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九十五章 护亲团长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七百九十五章 护亲团长

景锐的声音落下,整个大殿,再一次陷入一片死寂之中。天籁小说. ⒉3TXT. 众人神情僵硬,目光呆滞,完全不知道眼前所生的一切是怎么回事。 聂天在三十七皇子景鸿的脸上留下了两道剑痕,**裸地羞辱他。 而景锐作为景鸿的皇兄,不仅没有向聂天报仇,而且还主动道歉,甚至还跟聂天称兄道弟,甚至还主动提出,让聂天担任护亲团的团长! 眼前的这一幕幕,怎么跟做梦一样? 众人甚至怀疑,二皇子是不是智商不够用啊。 聂天看着景锐,眼神之中同样很疑惑。 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景锐会让他做护亲团的团长。 在场所有的护亲使者,除了聂天之外,全都是半圣强者,只有聂天一个人,是神境巅峰实力。 如果说景锐看出聂天能够伤到景鸿,看中了他的战力,那也说不通啊。 毕竟,季仇五和卢凤鸣更强,一个是九阶半圣,一个是八阶半圣,战力不可能比一名神境巅峰武者差。qL11 景锐此时的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 “聂兄,本王的提议,你可愿意接受?”见聂天不说话,景锐淡淡一笑,再次问道。 “二皇子殿下,聂天刚刚加入学院不久。”这个时候,不等聂天开口,一旁的白若竹就上前一步,说道:“此次两大皇朝结亲,事关重大,聂天实在担当不起这份职责。” 说着,她指着季仇五,说道:“这位弟子,名为季仇五,是我们圣魂学院外院第一强者,让她做护亲团团长,更加合适。” 白若竹说完,景锐却是淡淡一笑,说道:“白老师,这次护亲任务,由本王全权负责。护亲团团长由谁来担任,本王心中有数。” 说着,他看向季仇五,笑了一声,说道:“这位季仇五同学,实力固然不错,但是她脸上的面具摘不下来,实在难当护亲团团长。” “这……”白若竹脸色一僵,随即看向卢凤鸣,说道:“这位弟子是卢凤鸣,是外院之中仅次于季仇五的强者,他的脸上没有面具,可以当团长。” “是的,二皇子殿下,我可以当团长!”卢凤鸣眼神一喜,上前一步说道。 然而景锐却是看都不看卢凤鸣一眼,而是平淡而坚决地说道:“白老师,你不要再说了,本王心意已决,护亲团团长一职,非聂天莫属。” 白若竹见景锐非常坚决,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不由得脸色难堪起来。 “既然殿下如此坚持,聂天若是再推辞,就显得不知好歹了。”这个时候,聂天终于开口了,平静了下来,淡淡一笑,说道:“聂天愿意担任护亲团团长一职。” “好!”景锐听到聂天答应了,哈哈一笑,竟然微微躬身,说道:“多谢聂兄了!” 聂天微微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白老师,事情就这么定了,本王准备现在就带聂兄他们前往圣月皇城。”景锐淡淡一笑,直接说道。 “现在就走?”白若竹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么急。 “对!”景锐点了点头,说道:“皇姐三天之后就要前往玄天皇朝,本王想先带聂兄等人提前见皇姐一面。” 他口中的皇姐,当然就是圣月皇朝的长公主殿下,也就是即将与玄天皇朝结亲之人。 “好吧,既然是这样,那你们就出吧。”白若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随即,聂天等人不再耽搁,直接跟着景锐,前往圣月皇城。 圣月皇朝是圣天域四大皇朝之一,也是四大皇朝之中,距离圣魂学院最近的皇朝。 从圣魂学院到圣月皇城,只有半天的路程。 半天之后,聂天等人来到了圣天皇城之外。 “好雄伟的皇城!”聂天望着远处的巍峨皇城,心中惊叹道。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圣天域的大城,无论是气势还是面积,都比他之前所见到的城市大得多。 “我们走吧。”景锐淡淡一笑,带着聂天等人,进入皇城之中。 很快,众人来到二皇子所在的锐王府之中,在景锐的安排之下,暂时居住在一处宽敞的别院之中。 景锐让其他人先去休息,然后单独带着聂天一人,来到王府的大堂之上。 “聂兄,喝茶。”景锐端坐大堂主位,淡淡一笑,示意聂天喝茶。 聂天却是摆了摆手手,淡淡说道:“二皇子殿下,有什么事,请直说吧。” 他总感觉,这个二皇子,看上去恭敬有加,实则非常阴沉,城府极深,不知道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聂兄,你是这次护亲团的团长,有些事情,本王需要跟你商量一下。”景锐淡淡一笑,接下来竟然真的跟聂天商量起护亲的事情。 两人谈了很长时间,包括此次前往玄天皇朝的路线,除了护亲使者之外,还要带哪些人。 商量完所有的事情,已经过去数个小时。 “聂兄,今晚本王就带你们进宫,面见皇姐,同时也为你们接风洗尘。”最后,景锐淡淡一笑,一脸郑重地说道。 “提前见一见长公主殿下可以,接风洗尘就不必了。”聂天淡淡一笑,沉声说道。 “聂兄不必紧张,就是跟皇姐一起吃个饭而已。”景锐笑了一声,说道:“聂兄,你先回去休息吧,本王出的时候派人去叫你们。” “好。”聂天点了点头,起身离开大堂。 在回别院的路上,他一脸疑惑,实在想不明白,这个二皇子到底要做什么。 他总感觉,景锐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后者隐藏的很深,居然是滴水不漏。 “先不去管他,我只需要完成自己的护亲使命就行了。”实在想不明白,聂天只得摇头苦笑一声,心中作罢。 回到别院之后,聂天进入自己的房间,却是猛然察觉到什么,脸色猛地一变。 他竟然现,房间之中已经坐着一个人了。 “季仇五,你怎么在我的房间?”聂天愣了一下,马上镇定下来,看着季仇五问道。 在他房间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季仇五。 “我在等你。”季仇五淡淡开口,声音竟然不再那么冰冷,甚至有些柔和甜腻。 “嗯?”聂天听出季仇五声音不对,不由得目光一凝,一脸古怪。 如果是这种甜腻的声音从别的女人嘴里出,聂天会感觉很正常。 但是从季仇五的嘴里出,就非常怪异了。 “聂天,你想看看我的真实面目吗?”这个时候,季仇五走了过来,突然把手放在面具之上,竟然是要摘下面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