随即却是将目光看向了聂天,说道:“老师,这么重要的学院任务,我们似乎不该让一个叛徒的儿子参加吧。” “嗯?”聂天目光猛然一凝,脸色低沉起来。 这个卢凤鸣,处处针对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难道他忍让一些,对方就觉得他好欺负吗? “这位同学,请注意你的言辞。”这个时候,白若竹开口了,美眸微微变冷,说道:“学院让谁执行任务,是学院的事情,不容其他人置喙!” “既然你加入了这个任务,你的指责就是尽力完成任务,而不是关系跟你一同执行任务的人是谁!” 冰冷的声音落下,好似耳光一样,打在卢凤鸣的脸上,让他整个人都僵住了,脸色青红不定,不敢再多说什么。 他没有想到,白若竹竟然会偏向于聂天。 白若竹俏脸微寒,没有再多说什么。 而在这个时候,大殿之外出现了数道身影,迈步走入大殿。 “圣月皇朝的人来了!”白若竹美眸闪烁一下,摆手示意眼前的众人站好。qL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