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四十九章 泣血一战 - 万古天帝

第两千八百四十九章 泣血一战

“轰!”高空之中,南宫绝命身躯一震,顿时周身的禁神之力变得狂暴起来,瞬间化作一道道金色利芒,呼啸而出,向着聂天轰杀而来。天籁 小 说.⒉3TXT. 禁神之力是南宫绝命从聂道身上掠夺而来,但是他的实力远胜于聂道,所以禁神之力在他的身上,所挥出的力量,竟然是远比聂道可怕。 “哗哗哗……”一瞬之间,漫天的禁神之力落下,好似金色箭雨一般,铺天盖地而来,虚空开始震颤起来,好似随时都要崩裂一般。 聂天眼眸一颤,直接开启木极碧天战甲,同时星魂之铠和星魂之盾也出现了,化作一道道护盾,笼罩全身。 “嘭嘭嘭……”而在下一刻,漫天利芒落下,轰击在三层护盾之上。 “砰!砰!砰!”只是一个眨眼的瞬间,三层护盾,直接崩碎。 “嘭!”高空之中,一声闷响传出,聂天的身影直接倒飞出去,竟是淹没在漫天金芒之中。 “哼哼。”南宫绝命冷冷一笑,蔑然道:“蝼蚁!”qL11 刚才的一招,他根本没有尽全力,便直接将聂天灭杀。 然而就在他声音尚未落下的时候,轻蔑的老脸却是突然僵住了。 “老猪狗,你说谁是蝼蚁?”虚空之中,一道低沉冷厉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血色身影出现,全身血肉模糊,但是一双眼睛,却是凌冽无比。 “嗯?没死?”南宫绝命眉头一皱,僵硬的老脸扯动一道更为肃杀的笑意。 他显然没有想到,聂天在他一招之下,竟然没有死。 刚才的那一招,虽然他未尽全力,但是就算九阶半圣,也未必扛得住。 聂天明明只有一阶半圣的实力,居然没有死,这让他大感意外。 “老猪狗,你的实力,也不过尔尔。”聂天冷冷一笑,随即周身气势狂放出来,竟然比之前恐怖数倍不止。 “怎么可能?”南宫绝命感受到聂天周身的气势,脸色更加惊讶。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聂天的气势,竟然可以在瞬间实现暴涨。 以聂天的气息判断,他的实力几乎不弱于近圣强者了。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聂天明明只是一名一阶半圣武者啊。 此时南宫绝命感觉聂天的体内,有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在涌动着,不停地激他的武体,爆出更为强横的力量。 “老猪狗,为我聂家的人偿命吧!”这个时候,聂天低喝一声,随即身影一动,全身的剑意狂暴到了极致,一剑狂杀而出,直直地向着南宫绝命轰压过去。 “轰隆!咔咔咔……”剑影恐怖无比,所过之处,空间直接被撕裂,一道黑暗的时空裂缝出现在虚空之中,好似巨兽张开了大口,想要吞噬一切。 此刻的聂天,武体已经逼近了极限。 在刚才的时候,他服下了华一如交给他的星魂丹! 正是星魂丹的力量爆,暂时激星辰之力,解封了第二道星痕暗印。 此时聂天的战力,已经逼近近圣武者了。 而且,他全身的气势,还在疯狂地暴涨着。 “嗯?有点意思。”南宫绝命看了聂天一眼,随即笑了一声,一掌强横拍出,禁神之力凝成金色巨掌,好似山岳一般落下,横压虚空。 “轰隆!嘭嘭嘭……”下一瞬间,掌剑对撞在一起,虚空轰然一震,更为狂暴地炸裂开,剑影和掌影同时受到时空风暴的冲击,纷纷崩碎。 聂天的身影受到冲击,直接狂退。 他稳住身形之后,嘴角渗出一抹血迹。 南宫绝命太强了,即便聂天服下星魂丹,依旧无法与之正面抗衡。 “聂天,你的确是非同寻常的武者。”片刻之后,高空之上的时空裂缝消失,南宫绝命的冷笑声响起,说道:“但是很不幸,你的对手是我。就算你体内的力量出了老夫的预料,但是这并不能改变结果,只是让你多苟延残喘一会而已。” “现在,去死吧。”说着,南宫绝命周身气势狂涌,体内的禁神之力疯狂释放,强悍无比的镇压力量,好似惊涛骇浪一般,向着聂天疯狂压下。 “轰轰轰……”恐怖暴烈的禁神之力,咆哮虚空之中,狂猛无比地向着聂天冲击过来。 “圣天三逆,地剑吞月!”面对南宫绝命的倾力一击,聂天竟然不闪不避,反而是直接冲杀过去,周身的神魔剑意激荡开,浩荡的剑势,极为可怕。 “轰隆!嗤嗤嗤……”下一刻,剑影直接冲击在禁神之力形成的狂浪之中,爆出可怕的轰鸣声,虚空之中不停地传出刺耳的声音。 “喀喀喀……”可怕的狂浪冲击在虚空之中,空间再次崩碎,狂暴的时空风暴出现,冲击在空间之中。 面对这种可怕的轰击力量,聂天竟然没有后退,反而是背后出现了星魂之翼,双翼猛然一震,身影化作一道惊虹,直接冲了过去。 “找死吗?”南宫绝命看到这一幕,脸色一沉,冷笑一声,随即再度一掌轰杀过去。 “轰!”掌影如山,金光四散,直接向着聂天压了下来。 然而此时的聂天,周身涌动着星辰之力,那种力量狂暴至极,疯狂翻腾,好似要燃烧起来一样。 此时,在星魂丹的激之下,星辰之力的第二道星痕暗印已经破封,每一道星辰之力,威力暴涨数倍不止。 不过如此可怕的力量,也伴随着巨大的代价。 聂天毕竟只有一阶半圣的实力,承受这么恐怖的星辰之力,对他的武体而言,是巨大的负担。 此刻,狂暴的力量在他体内冲击,再加上四周空间之中的狂浪肆虐,聂天的身躯竟然一点一点的裂开,一道道血口出现,让他整个人在瞬间成了一个血人! 但他却是完全不管不顾,星辰天斩强横斩出,竟是使用了傲剑诀禁忌三式最强之招,血噬苍穹! “轰隆!”浑浊虚空之中,一道血色的剑影冲天而起,好似狂龙一般,狂暴冲击。 “轰!嘭嘭嘭……”下一刻,血色剑影与金色巨掌对撞在一起,虚空轰然震动一下,随即两股可怕的力量,竟然同时炸裂开。 可怕的力量,疯狂肆虐在空间之中。 聂天和南宫绝命的身影,彻底被狂浪淹没。 “哗啦!”而在这个时候,虚空之中突然传出一声铁链划动的声音。 “嘭!”下一刻,一道闷响传出,南宫绝命的身影,竟然倒飞出来,在空中留下一片血光。